2013-08-20

王偉雄:羅素論被逼害妄想狂 (148)

英哲羅素的小書《幸福之征服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寫得簡潔有力,容易明白而又能刺激思考,除非你不愛讀書,或毫不關心人生問題,否則應該一讀。

近日香港的時局引起我不少思緒,令我想談一談此書的第八章;羅素在這一章討論的是被逼害妄想狂(羅素的用語是 ‘persecution mania’,現在多稱為 ‘persecution complex’ ‘persecutory delusion’),他開宗明義已講清楚這種妄想狂有程度之分,輕度的並不罕見,只屬心理問題,算不上是精神病,不必延醫治理,卻一樣會令人生活得不快樂。

羅素指出有些從事政治活動的人有(輕度的)被逼害妄想狂,他用的例子是政治家或政客,但他的論點可應用到以其他方式參與政治活動的人,例如民間政治團體的活躍分子和有影響力的政治理論家或評論員。根據羅素的分析,一個有政治被逼害妄想狂的人會純粹因為別人反對他而覺得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因為他不但崇高化了自己政治活動的動機,相信所做的只是為民請命,而且視自己的政治見解為清楚明確的不易真理,當別人反對他甚至以行動阻撓他時,他便會認為對方一定是有不良的動機,有自私自利的圖謀,立意逼害他。

羅素認為有政治被逼害妄想狂的人一旦「病發」,便會退出政治圈子,終止自己的政治活動,並後悔曾經立志為民請命。這一點我不完全贊同,我認為他們有些不但不會引退,反而會更加活躍,想盡辦法要得到更多人的支持,以行動對抗「逼害」;或走向極端,標奇立異,提倡越來越激進或令人難以理解的立場和行動,以建立自己獨一無二的身份,從而得到一種思想上有力量的感覺,在心理上對抗「逼害」。

羅素提出四條思想良方,認為可以預防患上被逼害妄想狂,使用得法,甚至可以治愈輕度的患者:

(1)  記住,你的動機不一定如你自己以為的那麼無私。
(2)  不要高估自己的優點。
(3)  不要期望別人對你的興趣會像你對自己的興趣那麼大。
(4)  不要想像大多數人會將你放在心上以至會動念逼害你。

羅素的良方是否有效,相信因人而異,無論如何,最忌有被逼害妄想狂的,是從事政治活動的人,因為他們的言行對社會有可大可小的影響;一旦患上此症,引退未必是壞事,但變得極端則很可能令穩局變亂、亂局更亂。

香港已成一個亂局,一方面,政治逼害不再只是一個可能;另一方面,從事政治活動的人也許更容易有被逼害妄想狂,令亂局更亂。在政治逼害的現實和被逼害妄想狂之間,我們看來是越來越須要小心分辨了。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