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3

【主場新聞】張銳輝:不能開的先例! (1766)

今日老師課後爆粗要交報告,明天教師參加佔中會如何?

當仍然有教師同袍爭議林老師的粗口有多粗、還應向誰及向誰道歉之時,梁振英已借勢將暴民的力量,導入官僚架構成為行政壓力,逼使教師在工作時間以外的行為,也要承受著行政機關的監控。

這一步是有備而來的,當然不是為了林老師那一兩句粗話!而是看準了普遍香港人表面「不說粗口」的道德潔癖,將暴民力量正規化,化為政府干預專業操守的「民意支持」。如果教育局為此事件立案行動,將對各行業的專業自主與及市民的公民權利,帶來極為惡毒的後遺症。

今天,林老師在課後以市民身份,在街頭指罵警察執法,不論是正義抑或是失德,第一步必然是其個人道德與法律責任的承擔,至於其行為有否影響到其任職工作的操守,必然是專業團體的判斷;政府的責任,頂多是催促業界從速跟進,平息社會爭議。如今梁振英高調要求教育局介入並提交報告,根本就是仗著政府掌握基礎教育資源的生殺大權,向辦學團體及學校管理層施壓,對向政府表達異見的公民施壓,並進一步激化社會因事件而觸發的矛盾。

再作一個很簡單的推論:如果今天老師課餘惡言攻擊親政府支持者,可以引來教育局向老師所屬的學校查辦,並要向特首提交報告。可以預見,如果未來有老師在課後參與爭議性的社會行動,例如「佔領中環」,即使是以個人身份在工作時間以外參與,必然又會引來親政府支持者大肆評擊,屆時有林老師事件作為先例,教育局也就理所當然(或者其實是無可奈何)向參與老師的辦學團體及學校校長等查問。

以上這些「連坐法」式的滋擾,對社會行動參與者產生的壓力,與及分化參與者及其所處的群體,其實比直接拘捕參與者的影響更甚,因為參與者不單要由個人及家人承擔行動的後果,更有機會牽連許多計算的到甚至是計算不到的身邊朋友同事上事下屬等,同時承受來自政權的壓力,從而增加未來向政府說不的成本。

同樣的操作可以發生於另一些政府主導資源的專業群體,例如社工。早前曾有社工團體問及參與公民抗命行動會否影響專業資格,假若教育局就林老師事件提交報告成為了先例,相信政府採用此「連坐法」式的滋擾,其殺傷力及恐嚇力比會引來社會批評的執法檢控或是撤銷專業資格更大。

這種對異見的打壓,已經超越了一直以來我們習慣了的「程序公義尊重法治」遊戲規則,而是倒退回黨同伐異不擇手段的境地。梁政府在民望低迷下,不惜把握社會矛盾激化的機會,並非理性地支持政府的力量,合理化地導入行政系統,藉此延續其對社會議題的操控,這不正是文革前夕老毛的板斧?!當然梁政府沒有老毛的魅力,但其嗜血的手段卻如出一轍!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