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19

區家麟:三年前,一個夏夜 (198)



三年前,一個夏夜。八月二十三日,我們坐在電視機前,看著死亡直播。

馬尼拉人質事件悲劇收場,淚流過,傷心過。

三年來,死難者家屬提出四項要求:道歉、賠償、問責犯錯官員及採取措施保障旅客安全。

三年來,沒有一丁點進展。

前幾天,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phone》節目,訪問了殉職領隊謝廷駿的兄長謝志堅。

他說:「三年前,我以為,咦,咁大件事,政府會做嘢,奈何,開完死因庭後,政府開始慢慢抽身,幾年來,只靠家屬自己、議員、義務律師和外面的團體來幫我們,要我們自己摸索……」

三個月前,台灣漁民被菲律賓警方槍殺事件,台灣政府實施多項制栽,菲政府查明事件,不久前,總統特使親自到死者家屬的家,遞上道歉信並賠償。

謝志堅:「一路以來,香港政府與中央政府不斷在迴避,嘗試去冚熄這件事,總之就完了完了,不再出聲。」

問謝志堅,你期望香港人還可以為死難者做什麼?

他說,這件事和香港人息息相關:
「如果講做什麼,我也不夠膽說,事隔三年,情感一定會偏向淡忘。反而有一件事,作為香港人,我們都會出外旅行,如果這件事,全世界望著,電視直播,我們連一句道歉,或少少的賠償都沒有,將來如果我們去旅行,其他國家會否尊重我們?我們的政府,又會否保護我們?這件事上,我覺得,香港人在國際社會地位上,係咪去到咁低?我不認同。」

香港人還可以做些什麼?黑色警示,不可能解除;去旅行,當然不會再選菲律賓。

真正的索償、追究,只能由政府出面。而在「顧全大局」與「國家利益」之下,香港人消失了;也許,不只是香港人,所有中國人都一概消失了。

***   ***   ***

相關文章:菲律賓館啟示錄
無端端,想起了主場新聞這篇文章:唔敢郁大陸城市,荷里活唯有打殘香港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