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8

健吾:熱吻背後:自製未來 (332)


聽某些香港女性(我不敢說「港女」了,待會兒又問我是不是畀港女hurt得太深所以咁多怨氣啦~)對海_天堂出事,不以為然。但如果出事的是鴻_堂,她們就會出事了。為什麼?



自製未來

健身教練語錄:條女果日用個暖壺拎左D湯上黎,話係自己煲既。又話驚自己落得太多紅棗。佢果碗係鴻F堂果個湯包之嘛。我做左單身寡仔幾年,點會唔知鴻F堂D湯咩味?點解D咁_蠢既大話都講得出既呢?

*  *  *  *  *  *  

我肯定,健身教練不會當場拆穿那個港女的謊言。因為,只要你當場拆穿她,她只會說港男不解溫柔,令她難堪:「喂我都叫特登走去買丫,又唔見我買畀第二個?」她們永遠不會承認,不會煮食卻又希望以食物表達自己溫柔體貼從而轉向鴻F堂,是白痴的表現。

在港男港女的戰爭中,我聽到我的男學生說得最多的,是很多港女都不會以不會煮食為恥。別誤會,我不是什麼女人就要留在家中煮飯洗衫做男人從屬的信徒。煮飯洗衫打掃對我這種留學生而言,不過是生活的一部份。港男們否定港女的煮食能力,不是否認她們作為女人的能力,而是否定她們身為一個人的自理能力。

港女總認為,自己在職場跟男人一樣平起平坐,所以她們都可以像男人一樣,以不會煮食為榮。只是,她們慢慢發現,港男的煮食能力已慢慢比女人好,甚至她們所面對的競爭,大中華的女生都覺得煮食是家庭重要的部份,而樂於成為「會煮食的女生」,她們才驚覺自己在整個戀愛市場中,已成為二線貨色。

很赤裸嗎?不,我反而覺得健身教練的那女人很香港。她們希望以小聰明騙到男生,她們會得到報應:將來男人要欺騙她,到別的地方喝湯時,男人可以回敬一句:「佢D湯,同你果D唔同。佢果D自己煲架。」女人就無話可說了。

(原文刊於 新Monday 熱吻背後 專欄 2013-04-26)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