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5

練乙錚:哈佛.說三道四.「佔中」熱

信報   2013年9月24日

斯諾登揭出美帝以「反恐」名義侵害私隱,證據確鑿不容抵賴,不僅得到世人廣泛支持,在美國國內也迅速成為「準民族英雄」。美國政府侵私之舉,是所謂的「內容諜檢」(content espionage),與中共最拿手的「內容操控」(content control)不同;後者的操作範圍更大,諜檢不過是某種內容操控的前置運作。有沒有人同樣確鑿地揭露中共如何監控網絡、清洗什麼言論,以達其「內容操控」之特定目的呢?有。

一、哈佛研究大陸網管方法新穎大膽

今年8月底,哈佛大學社會學量化研究中心講座教授嘉里.金(Gary King)和他的兩個博士生,在美國政治科學協會的年會上提交了題為〈研究中國訊息審查的一個隨機實驗〉的論文,所用的方法和所得結論,都非常有趣。此前,三位研究者首先在今年的《美國政治科學學報》5月號發表了一個首階段研究報告,內容也非常精彩【註1】。

大陸的網管有三個層次,第一層是所謂的「大中華防火牆」,專門防止一些列入黑名單的外國網站如fb、twitter等的訊息進出大陸。第二層是關鍵詞自動監控,但這一層管制不十分有效,因為漢字的形和音提供很多辦法替代關鍵詞而依然能夠傳達訊息。第三層就是人手監控,金教授的研究團隊主要就是着眼這一層監控的特點。

團隊首先在一百個大陸社交網站上註冊成為用戶(這些網站佔大陸同類網站訊息交通總量的97%),然後以用戶身份在網上發放不同特定內容的文字訊息,再在全世界各地廣泛設置的電腦網上觀察哪些特定內容的文字訊息遭到什麼程度的屏蔽。

此外,研究團隊還特地在大陸設立自己的社交網站,並且與大陸的社交平台軟件兼網管公司訂立合同,在網站上安裝大陸一般社交網站都安裝了的訊息審查系統軟件,開站運作之後讓那些軟件對網站訊息言論作「自我審查」,以便觀察軟件的屏蔽作業,亦即以「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的方法找出該種訊息審查軟件的具體功效。

研究報告有一段看來很搞笑的敍述:「從參與其中了解審查制度:(因為跟社交平台軟件兼網管公司訂立了合同),那些公司的員工很樂意教我們如何審查訊息以滿足政府的網管要求;……他們還告訴我們最好每五萬個用戶就聘請二至三位審查員。由此,我們估算到(全中國大陸)大概有五萬到七萬五千名社交平台公司僱用的自我審查員;這還未有把政府內部的網警、網路監督員及五毛黨的數目計算在內【註2】。」研究方法如此「鬼馬」,不知大陸有關當局會否向哈佛提出抗議或警告。

研究的結果很豐富,包括下列個點:

一、用戶上載的文字訊息,通過第一、二層監控之後,進入第三層的五種人手監控流程中的一個。五種審查流程分兩類:一是先審查,結果可以是通過、屏蔽、屏蔽兼封戶;二是先放行,然後二十四小時內受檢,結果可以是通過、刪除。

二、第三層的五種人手監控相當嚴密,團隊研究的一百個社交網站當中,有六十六個遭不同程度的審查。實驗設計裏的文字上載,能通過第一、二層監控的,有四成受到第三層人手審查;而最終被屏蔽的訊息,佔所有上載訊息的63%。

三、研究者有辦法取得非常大量而完整的未經審查的原始上載訊息;利用這批資料與審查後獲得放行的訊息相比較,研究者得出一個「可能敏感詞」的清單。此清單與後來他們從社交平台軟件兼網管公司取得的今年4月份官方敏感詞清單比較,幾乎完全吻合。

四、中共在網絡上進行的審查、屏蔽,主要對象是「能引起集體行動的訊息」,無論這些訊息是與官方同調還是相反。另一方面,批評甚或激烈批評政府的言論訊息,只要不涉及集體行動,遭屏蔽的機會率則比較低。


最後一點很有意思:大家記得,2010年時,有若干港區人大代表以個別代表身份關注「結石寶寶」事件,中央認為問題不大,但當羅范試圖聯名上書,中央就馬上「吹雞」叫停。此事與中共最刻意屏蔽「能引起集體行動的訊息」的背後原則完全一樣:個別聲音沒有危險不必怕,還可賴以知道一部分民情,但集體行動則無論如何是一種不能容忍的威脅,必須鎮壓於萌芽階段。

這和史達林可以容忍個別的批評者如高爾基,卻把清黨的矛頭指向各個反對「派」,是同樣道理。

當然,我們可以說,中共進步了:當年史氏用於黨內少於一千萬黨員的監控和打擊手段,中共現在用於全國十三億人口。

二、說三道四者的《剃頭歌》

1960年5月7日,毛澤東接見一批來自非洲的社會活動家,並鼓勵他們說:「全世界各國人民的正義鬥爭,都是互相支持的。」1971年11月15日,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團長喬冠華在聯合國第二十六屆大會全體會議上發言時,重複了毛氏這句名言。

毛當年說這句話,並不是唱高調,而是總結了中共立黨立國時期的經驗,再一次準備付諸實踐,幫助亞非拉對抗帝修反。所謂經驗總結,主要就是總結中共革命奪權時期得到蘇聯的人力物力資助、建國初期反過來派「志願軍」到北朝鮮幫助金日成打仗那兩回事。

知道上述歷史背景的人,大概都會覺得,近日大陸駐港外交部人員及香港左派抨擊美英使節發表支持港人爭取民主的言論,是無原則的機會主義行徑。民主事業是正義事業,不僅大多數香港人希望有、《基本法》裏承諾過,就算是中共及其支持者,也不能正面否定;如此,得到世界上其他民主國家和人民的聲援,實在理所當然、不在話下。

美英使節「說三道四」令大陸駐港官員不快,十分自然;但這些官員何曾想過,他們自己長期以來違背「高度自治」承諾、對香港民主討論愈來愈勇於「說三道四」,同樣令大多數港人反感?

而且,人家的「說三道四」,不過是一些一般原則或立場聲明,和毛主席當年說的那些話差不多,但大陸官員對香港民主要求的「說三道四」,卻是處處設限、層層壓抑,動不動就給港人扣上「違反《基本法》」的帽子。試想,如果大陸官員未完全忘記毛主席的教導,說一些類似美英使節說的支持話(「希望民主派也可以參加四年後的香港特首普選」、「隨時為香港爭取普選提供支援」之類),而不是具體而微指指點點乃至單單打打,大多數香港人不是會很受得落嗎?

同樣是「說三道四」,無疑人家的動聽一些,於是就只得搬出各種陰謀論、特務論。不過,香港「自古以來」就是各國特務橫行之地,港人不以為怪,同時也知道有數不清的中共地下黨在本地每一角落運籌帷幄。其實, 對港人而言,所有這些都是枝節,重要的是能夠有一個寬鬆的言論環境、充分的時間和獨立的非傀儡輿論平台,去探討、處理香港人自己的政治前途。

因此,不少港人看到左派與梁特首等人反感美英使節言論之時的那種氣急敗壞,不無一肚子鳥氣得到宣洩的感覺:「試看剃頭者,人亦剃其頭。」

三、鄺主教讓「佔中」熱了

繼聖公會名校男拔萃上周舉辦了「信仰與政治」的研討會之後,一向與政治不沾邊的中大崇基學院神學院亦宣布主辦公開的「『和平佔中』神學研討會」,於11月4至5日一連兩天於鬧市(循道衞理會安素堂)舉行,已安排的講者一共十位,可謂大陣象。香港教會從來少涉政治,故不久前雖有天主教教區對「佔中」表示善意關注,信教人士並未因而特別留意;及至聖公會主教長公開對運動提出反面意見之後,宗教圈內的正反立場討論才真正升溫。連「不食人間煙火」的宗教界也動起來了,「佔中」往後發展當有一番熱鬧。

不過,愈是熱鬧港人愈要清醒。反「佔中」的一方,早已擺出「文攻武嚇」的陣勢,如果運動一旦開展,難保不會有「愛字幫」或更黑的反對團體進場故意挑起混亂。為防這種原因的亂事出現,筆者有一具體建議:「佔中」當日,先與警方取得高度默契,由運動的指揮中心派發簡單工具如彈性索帶,交由全體簽名參與「佔中」的人士逐一繫住雙腳、反綁雙手,然後才進場,被捕之後,始由警方鬆綁【註3】。這樣,大家都知道,任何騷亂都是一些蓄意破壞「佔中」的滋事者所為;明白這點,欲滋事者也就不那麼敢造次。

作者為《信報》特約評論員

《氣短集》之八

【註1】三位研究者在年會上提交的論文見:http://gking.harvard.edu/files/gking/files/experiment.pdf;首階段研究報告題為How Censorship in China Allows Government Criticism but Silences Collective Expression,網上亦可免費閱讀: http://gking.harvard.edu/files/censored.pdf

【註2】大陸目前有六億多網民,這裏假設每個網民平均有兩個社交網站戶口。

【註3】由簡單試驗得知,如此捆綁,也不會太妨礙如廁;若有不便者,可由糾察義工先行鬆開雙手,之後再重新捆綁。捆綁之後的飲水、進食,可互相幫助解決。若有人反綁雙手太不方便,可綁在身體正前面,再用單繩繫着腰帶,以達限制雙手移動的範圍。這些具體「小事」,運動的領導也應留意,可交由專人想辦法妥善解決。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