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1

【輔仁媒體】韋健:大學生「家長」 (1192)

Andrew Wong 圖片

 

八月卅一日,網友Andrew Wong上載了一幅在城大拍攝的相片,說那裡有一埸家長簡介會。同樣是九十後大學生的我,看完之後感到不勝唏噓。

 

我還依稀記得我小時候,我的父母也是替我打點一切。不過直到我讀小學的時候,除了要幫我選中學、簽回條、又或者去「家長日」之外,其他一般事情,諸如上車上學、買書、買校服等等,都是由我自己處理,就算連查看功課也不肯。現在我上了大學,從搜集學系資料、去大學開放日、填聯招表,至到入學、去迎新活動、上莊、認識朋友,所有事情亦是我一人決定,父母也只是提供金錢上的援助。現在基本上他們除了學費以及基本生活所需之外,其他有關我的事務也沒有理會。我父母十幾年來都經常都跟我說:「你大個仔喇,無理由要我哋理你咁多嘢㗎?」我當初不以為然,但現在聽起來都饒有道理。

 

雖然大學生仍要由家長照料不是甚麼大新聞,但是專程為家長而設的甚麼「簡介會」,我到現在才知道。今年(二〇一三至一四學年)入學的學生多數也是一九九五年出世的,換言之,部分大學新生已經過了十八歲生日,已經是成年人了。成年人者,已完全發育成熟之人也,他們可以去投票,亦可以看三級片,又可以合法地作性行為。如果他們成年,又上了大學,還要容許家長打點任何一切,那麼真的很羞家。

 

一向以恥笑年青人為樂的《經濟日報》,兩日前(八月廿九日)列舉了一些大學生和其家長的「奇怪」舉動(還有家長入O Camp陪子女、家長陪子女一起「傾莊」、家長教子女做Paper),我覺得今次的報導很中肯,值得一讚。有些回應更是一針見血:「入到大學又點,如果乜事都話怕適應唔到,咁叫佢收皮啦。」、「大學生程度,小學雞心智。」今年入學的大學生,真的與早兩年入學的比下去。除了那些家長緊張大學生子女,現在連大學也陪「怪獸家長」一齊癲,我除了要「唉」一聲,實在不知道要給甚麼反應。今日我罵大學也沒用,我只是期待大學不要再屈服在家長面前。

 

網上廣傳前惠普女CEO的話:「千萬別出賣你的靈魂!」這話給今年入學的大學生是最貼切的,共勉。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