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題為:藝評試用文)

藝術評論,除卻艱澀的文字之外還剩什麼。鑑於諸位讀者對艱澀文字的閱讀障礙,對怪異文字相當熟悉的筆者,便來自告奮勇(不請自來)地向大家解說各家藝評者的書寫與賣點。其實台灣的藝術書寫者並不太多,也就是那幾個,筆者藉由歷年累積的閱讀經驗,給各位不太了解藝評書寫世界的入門者一個純粹個人的感想。也多虧了網路時代的媒體進化,許多東西可以在線上尋得一片海。不過每個人的心理狀況與身型不同,還是要依照自己的生理心理需求,選擇閱讀與獨立思考。

* 本人絕對秉持公正公開的原則,會推薦的一定都是仔細讀過覺得很讚的產品,才推薦給大家!

高千惠

人稱華人藝評第一人。喜歡用因果關係來寫藝術事件,每篇文章必出現好幾次「是故,……」。書寫其實透露著一個明顯的精英意識形態(當然她絕對是超努力的菁英),且這個意識形態在台灣其實並不政治正確,但修辭技術與作文技巧層層掩飾了這位大藝評家政治不正確的真心話。

新書《風火林泉》的標題風格及火紅的封面,似乎透露著某種進軍中國大陸的企圖。畢竟,最近流行著另一派神祕思維:「以中國為方法」,人人以西進為上,無論是現已退潮的金融商業,曾被中國封殺許久的張惠妹都能做當家評審。服貿開放後,寫藝評這項服務要跨過黑水溝海撈(或者被海扁),應該是可小小期待的國際夢。畫廊、藝術家、教授學者、藝評家,從北京到香港,台灣一些莫名其妙或真材實料的東西都飄過去了,高千惠這位藝評第一人沒有理由不可以。

陳香君

藝評書寫從社會關懷與行動意圖出發,事前的研究功課絕對超乎常人。即使想要狠狠的進行批判,也不會採用正面見血的攻擊,而是以行文技巧的自明性,讓主題溫和地給顯出。藝評/研究書寫的視野觀點十分宏大,是一位學識相當深厚、表面有如止水的藝評家。

陳泰松

極度忠誠於拉岡的藝評家,也是認真魔人一枚。有時文字隨性飄忽的很精彩,偶卻也有種飄過頭而顯得自溺的傾向,因而常讓人看不懂。不過沒關係,誠實、沉迷,這樣書寫著如此精彩的風景,不可自拔又怎樣。

高士明

頭腦非常聰明之人,對當代藝術世界看得頗透徹,都看到背面去了。他很清楚知道自己的位置與可攻的方向,對藝術生態的觀點非常高明。並且最重要的,他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是真切的書寫者。

皮力

非常瞭解中國藝術市場的書寫者。特別是上層社會的味(買賣藝術的世界就是有錢人的世界),他以富中華文化味的書寫,假以西方藝術史為輔,揉上自我心相的沉醉……這技巧可不是人人有。藝評家、學院講師、畫廊負責人、 M+ 首席策展人,這位從市場出身的精英打者,不只多重身分,更能把每一份職位都擺成專業者該有的樣子。就這一點,寫台灣藝評的許多人都要甘拜下風的。

秦雅君 

曾經捧紅了許多對收藏家來說默默無聞的藝術家。書寫的文字有種冷漠帥氣的風格,經歷也算有趣,只可惜入學了北藝大博士班,可怕又繁複的學術業務(業績)似乎開始扼殺了她真切的創造力,導致近期在臉書上貫徹實踐「沒有標點符號」的反抗遊戲。

王聖閎 

書寫的題目往往相當「圈內話」,有時候題目太大,偶令人有「沒切入重點」之感。有些評論可能會很不錯,但段落安排的技巧可能需要再練練,不然其實有些寫得很難讀的觀點,事實上可以說得很有技巧、很明白。

王柏偉

近期活躍於各大藝文活動,從數位藝評起家(的樣子),嘗試領域很廣,現已站於各大領域的藝評書寫。文章的特點是注釋很多(超多)、偏愛引用名家段落(即使不必要)。總之,他會給人一種十分認真書寫的錯覺,但其實只是不太會做篩選的功夫,急切想表達一堆過多的東西,而讀者並不是那麼想知道。這幾個月筆者倒是有發現他文字越來越進步,可能是接下許多案子訓練出來的結果。

江凌青 

一直在累積書寫功夫的新生代作家,關注方向很少放在華人藝術世界,書寫對象幾乎都在於西洋藝術史的脈絡上。很穩,非常穩,超級穩的書寫者(血型大概是A型),因為太四平八穩了,有時還是稍嫌無趣。

鄭慧華

屬行動派的社會人,策展經驗非常豐富,但學術性思考能力還不太足夠,若思考技巧可以加強,行動與論述加乘的話會變無敵。

李立鈞 

文章的步調很好,書寫的感覺非常貼近讀者的身體,有種乾淨潔白的誠實感。筆者喜歡這種與崩潰邊緣保持距離的語調,特別是作者前一年或前兩年的文章。

龔卓軍

純 T 大哲學出身,轉入藝壇偶會來點後青春期的叛逆。仔細閱讀他的文字,會發現他對藝術的熱情似乎不比對哲學的愛戀,比起藝術,似乎是藏在裡頭的哲學在魅惑他。藝評的構成元素是文字,充滿精英又故意帶了點平民品味,菁英宅的哲學性文字對市場(學生)有相當吸引力。即使愛淌的最終是「藝術」或者「修辭遊戲」,不礙事。

黃孫權 

屬於無時無刻都必須要保持帥氣瀟灑的書寫者。格鬥、攻擊、轉身、護衛,任何姿態必須讓費洛蒙充分散發。無可救藥的左翼浪漫分子,無法適應無聊乏味的埋頭研究學者生活,只為了當下的行動或目的而且戰且走。屬於蒐集/分析歷史資料並不精確求是的評論者,不過,不礙事的。

張頌仁

不太熟。
僅知此人似乎亦是標準中國藝評家的樣貌,權威、具中華文化、交流、受禮遇,已能「八方四海」遊走的中國藝壇大忙人。

胡永芬

自2008總統大選以來,她的藝評書寫似乎是以情緒為動力,就像朋友被欺負了,氣沖沖殺出來火拼的「義氣」藝評。有時候會覺得,這麼生氣的文字批判,不知道對改善現實有沒有用。

張晴文

社交典範,創造藝壇臉書「小盆友=3」等兒童化語言的始祖。書寫文字討喜易懂,並不單只是寫字賺錢,對自己的「實際貢獻」這件事也曾有深入思考。目前關注焦點在於「還活著的藝術家」,特別是台灣(即將邁入老年)的中生代藝術家、以及年輕藝術家的繪畫創作。

黃建宏

以資本主義經營自我的書寫者,偶會讓文章穿上呵呵的國王新衣。熟知萬事需搶得先機的道理,還未成型的現實就寫成觀察論述也無妨,假的空無在媒體時代就會變得真有一回事。華麗鬼魅的文字騙騙外行人可以,但核心思想真的沒那麼複雜。不過看得出來最近有收斂一點,且混亂中偶也會生得一棵花,暫時原諒他吧。

陳光興

駐有國際學術名著《以亞洲為方法》,但仍然是以權力的複製為本,以致有重蹈覆轍的危險。近年開始展現跨足藝文界的企圖,頻頻出現在藝術圈的社交活動,原因相當複雜,除了上海雙年展的試膽,還有文化研究界的鬥爭,和英國的文化研究學系關門後,現世的學者的何去何從。相對於學術界,藝術何嘗不是個簡單又有趣,能一直搞到退休的養老活兒。最近他的野心是用龐大的學術資源,聯合幾個相對於學術單位可能薄弱卻有名氣的藝術單位或學院,一同搶標明年的台北雙年展。國際對手們請注意。

吳牧青

筆者還是覺得他已經入藝評人之列了嗎(?)。以書寫文字來看,筆者認為他的幸運大於實際,視覺符號與意義內涵的分析有待加強,藝術史或社會關係的書寫搭建也還可磨練,至少,並不是一個太細心的研究者,例如整理的資料偶會有遺漏小重要史料的情況(不過這當然只有研究相同領域的人才看得出來)。因為各種風風雨雨勞其心志,意外得到的象徵資本是同期生不可比擬的,畢竟「批判」是會給自己力量的一種行為(就像筆者現在做的事)。

 

讀者若能自行判斷是最好的,偏偏藝評這種東西,文字障礙可以被建得很高,以致無人敢批。也因此,許多蒙混過關的藝評從此鑽縫而生。總之,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若「無異議」的話也就要開放了吧,華文藝評的「服務」理應也有機會擴張的。今天介紹的幾位藝評人,讀者們有機會親自讀一讀,如果喜歡上,筆者便做了件功德事,不愛,大概也是正常。

今天這篇小傢伙對各家藝評文字虛實的第一階段看法,您還滿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