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3

盧斯達:為了包庇社運界,可以去到幾盡?《HKTV員工不是唯一的運動主體》? (1050)

社運菁英三大罪狀:第一,假冒HKTV員工組織非法籌款;第二,區諾軒陳璟茵騎劫高台,自我陶醉,不知廉恥,令HKTV員工感到沮喪,打擊其抗爭意志;第三,亂套「商討式民主」,令大量市民不知所措、離場,變相熄燈,集會提早結束。

三大罪狀,一以貫之者乃社運菁英不分莊閒,無視運動主體,只顧自己扑咪出鏡;亡命做騷,置公共利益於不顧,事後更諸多辯駁,甚至抹黑別人還自己清白。

林兆彬為其社運友好詭辯,用上「筆者」一詞故作中立,從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都是顛倒黑白,為友者隱。林兆彬為了替這群喧賓奪主的社運友好開脫,寫了篇《HKTV員工不是唯一的運動主體》,竟然不承認HKTV是運動主體,搬出「我們都是持份者」的鬼話來解構HKTV在事件中的位置,從而淡化騎劫者的罪惡,甚至想借此賦予正當性。

香港人固然同是受害者,但比起首當其衝的港視,已經失業的員工,有得比嗎?人家港視員工三點鐘辦集會,「社運界」偏要另外搞個東角道遊行,順便、不經意、不覺意用貼上HKTV貼紙的籌款箱去籌款,不是存心詐騙公眾,是甚麼?

事後文飾,言不由衷

你說你也是受害者,不想只被動支援,要一起搞,沒問題呀。在事情開始之前跟港視的人「商討」一下,共同行動,不行嗎?為甚麼到劣評如潮才推說自己也是持份者?如果不是負評滿天,像林一樣故作中立的「筆者」還會說港視不是唯一運動主體?到時他們就會說:「我們都是港視員工」了。現在是港視員工也有劣評,工會表示那些搞那些垃圾環節的不是他們的人,社運界發現自己被切割了,於是搬出一套漂亮的說詞,說甚麼大家都是不公義制度的受害者之類。沒錯呀,但他們是搞砸了事情之後才急急補飛,可見其一言一語是那麼不真誠、多麼言不由衷。

未學行,先學跑,「更廣闊的訴求」的屁話

林又說,不應將事情過份簡化為發牌運動,這又是典型左傾式的語無倫次。它本身是發牌發動,還未成功之前,它也只可能是爭取發牌給港視的單一運動。HKTV連牌也未拿到,就吹到甚麼「要有更廣闊的訴求」,不是離地三千尺不切實際是甚麼?更廣闊的訴求?是不是又要改變抗爭文化(culture of protesting)、資本主義主體性(subjectivity in capitalism)、後殖民時期文化權力結構(power structure in post-colonial era)、民眾充權(empowerment)過程⋯⋯?Come on!我不是林沛理。這種不是冒進主義是甚麼?語無倫次的天花龍鳳,留在象牙塔裡,未學行學甚麼跑?工人爭取加薪,說爭取加薪,但總會有熱血上頭的人一下扯到打倒大老闆、打倒資本主義。又有人諗詩,又有人籌款⋯⋯明明是資源調動型抗爭,他們卻硬將它變成理念型抗爭。口講「運動主體」,但運動主體每次都有口難言。這次不是港視員工有多點文化科技資源(有用Facebook),我們都不知道原來「運動主體」是那麼廉價的東西。

為商討而商討,還是以商討環節奪取港視員工的運動領導權

罪證確鑿,卻有「筆者」護航;劣跡斑斑,人人喊打,卻仍然自命不凡,那種睥睨眾生的高貴究竟是如何練成的?議題單一,也有短期行動路線圖了(留守),還商討甚麼?究竟是佔中上腦,為商討而商討,還是以商討環節奪取港視員工的運動領導權?不是極度愚蠢就是極度奸險,加上「筆者」塗脂抹粉,真是難分真與假。是不是只顧互相取暖太久了,不用顧圈外的是非黑白?搞社運的人究竟有沒有尊重過社會?究竟有沒有尊重過人民?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