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5

梁文道:眾聲(騎劫之一) (641)

【蘋果日報】每年還有這麼多人參加維園的六四紀念集會,這些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呢?大部份人可能會認同主辦者支聯會的主導動機,要求「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也許還有一些純正的老共產黨員會贊成平反六四,但卻不一定肯定是否應該結束一黨專政。甚至還能想像,說不定還有些要求更低的人,他們只不過是想中共當局解開禁忌,恢復歷史真相。當然啦,一定還有不少人完全贊同支聯會與時並進的新主張,哪怕它們其實和六四沒有直接關係,比如說「支持內地維權運動」。然而,在所有人的心目當中,這個晚會的主題始終是扣在六四上頭的。

我想說的就是任何社會運動的正常狀況,不管第一個站出來呼召行動的人說了些什麼,不管集會「主辦單位」的訴求是什麼,我們都無法保證所有最後參與進去的個體會有一個統一的目標。好比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引爆它的點火線自然是當年政府力推的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但那五十萬人裏頭卻有法輪功成員高呼清算江澤民,有同志團體籲求性取向平權,也有爭取港人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關注組,當然還有大家都忘不了的「董建華下台」。最後,政府終於撤回二十三條立法的程序;再過一陣子,董建華也果真下台。那麼你說,這場沒有滿足所有參與者願望的行動到底是成是敗?

再看眼前這次免費電視牌照風波,含冤受屈的香港電視員工自是捲進運動的首要「苦主」。至於那些跑來集會的市民呢?這事和他們有關係嗎?那就得看他自己怎樣理解這個關係了。有人認為這是行政會議的制度出了問題,他實在看不下去了。有人覺得大氣電波是全民公產,他不能沒有說話的權利。有人討厭TVB的霸道無聊,ATV的庸碌無為,他很希望見到更多有趣的選擇。有人身在影視產業,他想替自己多謀一條出路,最起碼還他多少未來議價的機會。有人覺得這是另一次高舉「香港主體性」,打倒中共派港專員梁振英的機會,所以必須帶着「獅虎旗」到場揮揚。最後,或者還有人只是看了第一集《警界線》,實在不忍這部劇集無疾而終,所以他也來到添馬艦政府總部。

於是加起來便有這十二萬人的集會。如果一開始就計較誰騎劫了誰,一開始就要肅清唯一純正的目標和主角,它還會有這麼大的聲勢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