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7

健吾:關於香港(電視)的太多問題 (4605)

香港的狀况,波譎雲詭。一方面眼睜睜的看着30年前的社會工程(social engineering)慢慢進行,生活各方面的細節都開始受影響了。大家都可以不聞不問,能挑起反撲的,竟然是電視。

明明某公民黨議員在街上的橫額寫着More free TV,現在有多兩條頻道,兩間競爭者已公開表明於投資期內會投放共16億港元。哪位議員還要發動星期日圍政總呢?

能挑起反撲的 竟然是電視

面書人人以like表態,一日內突破30萬like。但香港人,始終是理性的。無成本的like,like一下何妨?有成本的,看着被炒高了的香港電視(1137)股價急劇下挫,就足以證明,香港人始終是香港人。

發牌三選二,王維基滑鐵盧的事件,有太多事情,就連我這種「討厭政治」的人不會明白。不明白,就凡事要問。不如,我把問題羅列出來,懇請各方高手有識之士想想看:

比方說,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的梁麗娟講師於港台的新聞中表示,發牌結果「與政治因素無關」。有誰不知道,大氣電波是意識形態建構工具?意識形態就是政治。為何,梁麗娟講師認為獲發免費電視牌照的兩家電視台,是因為他們已經營運收費電視一段時間,在營運電視台方面有經驗。並指出王維基過去較多曝光宣傳,未知會否令政府感到滋擾。我想,當初封小平、王征等人接掌亞視的時候,他們也沒有搞電視台的經驗。亞視也搞了56年了,亞視這麼有經驗,是不是搞得很好呢?再者,較多曝光宣傳,就是滋擾政府嗎?向政府表達意見,也是滋擾政府嗎?那亞視在政總搞的亞生亞姐馬舞show,是不是在滋擾政府?日日電台發聲的名嘴、報紙專欄月旦時事的健筆,是否也在滋擾政府呢?

還有還有 太多太多

市民對電視台的要求是什麼呢?看來,大家都好像把焦點放在電視台的新劇集。我有朋友在維基台工作,也認為他們製作認真,引入大量機器和新拍攝手法。以美劇的製作級數去製作港劇,也吸引了不少有志者,希望為港劇再創一番新血路。只是,有關人等對新電視台牌照的顧慮,根本不是電視劇,而是可以直接影響市民意識的新聞及時事節目。為何現在有電視台會被稱為是旦台,中央十台,皆因不少有上網、有遊行的香港人,都對新聞節目那種被「剪裁的真相」有所懷疑。七一遊行往往和平得很,新聞片卻要把最多的時間放到衝突身上。落區那次,電視新聞看到的小孩,和網上片子那位粗口爛舌的小孩,好像兩個人一樣。這些,都令那些只看免費頻道電視新聞的觀眾,尤其是「保守中產」覺得,香港「好亂,最衰都係長毛」。

還有還有,太多太多。如,為什麼是有線和電盈?不是盛傳某家族要撤資的嗎?為什麼梁振英會把牌照給他那家人?給一個電視牌,不就是正正給他們一件大殺傷力武器,好等那家族在特首普選中發揮政治能量?有線新聞不是出名辣,出名難纏的嗎?還給他電視頻道?那麼,誰要特首選舉亂上加亂呢?原來新電視台與無綫及亞視不同,新電視台將不獲政府分配大氣電波頻譜,只會在高清台中收看。那很明白了,最後能夠洗腦的,就只有無線和亞視。

是不是代表中央有人可hea做

王維基正正是獅子山下精神的代表,白手興家,靠創業不炒賣,最後也得不到牌照。那麼,是不是代表獅子山下的時代已經完結。他給我實在太好的教訓:在香港,中央有人,真的不需要有幹勁有毅力有承擔,hea做便可。我們除了無成本的like,或是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行動,對一個徹底漠視民意的政府,會有效果嗎?有幾多人曾想過,電視台的取態,其實會影響人的思考方式,以及所謂意識形態?除了要「睇新劇」,我們還會想想,為什麼我們要看電視?我們要看什麼電視?是不是免費的電視節目,我們就可以沒有要求,任由電視機中的那些廚娘煎魚也下雞汁?如果你是已按like那30萬人,如果大家都肯看網絡電視,還會支持他們的廣告,兼不介意家中出現很多機頂盒,香港政府要發幾個牌,根本不重要,對不?撐王維基的人,有幾人對香港政府的「行事方式」感到憤怒?曾明言度日如年的林鄭月娥2012年9月2日於商台節目所言:「如政策需修訂,只要將市民利益放第一,就要有勇氣去推翻。」即是,王維基得不到牌照,是將市民利益放第一,有勇氣推翻之後的「結果」?還有,原來,香港的政策是沒有延續性的。那如果我是國際投資者,我聽到你給我地皮搞電視台,卻會不發我牌照。香港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五年一回,推牌一次,重新再來。香港經營成本那麼貴,我為什麼還要來香港?

按like,去遊行,成本都很低,很容易。

只是,然後呢?

這些問題像打翻了的潘朵拉盒子,在我腦中縈繞不散。

常聽人說,在香港,要自求多福。我們在撐什麼?撐王維基的方法,是否只有圍政總一個?不如這樣吧:Like了的人,請動員你沒有上facebook的父或母一起支持,不現身政總,也請罷看雞汁煮食節目一晚。為了要看新電視,你做得到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