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4

陳到:作為一個人,應否講「粗口」? (3858)

20131003-220743.jpg

不要笑!這是香港教育改革的重要一步。我認為,香港的教育,已經成功走上培養哲學家的路。為什麼?因為,它引導學生思考「人」的本質是甚麼。

原本,這簡單的題目可以是「你認為講粗口應不應該?」但老師不甘於一刀切的答案,他/ 她特意改了問題的角度,用「你認為作為一個人,應否說粗口?」問題要求學生思考的,不只是粗口,更加是要求學生「作為一個人」這種處境要思考的問題。你可以會話,唓,有咩咁特別呀?哼,我告訴你,小朋友其實很早會思考自身存在的問題,而這個提問,正正就是要他們有「作為一個人」的自覺。這是一個存在主義的問題,是一個人察覺自身作為人的問題。嗯,那又怎樣?還不是要答應不應?哼,我們小時候的教育太填鴨,以至我們都小看了哲學問題。思考過人自身存在然後答應該或不應該,絕對不是簡單的。

當小四學生開始思考這個哲學問題,他們所思考的,再不是怕不怕媽媽罵,老師罵這些膚淺的問題了。他們思考「作為一個人」,吐出一句粗口,對整個自身存有以外的影響,那是多麼宏觀的世界。這簡直是一個尋找靈魂歸屬的問題。不是嗎?當我們思考到作為一個人講粗口,你當然不只想到旁人的感受了。這是向 ultimate reality 問應不應呢。
不行了,我的腦袋太多 learned knowledge, 我要 unlearn 我對「作為人」的知識,像小孩子一樣,用開放的心靈重新思考存在問題。

認真mode:至於下面的問題,全部都是有 agenda 地針對林慧思,是垃圾。問題一開始就想 frame 粗口係 unconditionally 錯,繼而一真用這個原罪,把林慧思塑造成罪人。而第五題最毒,它的 hidden agenda 就是想說林老師要再進一步行動來贖罪,即是辭職。第六題,就是用以上的結論,要學生自己講出道德規範,即不應講粗口。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我個人私下的定義, 粗口是粗魯的語言, 是未經語言偽術過濾的說話, 在某情況下使用, 會惹起不尊重或表示不尊重的詮譯意識.
除了無明的人之外, 大多數人對五覺的反應都各自不同, 如人飲水, 冷暖自知, 在一個互相尊重的場合, 為了自衛, 求生慾指令我們不要激發對方的恐懼, 所以我們往往選用語言偽術, 掩飾自己心底不尊重對方的心態, 趨吉避凶, 減少殺身之禍的機會. 而社會領導層, 為了節省警力, 立下禮教, 要求大家在交往時, 講大話, 表示尊重對方. 減少社會衝突.
原罪不是討論亞當夏娃做愛, 而是探討人類學會了掩飾, 講大話, 被心魔戰勝了自我反省, 有點像習近平在河北省召開的自我反省會議. 立法會議員參加祈禱會, 是想洗脫原罪的一番努力, 大概包含努力不講大話, 真誠服務社會市民, 換取貧窮線以上 100 倍的 36 萬一個月薪金.
不經語言偽術過濾的說話, 在某情況下使用, 是乎合國家主席的要求, 乎合上帝的要求, 有愛便做, 道發自然, 也乎合老子的中國特色.
「你認為作為一個人,應否說粗口?」二十一世紀的心理學家經常提醒我們, 在人口過盛, 競爭激烈的社會, 減壓的方法, 是要多一點主見, 給自己多一點空間, 不要太在乎應否, 多在乎可以, 多容許自己做自己可以的事.
我們可以尊重習近平, 可以尊重上帝, 可以尊重中國特色. 所以強國人在火車, 小巴, 都不用語言偽術, 都旦誠, 我們可以向沒有曾經港英洗腦的同胞們, 同志們學習.
我們可以講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