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5

【輔仁媒體】葉政淳:「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565)

「民間開放電視行動」(下稱行動),於10月20日晚未經HKTV工會同意,私自募款的風波越鬧越大,很多市民「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專頁(下稱專頁)」聲討「行動」有「非法籌款」之嫌。有人認為「行動」的募款行為有誤導之嫌。而我已在《輔仁媒體》撰文指出10月20日當晚「行動」有問題的地方。

有一些疑團仍然未解:
1.「行動」所提供的燈光及設備的發票上,沒有服務公司名稱、付款人、公司蓋印;
2.「行動」聲稱網民自發,但兩位發言人皆有政黨和組織背景
3.發言人區諾軒是民主黨區議員,為何在遊行前席「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專頁公開詢問誰懂得舉辦遊行?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民間開放電視行動」的任發言人之一,左翼廿一的成員陳璟茵,是港大政治學與法學二年級學生

 

同時也回顧一下,在撐發牌第一晚集會後,「專頁」於10月22日深夜,發出了關於籌款的聲明及三張有問題單據。

這些單據的問題羅列如下:
1.沒有付款人或組織名稱
2.沒有寫明是「報價單」,還是「收據」
3.沒有服務商上款
4.沒有服務商蓋印作實

「專頁」於10月23日晚貼出三張聲稱是點算捐款過程的相片,並發表以下聲明: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週日捐款已經完成點算

1.有關捐款在10月21日下午7時30分已完成點算,本「行動」邀請了文浩正律師監察點算過程,點算後共得港幣4117.5及人民幣100元。經折算匯率後為港幣4245元正。

2.為免有任何爭議,本「行動」擬將捐款交予香港電視員工代表,作公民廣場留守物資之用,惟員工代表表示希望維持組織的獨立性,婉拒捐款。然而在雙方協議下,決定將上述捐款全數捐給樂施會。

3.至於音響公司之報價單,「行動」曾就此再三與音響公司商討能否公開全份資料,以便公眾監察,然而由於報價單、公司印牽涉音響公司及其負責人的資料,不方面披露,故此恕難全份公開。

4.「行動」重申就是次誤會致歉,希望網上停止謠言,亦希望有關事件得以平息。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這又產生了新的疑團:
1.民主黨的區諾軒,找民主黨何俊仁有份的事務所的律師,監察點算捐款過程。
2.這位文浩正律師有否收取「行動」的相關費用?
3.「行動」是否一開始已經指派文浩正律師擔當負責律師。如是,有沒有依足公正監察捐款程序;例如有否將捐款箱鎖匙給託律師保管;運送捐款箱過程有無監察;在見證人在場下由律師負責開箱等?
4.有沒有聘用或任用文浩正律師的相關文件?
5.捐款箱由10月20日至10月21日下午7時開箱之前,存放在何處,由誰來監察?
6.「行動」到底在10月20日遊行中,共擺出幾多個捐款箱?
7.「行動」由何時開始擺出捐款箱接受募捐;何時中止?
8.擺出捐款箱的決定,是否「行動」所有成員經商議後得出共識的決定?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由於有太多細節沒有披露,以至我對於捐款得$4245這個數字無法釋疑。據知某團體參與了當日東角道的遊行,所擺出的三個捐募箱全滿了,得捐款約八萬元。至於這是甚麼團體,念及其「光明正大」,姑隱其名。不過當然歡迎該日有份籌款的團體,公布所得捐款數字來對質。

此外,以音響公司不同意披露資料而拒絕公開完整收據,做法無法令人接受。因為到底有沒有利益輸送之嫌?要調查物資供應商才能清楚。否則難以洗脫嫌疑。

以前,我並不反對社運團體籌款。即使知道該團體有可能無牌,只要光明正大擺出印有組織名稱的捐款箱,捐款的人清楚知道捐給誰的話,也會睜一眼閉一眼,甚至解囊。但問題是有民主黨同左翼廿一參與的「民間開放電視行動」,貼出極似HKTV的logo之設計,既沒有列出「行動」所包含的組織,又沒有聲明不是捐給HKTV工會時。捐款的人,胡裡胡塗,有幾多會知道自己不是捐錢給HKTV工會?而後知道此事,會否有被誤導之感?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以下是「學聯」前秘書長,現「左翼廿一」陳倩瑩“Daisy Chan”在為「行動」辯護的理由: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1.似乎係樓上幾位為死撐而死撐,「還我公義」同「不要黑箱作業」不是HKTV logo。香港電視網絡職工會也是利用hktv logo 進行二次創作,並邀請市民下載使用。

我有朋友參與爭取開放電視行動,只有為私利的人才會把這件事看作為私利行為,朋黨指責如文革的上綱上線。

 

「私募」風波的未解之謎

 

2.原來真係有不少人係選擇性睇野,上面大大隻字寫住「民間開放電視行動」都睇唔到,只係睇到一舊綠色加三劃再加兩行字就認定係「假扮人地籌款」,大發現!

原對話串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daisyc/posts/10151929485988684

 

按照陳倩瑩的思維,看來以後任何組織也可隨意使用跟其他組織相似的標誌來籌款,而不會構成誤導。

二次創作,只在不涉商業用途的情況才不會侵犯版權。雖然在這情況下未涉侵權,但未經版權持有人授權,就擅自使用他人商標,作牽涉現金的無牌籌款,未知算不算詐騙?

現假設有一個政治立場為反共的團體,有人舉報其可能涉嫌無牌籌款,該團體是否能聲大夾惡地指摘舉報犯罪的人「跟公安勾結打壓反共人士?」

非法籌款的過程欠缺監管和透明度,所得捐款的的用途和真正受款方,都是全建立於募捐者的誠信與捐輸者的信任。不過打從,「行動」使用與HKTV極其相似的Logo開始,到被人揭破「行動」的組織成員暨發言人,其實是民主黨和左翼廿一的成員時,還怎樣叫人相信你?

這次事件,也令人質疑這些組織,若沒有依足公正的募捐程序,可能會產生的種種問題。

若果今次有人就無牌籌款一事報警,涉事的民主黨、左翼廿一、民陣、社會主義行動的有關人士被控「非法籌款」。恐怕以後沒有領牌的政黨和社運組織都要另想方法籌募經費,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聲稱不小心的民主黨和左翼廿一吧。只是不知道陳倩瑩和其他左翼份子,屆時會否撲出來指摘其他有份「非法籌款」但沒被檢控的團體和人是「縮頭龜淆底獸」「敢做唔敢認。」你知啦,他們的思維,被控告也要一齊。

最後,不知大家有否無發現奇怪現象,就係這件事在網上鬧得如此之大,有市民正準備或已經報警,但平日所有親共團體、政黨、喉舌不單無趁機譴責、抗議及報警,為甚麼呢?

 

===========
參考資料
“Ho, Tse, Wai & Partners”成員查冊資料

輔仁媒體 – 葉政淳:《世紀遊行大騙案?》

明報經濟網 – 發牌風波民間商長期抗爭 港大女生牽頭 明料萬人遊行

「民間開放電視行動」其中兩張點算捐款的照片
https://fbcdn-sphotos-e-a.akamaihd.net/hphotos-ak-prn2/1379787_452380048212555_486990396_n.jpg

https://fbcdn-sphotos-c-a.akamaihd.net/hphotos-ak-prn2/988323_452379561545937_1327123101_n.jpg

熊圖製作
https://fbcdn-sphotos-c-a.akamaihd.net/hphotos-ak-ash3/1378506_1427893810762656_1528791185_n.jpg

正政唯識 –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228章第4條(17)圖片
https://fbcdn-sphotos-h-a.akamaihd.net/hphotos-ak-ash4/1379313_542920962457531_1590497402_n.png

 

引述正政唯識解說

申請公開籌款許可證(社署)必需是慈善團體,申請非慈善性質籌款許可證(民政署)的發證指引中有一項:所籌得的款項,將會用在直接或間接有助於香港代議政制發展的用途,根據E.R. 2 of 2012 / 11(1)(b)舉行任何為籌款而舉辦的活動(不論是否屬慈善性質)的許可證,每次活動$520。但民政署卻有一項發證條件:所籌得的款項,不會用於任何牟利生意或活動,如所籌款項用於交租裝修之類,肯定不符合此條件。而(由1991年第74號第2條代替。由1997年第362號法律公告修訂),1997年第362號法律公告執行的條例或其中條文中,「特許計劃」licensing scheme 指任何列明項目的計劃(b)在該等個案種類中會據以批出特許的條款,而「計劃」scheme 包括任何具有計劃性質的東西,不論該東西是否被描述為計劃。

香港特區政府《簡易程治罪條例》網上文件

舉行慈善活動的組織相關法例
法例規定,有意舉行慈善活動的組織須向政府申請適當的許可證/牌照,方可進行活動。

舉行賣旗日或一般慈善籌款活動(如設置捐款收集箱),需要社會福利署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28章)發出的公開籌款許可證。

舉辦涉及街頭售賣的慈善籌款活動,須向食物環境衞生署申領根據《小販規例》(第132章,附屬法例AI)發出的臨時小販牌照。

至於獎券活動籌款,則須根據《賭博條例》(第148章)向民政事務總署申領獎券活動牌照。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