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4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不能說的理由必是政治理由 (577)

王維基在記者會上評論事件是否涉及政治因素時說:「若政治是指同中央政府有關,就我所知,唔係一件咁嘅事。」這是他同梁振英在電視發牌問題上唯一相同的看法,但亦是最沒有說服力的看法。
昨天,梁振英面對傳媒時不斷強調,政府在決定發出新免費電視牌照的過程中,有全盤考慮,但沒有政治考慮,「王維基先生不是政治人,無政治立場」。
如果沒有政治考慮,那麼有甚麼考慮是見不得人的呢?行政會議要為申請牌照者保密,是保甚麼密?三家都是上市公司,財務狀況都是公開的,申請免費電視牌照的計劃亦已刊憲,誠如王維基所說:「睇唔到有乜嘢資料不能外洩」。
回歸以來,給香港人的經驗是:凡是不能公開的理由,幾乎必定是政治理由;凡是政府矢口否認的事,幾乎一定就是事實。
王維基不是政治人,過去甚而有人認為他是梁粉,早前他曾告《信報》誹謗,針對的是反梁的游清源。他在籌備電視中,放棄設新聞台,避免敏感。然而他本人是否反梁或反共的政治人,是一回事;中共是否放心讓他去設一個免費電視台,則是另一回事。兩件事並無關連。
兩年前,廣管局已向行政會議遞交發3個免費電視牌照的建議,去年2月王維基獲政府發放將軍澳工業邨的一塊地皮,用作興建電視製作中心。為甚麼發牌之事拖這麼久?為甚麼曾蔭權無法完成發牌?能夠想出來的理由就是中共反對。為甚麼反對?因為不管是親共還是反共的人士經營,只要不是全由中共掌控的官方媒體,就是「多個香爐多個鬼」,在仍有新聞自由而且又存在競爭的情況下,任何獨立媒體的存在對專權政治都是威脅。如果經營媒體的人還有其他生意,尤其有在大陸投資的大生意,那麼中共還較能與這人作利益交換;但如果是沒有其他生意的單純媒體經營者,中共就難以操控了。

這應該是曾蔭權政府遲遲不發牌給免費電視的原因,也是梁振英執行中共意旨而獨斷獨行的原因。
發牌風波已造成政府執政團隊嚴重分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出席公開活動兩度迴避有關問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形容周日遊行和集會「場面墟冚」;對政府而言,「我只能講,『三個字』:不能漠視。」(繼續取笑傳將獲委任新聞統籌專員的馮煒光)他認為申請牌照的當事人、社會大眾、立法會各黨派都不滿政府解釋,故政府應再解釋拒發牌給港視原因。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表示行會討論最後由特首「拍板」決定,與特首劃清界線。建制派至今未見任何人公開挺行會的發牌決定,大部份緘默,少數人認為政府應披露更多港視不獲發牌的原因。
梁振英上台後,不斷推展不同群體參與示威遊行,推國教把平時不顧政事的中學生和家長動員了起來,現在又煽起大批看電視師奶的情緒,連曾是超級梁粉的演藝界人士也加入了反對行列。行騙長官自己選擇及委任的高官和行會成員都不支持他。在眾叛親離之下,實在使人懷疑他還能夠如何施政。
電視播放林煥光及一些建制派的談話,都清清楚楚是他們自己對着鏡頭發聲,梁振英卻說,「好多這些報道是不盡不實的」,強調特首雖有權不聽行會成員意見,但這情況「過去從來未發生過」。不過,「過去從來未發生過」,是否包括今次發牌事宜,他沒有說明。從高官和行會成員這星期的反應來看,反對梁振英決定的應不是行會成員的少數。
對於王維基表示,有政府官員曾對他說,只要提出申請就會獲發牌,梁振英強調,不可能有官員會作出如此的承諾。政府官員從來說話都不可能斬釘截鐵的,但向王維基批出土地建電視城,難道還不算是以實際行動作承諾嗎?
梁振英在與習近平會見時,拿着一本筆記本和一支筆在恭恭謹謹地低頭猛記;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他形容在印尼:「主席走在前面,我走在他後面,他轉過頭來,他問我,主動問我。他說:『昨天與菲律賓總統談得怎樣?』我向主席報告說,我說有少少進展,因為雙方同意互派官員繼續談……」這本來是只需用一句話交代的事,卻如蒙恩寵的說了一堆,足顯是一個臨下驕而事上諂的小人。中共有人說一句話,不就是拒向港視發牌的政治了嗎?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足本收睇《亂噏24》x陳慧琳;之後有請搞笑孖寶鄭中基谷德昭玩轉再玩轉!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http://bit.ly/appletalk24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