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7

盧斯達:感性廢話與罪責 (538)

含混籌款、欺騙市民,騎劫者早已千夫所指;學聯何潔泓出來大言炎炎左翼廿一以及自己被迫害,講得七情上面,然後寫些軟棉棉的心路歷程,東拉西扯,離題三千里。

這是政治化妝,不是回應事件。

非法籌款,誰負責;錢籌了多少,甚麼組織參與其裡中,這些問題才需要搞清楚。不用撲出來感性無邊。通篇文字,顧左右而言他,好像要將左翼廿一攬上身。就憑她是學聯Wills Ho? 公民社會不是論資排輩的社運字頭,不是憑你人格擔保就人格擔保。「我更有資格說左廿是怎樣的團體」,奉甚麼陪?幹嘛那麼熱血?現在不是打架,只是搞清楚事情。私籌的事她沒有沾一手,也就沒有甚麼奉陪的空間。說完一大堆功績之後,只是帶人遊花園,籌款的問題回應到嗎?

籌款沒問題呀,但為甚麼籌得那麼含混?為甚麼要用HKTV的貼紙來籌款?被人質疑踢爆之後才說與HKTV無關?當然,比起拿自己的組織名來籌款,當然是以「HKTV相關組織」的形象來籌錢較有「成本效益」是不是?

一大輪感性得很的社運感言之後,說到籌款和霸台就只是短短一句「安排失當、籌款或商討令人質疑」,為人隱惡揚善,塗脂抹粉,那層粉也未免太厚。那種高傲和愚蠢,盡寫在字裡行間。

整篇混文,就是道德標榜、論資排輩,加上溫情柔軟相濡以沫的梨花帶雨,沒有任何回應現實的意圖。字字句句都是營造受害人形象,將外界的現實質疑揉作情緒發泄的謾罵同類。總是親疏有別包庇同好、自我感覺良好、軟文混語一輪之後說句「為了公義社會會繼續努力」,就差沒有加一聲香港小姐式的「多謝」了。

騎劫事件的主角Kristine結束潛水回應事件又是這套語言,總之就是一邊逃避、一邊擺出一副問心無愧的模樣。據聞是左翼廿一的黃永志還空口講白話:「籌款比運動,才可以打贏政府。」要是真的籌錢給運動,那就幫港視籌、用港視的名義呀,名義幹嘛那麼曖昧?神棍至少都會告訴你錢去了哪個菩薩手上啦。這次籌款的細節和牌頭卻保持了「戰略性含糊」,行事非常方便。

然後他還霸氣地說:「所有指不能籌款的,都是中共土共的幫兇」,三點柒。一是扣帽子;二是竪立稻草人——根本無人講不能籌款,現在不過是籌款的人搏大霧,借人家的東風;三乃當自己是救世主,講來講去就是老子要錢,斷我水路者皆是土共。理虧詞窮兼夾聲大夾惡,笑能死人。不要怪人用很高的道德標準去檢視這籌款風波。因為他們一直標榜道德、倫理及道義,過去幾年大家才默許社運菁英及其同路人幾乎主導一切。現在他們公然在報紙輿論的護航公然瓦解運動倫理(原來這次運動可以沒有主體的,HKTV是不是應該彈開讓位?)、借人名義籌款‥‥‥道德高地喪失盡了,他們現在還有甚麼位置?難道真是貪他們靚仔靚女?

今晚入夜後,香港電視網絡職工會再次重申:「澄清聲明:我們就近日有團體稱為本會籌款一事感到十分失望,當該團體就此事咨詢本會時,我們已經嚴正拒絕接受,亦沒有同意捐贈予樂施會。」話已經很含蓄了,就差在沒有直接要求左翼廿一不要再做搞屎棍。比對兩日前左翼廿一的聲明,證明左翼廿一不是左膠,而是說謊、賊。

蘋果日報- 【電視風雲】HKTV職工會再發聲明 :從未募捐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