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1

【評台】阿離:魔童手下:「未驚過」

{編按:舊文重溫,這篇文寫於差不多一年前。多苦侯一年換來這樣的結局,令人更替香港電視的員工感到不值。}

近月,全香港觀眾也在追看一套連續劇,劇名為「電視風雲」。

免費電視牌照,引發各大電視台之間的你爭我奪﹕老牌免費電視台無綫(TVB)和亞視(ATV)、魔童王維基,與特區政府之間的明爭暗鬥,漸漸浮上枱面,即使民間也為電視台風波噪動起來。然而在風眼的正中心——城市電訊(CTI)電視部,除了老闆王維基心急如焚,一眾基層製作員工卻依舊天塌不驚,實行你有你拗,我有我拍,繼續緊守崗位,做好自己份工。

 一分錢一分力

前同事C是攝影師,最初得知他轉職CTI,筆者心底暗驚,簡直有點易水送別的悲壯——一天十八小時的工作,只聽也令人額角冒汗;然而仰仗那比無綫高出兩倍多的薪金,的確令人怦然心動,沒道理不毅然出征。數月後通話,可幸他依然健在﹕六時上班,七時出車,拍攝吃飯再拍攝,入夜後收工回家,天天如是;體力消耗雖比在舊職時更大,然而對於喜歡拍攝的他來說,現在工作得比較愉快,「製作完善,工作也開心點」。C隸屬機器組,主力拍劇,據他所見,工作人員大多達專業級數,部分外援更是電影人。這個製作班底中,以往大多是自由人,因着王維基的高薪網羅,都紛紛組班轉投旗下;論經驗,絕不輸任何一家電視台。

除了班底,「器材也是最好的,荷李活都在用這些器材」。C說,CTI大手豪購的荷李活級數高清攝錄機,拍攝的畫面像電影,而製作方式也恍如電影般繁複嚴謹,「在這裏做事,比較認真,氣氛較好。大家有這樣的人工,就要出同等的力。這裏不能hea(散漫)着做,然而無綫(TVB)卻可以hea。」

 新人的機會

「對新一代來說,是有一個機會」。在今年初轉職CTI,擁有三年經驗的助理編導(PA)F說。始前她在TVB當PA,兩年多後離職,因為心灰意冷,「在那裏,新PA沒前途」。學位畢業的她,初入職時人工九千五百元,一天工作二十小時,工作壓力極大,幾近剝削;升遷難,出路無覓,「老一輩恃着自己有經驗,便欺壓你,不會給你機會,你亦不覺得自己學到什麼。工作十多年都是PA,然後可能升到做導演,但導演也是參與不了製作的」。在制度早已僵化的公司,即使導演想要試用新手法,也是困難重重,「好有理想的人,就會好失望」,F嘆道。

轉職後,生活一樣忙碌,日做二十小時,「成個禮拜,每天下班冲完涼就再上班」,然而相對舊公司,新地頭給予員工更「合理」的待遇,不止薪酬,在創作方面也有更大的發揮空間。「在TVB,你像粒螺絲,沒有你也可以」。然而在CTI,每個崗位的同事創造性較大,「王生對每個部門的員工都比較尊重,空間大了,更多自由度。他會視察、會監控,亦會跟員工談天吃飯。」看來魔童頗有好老闆功架,然而F提到,他始終是生意人,對製作未必太熟悉,在協調兩者方面仍有待改進。

 一份尊重

在電視製作這一行打滾十多年的L,足迹佈滿不同電視台。他指出,以他拍攝劇集的經驗來說,TVB制度最完善,但待遇最不合理,創作空間細;港台自由度最大,但資源卻少;CTI則介乎兩者之間,「以商業電視台而言,(CTI)自由度算大,TVB不看好也不會開的劇種,CTI都會開,例如歌舞劇」,老闆對製成品雖有意見,但亦不會指手劃腳。

L是自由人,一向以freelance為生,何以CTI能留住這只無腳雀仔?L解釋,第一,CTI出價比市價高,相比TVB更是以倍數計;第二,身經百戰的他,對新電視台的發展,特別是劇集製作的新路向,尤有好奇;第三,相熟的總導演召他入伍,因而加盟。問到,是哪些大號人物?L笑說﹕「看無綫劇集,你不會認識監製、導演名字的。」反觀CTI,在其網站上,無論男女藝員、總導演、創作總監,還是編審編劇,都有樣有名,讓觀眾看得見作品背後的真人。

 「過得來這邊都有冒險精神」

發牌,一波三折,沒完沒了。問會否擔心出台夢碎?三人不約而同,答案一致是「毫不擔心」;製作這行,有經驗有一技傍身,就不愁工作。然而L坦言,「(同事)起初很有士氣、有衝勁,但到中期時不是太有火花,因為劇集沒有播出街讓市民看,不知道大眾有什麼反應,有點閉門造車的感覺。」加上近月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蘇卡片」的多盆冷水,也令員工士氣不振,「唯有做好自己崗位,政治角力的事我們也沒辦法。」而F卻處之泰然,更豪言從不後悔下了轉職決定,亦不擔心拍攝得如火如荼的劇集會胎死腹中,「劇集拍好了,就一定有人睇,只看是什麼渠道」,會否怕發牌夢碎然後失業?「過得來這邊(CTI)都有冒險精神,洗濕咗個頭,驚咩?」

「轉過來(CTI),是好的決定,對這一行而言都是好的」,前同事C說,「電視圈,要有個改變,大家都想有個創新,不想焗死。」

不想焗死,更不想被焗死。政府,幾時先郁?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評台fb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