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3

【蘋果日報】吳志森:王維基可憐之處 (3751)

■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資料圖片

香港人仍無法擺脫小農基因,仍然幻想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的生活,遠離政治,就是最理想的生存境界。由香港電視的老闆王維基,到監製導演,到職員、藝員,連造夢都將「我唔識政治」、「我唔搞政治」、「我不是政治人」掛在口邊,我對小農DNA的調侃,深信不疑。
「香港人太痛苦,我希望製作高質素的娛樂節目,令他們快樂一些,使這個社會更和諧更穩定」,王維基無論在公開論壇,或私下飯局,都說過同一番說詞。這一兩年來,我在不同場合,相同的內容,已經聽過不只一次,對着香港和內地的權貴,相信王維基會有更深層、更長篇的演繹。我無法猜度,王維基是否真正相信這一套,又或只用這個辦法來對操控牌照生殺的權貴交心,從而令他們放心。但我知道的是,王維基雖然不是政治人,但他深明在這個時代的政治生存之道:要好好做生意,穩定賺大錢,就是要擺出一副溫順的姿態,絕對不能反政府,要交心,要使當權者相信:我真的是不懂政治。
這就正正是整個發牌事件的荒謬,以及王維基可憐的地方。對當權者而言,尤其對共產黨的當權者而言,「不搞政治」、「不懂政治」是遠遠不夠的。電視是甚麼?是意識形態國家機器,負責替黨和國家宣傳,是維護和穩定政權的兩支桿子之一,這套要求在中國大陸行了幾十年,現在更要拿到香港來。
給你掌管電視台,就是要求你懂政治,懂黨和國家的大政治,在關鍵時刻,更要你發揮關鍵作用。王維基口口聲聲說只要娛樂不搞政治,說明你還弄不懂電視台是甚麼性質?在整個政治體系中扮演甚麼角色?在共產黨眼中,電視作為宣傳機器,香港和內地沒有本質上的分別。
為甚麼王維基交心了,還不能令權貴們放心?不少人歸咎他「大口」,做亞視短命CEO期間,衝口而出說了不做中央十台,不做文匯、大公這些出格的說話,黨官們觀人於微,動輒上綱上線,這可能是原因之一,但並非關鍵。最重要的是,交一個電視台這麼重要的宣傳機器給你賺大錢,要問,能否確保你受到絕對控制?
有人說王維基像「甩繩馬騮」,反叛不羈,經常不按牌理出牌,第一桶金就是這樣賺回來的,因此令人不放心。這個說法或許有其道理,但稍嫌淺薄。當權者認為你可靠,就要對你有絕對控制權,例如掌握你的醜聞或犯罪證據,放出來會令你身敗名裂甚至監禁坐牢,又或控制你的經濟命脈,稍不聽話就傾家蕩產;又例如至親在我的手裏,你只能乖乖聽命唯我所用……簡單地說,就是要把你牢牢控制,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也不能「起飛腳」。
王維基說「死得不明不白」,其實他對自己的死因心知肚明,但他不相信香港沉淪得這麼快,不相信香港的遊戲規則已徹底改變,不相信香港已經變成一個陌生的城市,他是不甘心而已。香港人,你們甘心嗎?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