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8

【主場新聞】陳曉蕾:死了怎樣葬? (871)

食環署的海葬,曾經經歷過三代:第一代是把骨灰直接撒在指定的海域,風一吹,骨灰撲面而來!第二代,設計了一條「滑梯」,骨灰順著管子撒下海,可是海風吹,仍然有機會把骨灰吹回船上。終於是到了第三代,才設計了可分解的容器,骨灰好好包起來,通過管子撒進海裡。

撒灰儀式,只能舉行一次,骨灰撒出去了便收不回來,對逝者和家屬都非常重要,怎能如此草草安排?

國際設計比賽Design for Death今年徵集葬儀設計,對於海葬,匈牙利設計師Agnes Hegedus設計的是Urn for Memorial Ceremony on Water:骨灰收在圓形小船,點亮船上的蠟燭,放進水裡,小船便隨著海風飄遠。家屬可以靜靜看著燭光熄滅,小船輕輕溶化,祝願逝者安息。這感受,和把一包骨灰放進管子再噗一聲掉進海裡,肯定不一樣。

香港也有殯葬公司可安排「太空葬」,家屬帶著部份骨灰飛去美國,再由衛星公司把骨灰送上太空,環繞月球旋轉,以後只要看見月亮,便彷彿見到逝者。服務推出多年,僅有一個家庭選擇這「太空葬」。

英國設計工作室Studio PSK的設計,也望向天空:骨灰放進圓筒裡,僅僅轉動上半部,內置的氣球就會自動充氣,升上高空。圓筒裝置探測到雨雲,把骨灰灑出,骨灰會隨著雨水回歸大地。

想留下紀念?香港近年也興起把骨灰變成「鑽石」,可以鑲成頸飾或戒指。道教有一些說法,認為不要把骨灰放在身邊,以免死者走得不安樂,可是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周燕雯相信只要家屬安心,可以紓發對逝者的思念,把骨灰留下也是一種紀念的方法。

周燕雯說起一個故事:曾經在喪親輔導機構遇到一位女士,手袋裡帶著丈夫的骨灰,說很想念丈夫,不想分開。當時上司建議把這位女士轉介去精神料,可是周燕雯覺得這女士是思念,不一定是精神病。過幾天,周燕雯遇到另一位家屬,把太太的骨灰裝在子彈型的頸鍊飾物裡。「我把太太,永遠放在我的心上。」那丈夫解釋。周燕雯於是轉告那女士,她馬上去找這種飾物。「思念伴侶是人之常情,只要不嚴重影響生活,留點紀念品反而有助紓緩情緒。」周燕雯更要求丈夫,如果她先死,要把她的骨灰戴在頸上半年,以免情緒不穩太快有新戀情,丈夫答應:「如果我死先,你也要掛半年啊。」。

法國設計師Chen Jiashan設計的Souvenair,比鑽石更有詩意:骨灰放進銅管,再吊在圓環中,風一吹,如風鈴響起。無論搬到何處,都可以掛在窗邊,也可以永遠放在森林裡。

Design for Death的冠軍,是法國設計師Enzo Pascual和Pierre Rivière,同時照顧了家屬心情和對地球的影響:遺體放進可分解的棺材,直立式地入葬,棺材頂部有大樹的種子,墓地不但會長出大樹,更聰明的點子,是棺材可以利用植物和水分發電,供應墓地的LED燈,天一暗,便會自動亮起。 

(死在香港系列廿二)

相片來源: http://www.designboom.com/competition/design-for-death/

死在香港 資源概覽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