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2

【Yahoo】羅健熙:還給孩子們應有的童年 (959)


圖片:羅健熙
我的家庭關係不算很好,但對父母最大最大的感恩,就是他們自小已給我很大很大的自由度。這些好像很簡單、普通的事,現在看來竟然變得有點像恩典:
.小時候,我可以自己選擇學習鋼琴與否
.高小,我放學後可以自己乘巴士從牛頭角回藍田的家;也可以自己入廚房開爐煮公仔麵和西多士
.中三,選文科、理科完全由自己作主
.中五,第一次拍拖被發現了沒有被責難;會考時父母沒有比我更緊張
.中七,大學聯招選科排序完全由自己作主
.大學畢業準備投身社會,決定了從政,我才告訴父母
.第一次區議會選舉失敗,父母叫我自行決定下一步如何,他們怎樣也支持
.競選民主黨副主席,也沒跟父母商量,父母得悉後亦沒有給我壓力

在我整個人生路上,由學業、課外活動,到事業、愛情等等,父母都默默支持我每一個決定。對很多人,特別是「怪獸家長」們的子女來說,這個簡直是大得無比、難以想像的恩典吧?

說起「怪獸家長」,有時我也擔心自己未來會否成為他們一份子?曾被人問及,當所有人都在排隊搶學位,你敢不敢不加入排隊?當所有人都在催谷孩子,把他們練到四五歲已通曉兩文三語、懂得彈鋼琴拉小提琴,還學習了奧林匹克數學時,你又會否擔心不一起催谷的話,會誤了孩子的未來?

我一時語塞了。「誤了孩子未來」這個包袱一放在肩上,有哪個父母還敢怠慢?

整個社會的紛圍很可怕。連我這些童年開始便已呼吸自由空氣長大的人,也會擔心自己離不過洪流而參與瘋狂的孩子催谷戰,更別說早已習慣「父母催谷孩子」、「要為孩子計劃未來」思維的人了。

但我至今仍然相信,孩子的唯一責任是盡情玩樂,而絕不是甚麼琴棋書畫、兩文三語。

我也仍然相信,孩子的童年被剝奪,將對孩子未來發展帶來嚴重的影響。

我們憎厭成人世界的競爭,為何還要把孩子押上成為競爭的賭注?疏忽照顧被歸作虐兒的一種,我想,過份保護和剝奪孩子童年也不能輕鬆放過。

救救孩子,還給孩子們應有的童年,可以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