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1

練乙錚:周同志.習同志

信報   2013年11月11日

內望香港,同志平權運動的核心訴求,因平機會主席周一嶽以現行管治精英的身份參與,已經跨上社會大眾心目中的「可接受」台階。如此推動社會前進,需要一種當仁不讓的勇氣,故周先生的行為,值得大家敬仰。

北望神州,香港人熱愛的新中國,卻正在經歷一場歷史倒退。習近平最近提出的「一個凡是、兩個不否定」,婉轉地把改革開放之前的那段以文革為發展高峰的歷史肯定了。看來,本地一些公開批判過文革的各種中共黨員又要婉轉地修改口徑。

一、花在認識「同性」的時間少於……

性向歧視主要生於無知。一般人對同志現象的看法,泰半來自意識體系裏頭的道聽途說;在未形成固定觀點之前,鮮有人會花時間精力去研究一下同性傾向是如何產生的,有些什麽科學根據、社會條件。形成這種偏見背後的輕率,甚至比政治偏見還甚。說到底,政治是眾人的事,你不管它,它冥冥中也會來管到你,你因此最後得認清楚那是什麽一回事(例如一些一向只關心娛樂電視節目的市民最近所認識到的);但性向偏見不同,一個人只要自己或者身邊的人都不是同志,就完全不會感同身受,因為同志們受的苦跟他們絲毫無關。所以,不少人花在認識「同性」的時間少於買一棵芹菜。

因此,消除同性傾向歧視的最有效辦法便是教育,特別是對年輕人的教育。一些學校的課堂裏,討論同性傾向的時候,都會提到一些傑出人物有這種性向,藉以提高同性傾向者在年輕一代人心目中的地位。不過,沒有研究顯示過,成功人士當中的性向比例與總人口當中的比例有何分別,而歧視的結果,卻往往是另一些本來有才華的人給埋沒了。的確有相當可靠的研究顯示,同性婚姻家庭的經濟狀況一般比異性婚姻的差【註1】。所以,如果用簡單的量化、對比什麽性向的人更成功的方式來進行反歧視教育的話,效果可能適得其反。

近日,因為同志問題受到關注,筆者也因此多想有關的事,特別是同性向的人有什麽優勢是異性向者所無。這不再是量的對比而是質的不同。這裏擧一個例。

中國人的禮教傳統裏有「發乎情、止乎禮」這一條,以之調節絕大部分異性之間的情感關係(這當然是指異性的異性向者之間的情感關係)。文學裏描寫兩性之間「發乎情、止乎禮」的不多,因為兩性間的情,通常都包含慾。事實上,有強烈的情而無慾得完全可以用禮教規範的人,現實生活裏不多;更多的是人們一早就以禮教或道德規範把「情」的部分壓抑、剔除,那麽,「止」就比較容易做到。然而,在文學裏,這種情況是沒有什麽好描寫的,因為欠缺一種張力。不過,如果故事的異性主角之一是有同性傾向的,則「發乎情、止乎禮」卻完全可能、可信。

二十世紀美國文學家Truman Capote(1924-1984)的Breakfast At Tiffany's,便是把「發乎情、止乎禮」發揮到極致之作。小說描寫的對象,其實只有一個,就是女主角Holly Golightly;男主角則幾乎是隱形的:「他」,是整個故事的述者(narrator),因為是第一身,連名字也沒有,有的只是 Holly叫他的「Fred」,因為他的長相和她的哥哥Fred很相似。這個Holly,如果用今天的潮語形容,就是一個百分之百的「港女」,貪慕虛榮一心想討個有錢的老公,所以從德州的鄉下跑到紐約闖那裏的上流社會。不過,在Capote筆下,這樣的一個女子絕非虛有其表,而是一個背景神秘、性格上的秀麗處在在令「Fred」全情投入此段關係的一個可人兒。

然而,「Fred」的情感,沒有絲毫男女之間的慾念,卻是強烈(或者說深切)得入木三分,以至當 Holly離開之後、又再在非洲「出現」之時,讀者不能不深深感到「Fred」的那種失落和哀怨。據此,不少文學分析認為「Fred」是一位同志,不過他這次的情感對像是一個女子。

Capote 到底為什麽能有此功力,把「發乎情、止乎禮」的一段男女關係描寫得如此深刻,以至這部小說在美國不僅家傳戶曉,在英語文學界裏也算是極品【註2】?無他,因為Capote自己本來就是一位同志,才可以從無慾的角度探索男女關係中的其他性質的張力【註3】。

平機會主席周一嶽參與了周六(9日)第五屆香港同志遊行,筆者充分肯定;尊稱周先生為「同志」,是社會政治意義上的「同志」——「同門曰朋,同志曰友」。周先生是醫生、前局長,接任平機會主席之後,把這個角色演活了。的確,坐在那個位置上的人,不能只當仲裁,不能在一個各種性質的歧視仍然盛行的社會裏僅僅採取一個超然的坐姿,而必須在關鍵時刻恭體力行,哪怕因此會與「坐完此會坐行會」的高概率事件絕緣。

二、向善於「打倒昨日的我」的本地左派致敬

10月中旬,習近平為自己的父親習仲勛百歲冥辰大事鋪排,不僅在北京,還在全國各地開悼念會;央視一連六天播了六集有關習仲勛的黨史紀錄片,郵政局還為他發了紀念票。官二代如此隆重祭父,可謂空前,規格之高,超過了一些功勳高於習仲勛的黨國元老。不過,祭聲未落,習近平又開唱另一曲子:歌頌毛澤東,將這位當年把習仲勛鬥得死去活來的暴君重新放上中共神壇上的正中位置。共產黨素來講大義滅親,但未曾有過像習近平那樣左右逢源,悼念父親討好右派、高舉「殺」父仇人討好左派,從而製造出更加嚴重的國民道德上的人格分裂的領導。

上周五的《人民日報》發表萬言長文,介紹習近平關於毛澤東、關於新中國頭三十年的講話。習近平認為,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歷史時期,包括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歷史時期,都不能否定,也不能互相否定,以一個打翻另一個,而必須都肯定,因為兩個時期都是黨領導之下的實踐探索時期。

換句話說,凡是黨領導的事業,都不能否定,有錯誤的話,都是次要的。如此「一個凡是、兩個不否定」,估計就是習近平的「理論貢獻」。不過,這個貢獻,無非又是教中國人民養成另一種人格分裂——政治思想上的人格分裂:改革開放是好的,炮製出文革的極左時期也是好的。

這當然苦了很多本地左派,特別是年紀比較大的老左派。改革開放以來,人盡皆知他們是鄧小平的支持者、毛澤東特別是文革的反對者(儘管改革開放之前,他們的立場是剛巧相反的)。習近平的講話,要求他們再一次改變口徑、調校立場。如此奉命乖乖把自己反覆打倒的人,除非是患了集體失憶症,不然都會鬧精神分裂。

氣短集.十五

作者為《信報》特約評論員

【註1】見http://www.gallup.com/poll/158066/special-report-adults-identify-lgbt.aspx

【註2】小說拍成電影(香港譯名《珠光寶氣》),Holly的角色由柯德莉夏萍飾演,也是經典,主題曲Moon River,更不必說。文學界裏,諾曼.梅勒認為Capote的文筆,在當代的作家當中無人能及,而Breakfast At Tiffany's尤其完美。

【註3】把同性慾念張力寫得淋漓盡致的經典文學作品,筆者首推德國大文豪 Thomas Mann的Death In Venice;此部作品的題材,來自Mann 的親身經歷。Mann 雖然結婚生子,卻終其一生都有強烈同志傾向。不過,這部作品卻是發乎情、止乎死亡。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