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6

盧斯達:啤酒妹 (724)

那年港男在四川出差,晚上去喝一杯悶酒,識到了當地啤酒妹,天雷勾上了地火。啤酒妹家裡窮苦,家裡有兩個姊妹一個小弟,讀書是不敢奢望,做啤酒妹是幫補家計。只見四川妹身材高眺、皮膚白嫩,明眸皓齒、大胸長腿,甚麼都有。最重要的是,聽見他是從香港來的,手便搭上肩,他說甚麼,她都咯咯的笑;他說甚麼,她都仰慕和崇拜。「平日很少香港人來這邊呀。」她見他若有所思,便補上一句。其實他根本不在意這些是真是假。兩杯黃湯下肚,她說甚麼,他就聽甚麼。賓至如歸,大概就是如此?

港男在家鄉可謂弱勢族群,錢賺得不多,住公屋,爸不是李剛。在公司做了幾年,沒有晉升機會。上面的老屎忽健康良好,好像阿叻,坐定粒六老神在在。就算有位置,也給跟大陸老細有關係的「新香港人」來填補,輪不到他。上一個女朋友嫌他沒前景,主動分手。如果他是一隻股票,他肯定是HKTV。年過三十,大命已定,已經沒有利好消息,股價反彈的可能等於中共主動下台。前女友說:「我不小了,我不想跟你再挨。」他年輕時也活躍搞社運,佔領過中環,那時他的小女朋友並沒有那麼現實。

幾個月後,就聽說她和某金融材俊結了婚。不過前女友肯道明死因,還是仁慈的。起碼她不是根據語焉不詳的一籃子因素,再加上六頁紙理由去耍他。

在鳥不生蛋的地方,啤酒妹好像也比港女質樸。他想。不知哪來的勇氣,他邀啤酒妹下班後一起走。扑了一次,一床的紅,原來是處女。於是港男和啤酒妹結了婚,申請她來香港,一切非常順利。他想,那些甚麼本土派反對中港融合,格局太小了,看他現在成家立室,光是一雙腿就玩一晚,中港融合不知多好。

港男曾擔心陸妻會不習慣,不過她適應得很快,穿著入時,開始會關心王菲和李亞鵬離婚,會追TVB⋯⋯他想,民主之父李柱銘說香港人應該慢慢用民主自由去感化外來人,說得真對。扑野移民香港比較快,不用找捷達,他們就是成功例子。

不過妻很快就明瞭丈夫在香港的經濟位置。於是她很快就懂得瞞著他出外見識,因為他總是不喜歡她出去。原來在香港賺錢比在四川快、比四川多。到他發現的時候,當然是吵架,她拋下一句:「你冇鬼用!搵錢仲少過我!」來到香港以後,期望和現實的距離好像無線和亞視的收視比併,她很鬱悶,連多年前那個white lie也爆響口:那一床的血,早就流過了。祖國製造的處女膜是少數不會爆炸的東西。「自由了!」離家出走之後,她用最新款的Samsung手機更新微博,她的蒲友對此貼文紛紛讚好。

幾日之後港男燒炭自殺,當時她正在中環喝酒。置身一堆美國白種男人和中國高幹子弟之間,感覺份外離地高貴,腳不用沾泥,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不用孔令瑜,她也能融入香港。今夜星光燦爛,她從沒笑得那麼開懷。晚秋的中環,有社運青年展開橫額,支持中港融合,反對歧視。電視上的特首,這刻也充滿魅力。這一刻,香港讓她知道甚麼叫賓至如歸。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