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9

【主場新聞】Facebook專頁《緊急動員網絡力量-尋找800個收視盒:為什麼我們 要 「熄機」 (1161)

圖:膠登時報

圖:膠登時報

執筆之時,「緊急動員網絡力量-尋找800個收視盒,要陳百祥下跪!」的面書專頁已經累積兩萬多個讚好。可是跟數百萬電視觀眾相比,這只是滄海一粟,我不敢奢望台慶夜的收視真的會下跌至兩、三點,TVB的霸權存在多年,豈會如此容易動搖得到?

我是一名九十後,雖然稱不上是電視迷,但我跟很多同年的朋友一樣,童年時總會夜夜守在電視熒幕前,追看一套緊接一套的無線劇集。我會為《真情》子浩的陰謀恨得咬牙切齒、會為《酒是故鄉醇》中阿純對酒尾公的痴痴守候所感動、我會為《男親女愛》中余樂天和Miss Mo的鬥氣劇情而爆笑、會為《陀槍師姐》裡娥姐和三元的颯颯英姿所神往。無線劇集曾經是我認識社會的渠道,曾經是我跟同學仔熱烈討論的題材,也是很多像我們這樣的貧苦家庭所僅有的娛樂。

除了劇集外,我也十分喜愛星期六、日晚的綜藝節目,當中自然以《獎門人》系列為首,馬拉松、大電視等等遊戲在派對中必然出現,獎門人笑摑一眾胡言亂語的獎老總能將我笑成滾地葫蘆。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無線劇集已經失去了往日的熱切期待,我開始猜到了劇情的發展和結局,我開始看到了劇情的犯駁和反智之處,我開始找不到那些演技出色,帶我進入劇中世界的藝員。獎門人也不再惹笑,當他摑的獎老從陳小春到錢家樂再到王祖藍再到金剛,我也不能再笑出來了;「師奶劇」的惡名不脛而走,「是是但但」的批評漸漸出現。可是,無線在毫無對手的情況下,仍可挾著極高的收視,向廣告商收取大額的廣告費用,她的盈利一直在增加,員工的待遇卻時常為人垢病。

無線的退步不只在劇集,新聞部自我審查,仰仗北大人氣息,但尚能保存報道的中立性;可是一些偽資訊節目,由於不用顧慮編輯自主的原則,豺狼尾巴漸漸露了出來。《東張西望》先是抹黑碼頭工潮,將工人爭取合理待遇說成是破壞穩定,繼而在發牌事件中製作特輯,在黃金時段公器私用,為政府的黑箱作業保駕護航,只是單單因為政府為她們除去了一個最可怕的對手!觀眾不滿無線的所作所為,發起台慶熄電視行動,但陳百祥先生,一位在無線很有地位的藝人,卻出言挑釁,聲稱如果台慶只有兩、三點收視就跪著回家,蔑視觀眾,其態度之高傲令人吃驚,彷佛我們觀眾沒有了無線就沒有人生意義一樣!

於是,我與友人設立Facebook群組,尋找800個擁有收視記錄儀的家庭,呼籲他們以熄電視行動抗議無線霸權,卻復遭陳君一再言語攻擊,譏之為「妄民」,他又以捐錢行為,將收視率與行善掛勾,再加上有傳收視調查公司致電調查戶恫嚇他們不要擾亂收視率,在各種打壓之下,仍有不少用戶響應行動,這是我們始料未及的,加上其他未有聯絡我們的用戶,及廣大沒有能力影響收視的普通觀眾,對明晚的收視影響,仍是未知之數。

在此,我們要感謝收視調查戶冒險跟我們聯絡,我們也要感謝廣大網民(其實亦即市民) 為我們廣傳尋找收視盒的訊息,還有那位自發到街頭派發傳單的朋友,你的勇氣令人感動。

但也有朋友批評我們的行為無聊、不理性,散發負能量,對此我們也表示理解,但也希望這些朋友明白,我們無聊,是因為無線的節目把我們悶得發慌;我們不理性,是因為《東張西望》和無線的態度令我們心寒;我們散發負能量,是因為這一個月以來,政府的黑箱作業和無線的瘋狂抹黑令我們再看不到香港的公義。

這一次「萬千熄機賀台慶」的行動,雖未必能撼動無線霸權的根基,但我們希望經此一役能令他們低下高傲的頭來,令他們認清自己不是政府的喉舌,重新審視節目的質素,讓我們尋回八、九十年代,讓我們追看得如癡如醉的無線劇集,而不是雞汁、煮麵,和阿叻。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