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3

【輔仁媒體】楊梓燁:「你去見工也不會染金髮啦!」 - 訴諸文化意涵的恐嚇 (3354)

 

昨晚CityU Secret出現了一張相片,據聞相中人是城大其中一個學生會候選內閣,由於裡頭有幾個人染了金髮,因而引來了一些城大學生批評,包括說他們像黑社會、很mk云云。這類批評均屬無理的人身攻擊,對金髮的印象也太過時,眼睛雪亮的人都會知道當中的問題,我就不贅回應了。

但也有些批評看起來頗具說服力,也老是在類似的議題中出現,這就值得我去花時間反駁一下。這些批評包括:

「你去interview、見工都不會弄這個髮型。」

「如果你係校長or家長or街外人見到原來cityu既學生代表個儀容係咁既,以為city既同學都係咁,就真係….」

「大學學生會代表大學,唔係想出到去俾人笑俾人話掛?」

 

大家有沒有察覺到這類批評其實都有個共通點,都是訴諸染金髮在社會上代表著「不好」的文化意涵,然後恐嚇你不跟隨社會規則而行,將會代出相應的代價。例如批評你見工也不會染金髮,是因為你知道老闆不會聘請染金髮的人,而老闆不會聘請染金髮的人,就是因為染金髮在社會上代表著「不好」的文化意涵--老闆可能有著這種「染金髮=不良」的社會印象因而不聘請,甚至既使老闆自身對金髮沒有這種社會印象,而且覺得見工者很優秀,也可能因為考慮到並他人例如客戶對染髮的成見,而最終決定不聘請。

但這種訴諸於文化意涵或禮儀的恐嚇其實有著很大的缺口,就是文化符號是可以改變的,假若符號承載的文化意涵消失,這些恐嚇將會失效。

這是因為,文化符號往往都沒有道理可言,例如染金髮,其實大家只要認真想一下,都會發覺染金髮根本就沒所謂好或不好。染金髮之所以變成「不好」,只因為大眾一開始接受不了金髮異於中國人的自然髮色,才會把染金髮的人標籤成異類、不良。

 

因此,假若「染金髮」不再是承載著「不好」的文化符號,將會沒有老闆愚蠢得以「髮色」這個因素去決定是否聘請一個人,因為髮色原本就與工作能力是不相干的,到時候老闆才不會理會你的髮色是怎樣,最重要的是你能否幫他賺錢。因此,假若老闆思考清晰,都會知道沒有了髮色的文化意涵問題,他們將更能以工作能力為聘請的主要因素,因而不會錯失了人材,反而對他們更有利。

關鍵就在這裡,其實我們可以消除這類沒有道理的文化意涵,尤其是消除後只會有利而無害,更應該這樣做。當然,老闆是沒有能力去改變既定的文化規範的,員工也沒有,但身為未來社會的主人翁、推動社會向前的大學生則往往擁有這種能力。假如學生會選舉中,學生們能 夠身先士卒用明智的選票向社會大眾顯示染金髮屬於個人意願,與個人能力無關,這將能作為一種公共示範,消除「金髮=不好」的刻板印象。

 

而且,大學生公開反對這些守舊而錯誤的刻板印象,基本上不會付出什麼代價,最多也只是受到來自保守社會輿論的批評,這遠遠不及,現在不去爭取任由這些守舊而 錯誤的刻板印象在社會上加強,到了自己投身出來社會工作時只好為了生計而向它們妥協,最終失去了自主選擇自己生活的代價。

而且,假如因為金髮問題真的引來保守輿論的批評,到時學生們也能夠藉此機會作輿論反擊,公開反駁一下這種保守過時的想法,向那些衛道之士討教一下「染髮」除 了因為承繼著「不好」的文化符號外,到底還有什麼因素說明染髮就是不好。如果批評者又是以文化符號作論證(例如「金髮在大眾心目中就是不好」),就指出他 們犯了循環論證。

 

老實說,上述的想法本來不需要我來刻意說明,具有一定知識與獨立思考的大學生都理應明白才對。可悲的是,有些city u學生卻看不到這樣簡單的道理,更批評染了髮的候選內閣成員若然當選將會破壞city u的形象。殊不知道這樣的批評才是真正破壞city u作為大學的形象--大學本應是推動社會進步、破除守舊保守思想的地方,如果大學只是跟著社會守舊傳統的文化內涵而運行,那才是真正貶低了大學的價值,怪不得現今香港的學府都被批評淪為學店。

染金髮到底有什麼錯?如果city u學生真的只因為金髮而不投票給他們,那麼這班候選內閣成員最錯的是,萬萬想不到他們的同學是那麼保守愚蠢。

 

有批評者說「其實件事好簡單,如果我唔想咁既人代表我而張票響我手上…..」的確,其實件事好簡單,如果你是city u學生,不想被一些謬誤思想主導了投票結果,而張票響你手上,你應該好好運用你的那張票,作出開放與明智的決定。

 

知名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也是一頭金髮

知名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也是一頭金髮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