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4

【主場新聞】彭博商業周刊:給民眾選擇的權利 (762)

▶ 王維基要找回香港人的文化影響力,但他的電視夢,至今看來仍只是夢。
▶ 如果雞汁成為香港既有電視節目的悲哀譬喻,王維基的挫敗則象徵了香港市場的封閉格局與新競爭者的挫敗,而香港電視的落榜更道盡了香港政治的本質。

10月15日晚上, 超過30萬人在這個Facebook網頁上按讚,而三天後,已經有48萬人。這個網頁叫「萬人齊撐!快發牌比(給)香港電視」。而20號周日,有12萬黑衣人上街包圍政府總部,抗議政府沒發牌給香港電視。

與其說這12萬人或者這48萬人是支持一個還沒正式成台的電視,不如說他們是對體制的憤怒。

10月15日當天,行政會議決定向有線寬頻旗下的奇妙電視及電訊盈科的香港電視娛樂發給新的免費電視牌照,而積極籌備三年的「香港電視」落榜。

原本許多人期待「香港電視」會帶來不一樣的香港電視節目。

近來,香港人哀號:「為何我們還要看雞汁? 」因為無線電視(TVB)一套美食節目《May姐有請》,不論做什麼菜,最後都說要加某牌雞汁─因為這是廠商贊助,因而被媒體訕笑。香港電視落榜後,雞汁更成為TVB的劣質節目的象徵,因為該台的各種節目彷彿都是加入同樣的雞汁,同樣的千篇一律,缺乏創新與想像力。

香港免費電視市場長期在無綫、亞視兩間電視台佔據下,早已失去活力。本刊在此前對於王維基的深度報道中就指出,殖民地年代由於政治考慮,不願意多開放電視台,以免難以控制輿論。其結果是亞視早已衰落,且被視為主要是看北京臉色,而一台獨大的TVB因為缺乏競爭,雖然享有巨額利潤,節目卻不斷老化。

香港的流行文化曾經是華人社會的重要基地,但過去幾年,從電視劇到流行音樂,都逐漸喪失創造力,很少能產出撼動人心的作品。另方面,香港曾經引以為傲的自由市場已越來越多地走向少數壟斷,從地產、到超級市場、電力、煤氣、巴士,均為如此,阻絕了競爭與創新的可能。香港最著名的財經評論人、也是自由市場的擁護者林行止先生就說:「太多法定的專利和財雄勢大的無形壟斷,令香港的商業競爭只存在很低如街邊小販(如果尚未為超市趕絕的話)的層次,根本上香港已失去自由市場競爭的活力。」電視產業不過是最鮮明的例子。

王維基是一個白手起家的企業家的代表,是一個典型的香港仔。他在1991年創辦香港城市電訊,挑戰原來的壟斷電訊市場,又在1999年成立香港寬頻,進軍互聯網,當時他面對香港電訊、和記廣訊、香港新電訊和新世界電話等四大固網商壟斷整個市場,王維基豪擲500萬港元,在報紙、電視上展開連續三日鋪天蓋地的廣告告訴公眾,「每一個香港人都有選擇固網的權利,」並向政府宣告他經營固網的決心。政府其後在2003年全面開放固網市場。

與他同樣是六十後世代、並同時在中大唸書的評論家安徒說:「如果說,戰後嬰兒潮世代的『五十後』要靠建立一種『獅子山下 精神』為自己造像,自我敘述為在艱難的環境下掙扎,刻苦奮鬥,並且能同舟共濟、守望相助。那麼,『六十後』所要為自己描述的精神世界,就需要一種更加強調不依庇蔭、獨立思考、公平競爭,更加個人主義,能夠出入於物質世界,兼有務實精神的理想主義者造像。作為個體的王維基,的確是這種『後嬰兒潮』香港人的代表。」

2009年底,政府宣佈要增發免費電視牌照,並主動致電邀請王維基申請牌照。王維基成立了「香港電視」,且他不僅希望成為第三家無線電視,更希望能夠帶進做電視節目的新方式,創造新的香港大眾文化。他高薪從無線電視挖角,巨額投資新設備,並且給予創作者很大的創新空間。他們拍攝的第一套電視劇《警界綫》,首集放在YouTube上播放,兩日內就有超過30萬點擊率。香港電視成為最具企圖心的申請者,也讓許多港人充滿期待。

但三年過去,免費牌照仍無消息,原本就讓人猜疑政府發會牌給他的可能性,所有人也都在好奇,王維基能燒錢燒多久?

終於,政府公布結果,在三家競爭者中,王維基的香港電視是唯一落榜的。

為什麼不發牌給王維基?香港絕大多數人認為都認為他們是最積極的申請者。香港《明報》在上周也公佈由政府委聘一家顧問公司於2011年4月撰寫的評估報告,從「競爭力」、「壓力測試」和「財務狀况」比較3個免費電視牌照申請者,發現港視在競爭力和壓力測試,都較港娛優勝,只有在財務狀况上兩者打平。另外,就可持續性來說,報告認為港娛持續性不及港視,亞視則最差。即使這並非最終評估報告,但港視前身的城市電訊在2012年4月出售電訊資產,套現50億元,派發股息20億元之後,尚有30億元轉型發展電視業務,且2011年4月之後,港視開展拍劇等工作,更有營運電視台的經驗,條件只可能更好。

許多人懷疑因為是北京不信任王維基,也有人認為政府要保護兩間原有電視台的既得利益。無論如何,這些都是揣測,政府只說有「一籃子因素」─但問題正在於政府沒有公布真正的原因與評審標準,讓人們只能揣測,而無法心服口服。

因此,如果雞汁成為香港既有電視節目的悲哀譬喻,王維基的挫敗則象徵了香港市場的封閉格局與新競爭者的挫敗,而香港電視不知死因的死亡更展現了香港政治的本質─決策體制封閉不透明、無視民意。

這才是這麼多香港人憤怒的原因。因為他們說:香港人已經沒有普選了,連看電視都不得!他們要問:為何拿起遙控器,卻發現其實沒台得選?為什麼遙控器是在政府手裡,而不在人民手裡?

所以,人們撐香港電視,與其說他們是真的熱愛這個特定的電視台,不如說是因為他們對於現在電視產業的痛心;尤有甚者,是因為他們要爭取更多元的選擇權的爭取:他們希望在生活中有更多選擇,希望市場上有更多選擇,希望政治上有更多選擇。


文:張鐵志

原文刊於《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第18期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