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8

【熱血時報】妖夜叉:野豬何罪,必須賜死? (2227)



根據新聞報道,一名男子昨日帶同其飼養的野豬在西貢散步時,被其他市民舉報虐畜而遭拘捕帶返警署,野豬則被運往漁護署聽候發落,據聞最終或會遭到人道毀滅。

香港是個愈來愈奇怪的地方,咫尺之地,有人可以提倡容納無數的新移民,也有人可用「平衡社區安全性」為由,無端剝奪一頭野豬的生命。

家豬是野豬被人類馴化後所形成的亞種(subspecies),換句話說,野豬是家豬的祖先,這是基本的常識,證明野豬並非甚麼凶猛獸類。

愛護動物協會公關及傳訊經理顏綺苓,今天以「平衡社區安全性」來剝削野豬的生存權利,屬於不理性的判斷。因為,現今沒有任何證據,說明野豬會對社區造成必然的危害。再者,這種不理性的推論,基本上套用在任何人類身上也合適,因為任何人都有可能危害社區安全。那麼,是否代表因此而要殺光所有人類?

另外所謂「平衡」,本身是既抽象又無道義的說法。一般野豬傷人的個案,是因為受到驚嚇或挑釁所引起。事實上,香港的野豬與人類既非處於敵對,也不存在獵人與獵物的關係。相反,人類因發展而拓展的土地愈來愈多,其他動物的棲息地相對減少,那是人類本身的問題。在這個前提下,人類是有義務並以較寬容的態度對待動物,那並不是基於甚麼「大愛」使然,而是仁義的一種平實示現。固然,不足以為人者,另當別論。

今次事件裡面,野豬既然已被馴養,對牠或人類而言,放回大自然亦未必屬於好事。其一,是野豬未必能適應大自然,野放與取牠性命分別不大。再者,野豬已習慣跟人類相處,就算放回野外,當見到人類牠還是有可能會接近,而誤會下任何一方有損也屬不幸。反而,把野豬放入嘉道理農場是一個理性選擇。

當年,香港發現鱷魚(陳鱷鱷),作為獵食動物,牠對社區及人類可能造成的傷害,確實遠較野豬來得嚴重。可是,牠最終還不是受到香港人的禮待,迎接到嘉道理農場頤養天年嗎?如果,今次對待野豬採取人道毀滅,那就是明明白白的物種歧視。

香港可以居住700萬人,卻無法容得下一頭野豬,情何以堪!何況,香港人長期受北面一頭殺人猛虎威脅卻不怕,偏偏就怕了一頭野豬,傳了開去,決定會成為一級國際笑話,貽笑大方之餘,更絕對為人詬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