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3

呂秉權:我也曾是無綫人 (249)

傳媒風暴,腥風血雨,既急且狠,滾水幾將青蛙化骨。

在北京多次放話指不滿香港傳媒生態後,先有10月王維基離奇不獲免費電視牌照、《紅樓夢》劇被刪文革戲,再有近日的李慧玲被粗暴調離王牌節目、《蘋果》惡鬥無綫、無綫封殺壹傳媒。

這次無綫電視全方位封殺壹傳媒,將其列為不受歡迎媒體,除了藝員、娛樂之外,無綫將自己的新聞部亦綁上炸彈拖上戰場。無綫新聞製作的《講清講楚》對談節目、《香港早晨》的「報章社評摘要」涉及公眾利益和知情權,新聞部理應獨立運作,不能淪為公司最高管理層的報復工具。

據了解,部分無綫新聞的員工對公司這種做法頗有意見,希望管理層從善如流,保護新聞部不偏不倚、獨立運作的金漆招牌,尊重公司高層與新聞部之間的防火牆,切勿將新聞部也扯進鬥爭之中。

勿將新聞部扯進鬥爭之中

先談《講清講楚》。

無綫《講清講楚》、商台《政經星期六》和港台《星期六問責》等這類時事清談節目,傳媒機構、政府和政商各界都很清楚其遊戲規則。來到錄影廠或直播室,嘉賓心中有數,自己首先會和主持在節目內暢談,之後就會有其他傳媒的公開扑咪時段。這樣,主場的傳媒機構既可先享獨家,之後又可以將涉及公眾利益的新聞人物以適當的手法歸還公眾,同時又可以爭取自己在其他傳媒的曝光機會,一舉三得。為了將《講清講楚》的效應發揮得更好,無綫早期還會以茶點熱情款待前來採訪的同行,比商台和港台更貼心。

其實,傳媒來採訪《講清講楚》,主體對象不是無綫而是新聞嘉賓,無綫管理層大可將娛樂與新聞分開處理,不要一刀切封殺「敵對」媒體。早期,中共領導人即使惡鬥敵對勢力,但對敵對勢力的媒體,亦肯接受其訪問。

如果無綫想顧全面子,體面地微調封殺令,《講清講楚》大可請來壹傳媒主席黎智英或壹傳媒工會訪談,甚至擺陣約對家與電視廣播大股東陳國強或集團總經理李寶安對談,大家有什麼不和大可三口六面講清講楚。

再談《香港早晨》的「報章社評摘要」。

筆者1997年在無綫當實習記者,98年起當正職,一做就是8年。有段日子,筆者負責做《香港早晨》的新聞,其中要製作「報章社評摘要」。曾幾何時,不知高層因何與《蘋果日報》結怨,總之是《蘋果》的東西就一概不出,後來這不成文規定漸漸解凍。暫時未知,無綫高層有否就《香港早晨》的「報章社評摘要」亦作出要封殺《蘋果》的指示,但有無綫員工表明,會本着新聞原則炮製這環節,希望管理層不要干預到底,更不要在電視看到《香港早晨》有《蘋果》社評而奪命致電,下令刪除。

至於娛樂方面,要封殺壹傳媒採訪亦非易事。比方說,一名無綫藝人拿着十多支咪接受一眾傳媒訪問,談得起勁之時,動新聞的記者突然加咪大圍採訪,這時藝人應否腰斬賽事,趕客為先?還是應該大方淡定,以大局為重?畢竟某些網站的數十萬娛樂點擊對二三線藝人而言,仍是十分吸引的。

另外,明天民政事務總署將有一場公開活動,邀請了無綫的明星助陣,而同場的製作安排亦由無綫負責。那麼,到時壹傳媒記者到場採訪官員和明星同場會否被逐?這將是無綫對壹傳媒封殺令與公眾利益的一場考驗。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