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25

練乙錚:昨天的甘迺迪.今天的自貿港

信報   2013年11月25日

上周五(11月22日)是美國第三十五任總統甘迺迪遇刺五十周年之日,美國各地群眾紀念活動很熱烈,反映這位替美國做到了「外抗強梁、內除惡患」的領導人一直活在人們心中,特別是戰後的嬰兒潮輩。與甘氏同輩、和他一道上過二次大戰戰場當普通一兵打過德軍日軍、經歷過韓戰冷戰同仇敵愾對付過蘇共中共的那些美國人,儘管日薄西山所剩無幾,卻也是他的忠實擁躉。

一、甘迺迪的好運一面

不過,這兩輩人尊崇甘迺迪,感情因素不盡相同。和他同輩的,特別懷念他的「外抗強梁」;戰後出生的那一輩,則更多是仰慕、感激他的「內除惡患」,即在法律層面解決了美國國內的種族問題。筆者特別有興趣於後者【註1】。

甘氏死於不幸,卻生得逢時。他的政治生命從當聯邦參議員到選上總統而逐步達到頂峰的十年,正正是美國民權運動風起雲湧的十年,黑人為爭取就業權與投票權等方面的法律保障,推動了一波又一波公民抗命,而且得到愈來愈多新一代白種人支持。沒有這種民間的進步意識和千百萬人的實踐與血淚付出,則無論這位總統如何開明,他推動的法案也不可能通過議會成為法律。

所以,美國人今年紀念這位在他們歷史上非常傑出的總統的同時,不忘表揚當年在民權運動裏作出最重要貢獻、卻因為某些偏見而鮮為人知的一個人物。上周三,奧巴馬把總統自由勳章頒給三位逝者,其中之一便是五六十年代美國民權運動的幕後主腦、把和平公民抗命理論傳授給馬丁路德金的魯斯丁(Bayard Rustin)。關於魯斯丁的事跡,筆者在11月14日本報文章〈同志運動與爭取民主自由的一些淵源〉裏,集中介紹過。他天才橫溢而甘於低調當軍師做幕後統籌策劃工作,讓金博士在台前盡情表演發揮,為的是他有在那個時代不能見光的同志身。

奧巴馬選擇在甘氏五十忌辰的前兩天把一項最高榮譽頒給魯斯丁,自有其歷史意境方面的深義,但更根本作用無疑是反映了美國政治的一個特徵:在重大歷史問題上站在公義一邊、甚至不惜與主流社會正面衝突——違法達義——而最終解決大問題的仁人志士,最後都納入正統意識形態中,和最傑出的總統一道,得到包括後來的統治者和人民的普遍尊重。

像美國這樣提煉出來的意識形態,保守而帶有進步成分,因而能承受不斷出現的各種社會矛盾張力,是一種很基本的軟實力。意識形態軟實力的概念很時髦,習近平在三中全會《決定》中也用到,但中共講軟實力,不外是「堅決」這個、「牢牢」那個,從馬列主義毛思想鄧理論講到江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幾句話、胡的「科學發展觀」五個字,「道統」愈講愈窄,最後成為一句口號;美國人講軟實力不那樣,而是愈講愈豐富,有若百川灌河。

話說回頭。美國黑人的解放,走過了兩個階段,其一是林肯領導以白人為主的進步力量打贏南北戰爭,在社會和法律層面推翻了奴隸制;其二便是甘迺迪前所未有積極地配合了黑人領導的民權運動,在法律上確立了黑人在經濟、政治、社會方面的平等權利。至今未了、最難消除的文化心理上的種族歧視,與體制、法律都無關,屬於第三階段內容。這個階段,由奧巴馬當選總統、一個黑人家庭住進白宮而走出最重要一步;這一步,無論是對白人還是對黑人的社會心理,都產生震撼。美國這方面的社會進步不能言快,卻一步一步比較踏實。

在大陸,相對而言處於美國白人同等地位的漢族,近年經濟力量上升很快,對政治權力的壟斷亦同時不斷加強,形成了君臨少數民族的格局,種族矛盾因此方興未艾。幾時,大陸才能夠出現一位像甘迺迪那樣的「官二代」領導人,出身富貴家庭而能尊重受歧視的少數民族,甚至奮不顧身,配合他們爭取民主、自由、平等的憲法權利呢?

二、Cuba, Va!

古巴消息:一個投資九十億美元興建的古巴自由貿易港已接近完成,勢將於明後年投入運作,比上海自貿區猶快一步。建港的資金主要由巴西提供,港口建成後,委託新加坡國際港務集團(PSA International)負責管理;自由港內的經濟體制,不依社會主義古巴的現存制度。港口將在國際上招攬廠商投資建廠,僱用古巴的大量從國企裁出來的剩餘勞工;產品希望銷售到目前仍然對古巴採取嚴格禁運的近鄰美國【註2】。

1971年夏天,筆者念完大二,先到美國「深南」(Deep South)的奧克拉荷馬州打了兩個月餐館暑期工,日與黑人同工為伍,了解他們的生活,體驗種族歧視;之後趕往波士頓,參加保釣運動組織主辦的各種「愛國向左轉」政治活動。在那裏,一位同道知道我正在自學西班牙文,便送我一盒錄音,是剛出版不久、在美國校園左翼馬列學生當中已然十分流行的《古巴新一代革命歌曲集》。其中一首名為Cuba, Va!(西班牙文的va,是英文go的意思;歌名的意譯,就是「古巴加油!」),以結他伴奏,歌聲輕快有力。歌集亦以此曲之名為名。

筆者在大學本科主修數學和物理,按學校規定,必須選修一門有助科研的外語,於是頭兩年選擇了修德文。但為什麼後來又自修西班牙文呢?那是因為大二那年思想開始左傾,而且愈來愈厲害,準備畢業後和左派同學一道,到古巴當一兩年義工割甘蔗,支援古巴人民的共產主義革命。後來沒去成,因為同道之間討論的結果,認為還是應該趕快回香港投身愛國反殖運動。雖然沒去成,但這許多年來,筆者一直比較關心古巴的狀況。

卡斯特羅和捷古華拉等人領導的古巴革命,雖是武裝革命,但革命軍的人數,由頭到尾不過幾百,與獨裁者巴提斯達的政府軍打的是遊擊戰,死人很少。革命成功之後,也沒有搞什麼文革式的政治鬥爭;醫療和掃盲方面做出的成績,在拉美到今天還是上乘的。因此,古巴的革命領導和一般人民之間,關係始終不太壞,壞的是古巴的社會主義經濟。1959年以後,古巴向蘇聯一面倒,生產的蔗糖,泰半運到俄羅斯;蘇聯滅亡解體之後,古巴向北京求助。但當時大陸已改革開放走資本主義道路,不願再像支援越南那樣支援古巴,於是,古巴轉而求助於一些拉美左派控制的國家如委內瑞拉,但也自知長貧難顧,遂開始考慮開放經濟予外人投資。卡斯特羅退休後,開放的步伐加快,因而有上述自由貿易港的興建。

走此一步,說明古巴的領導人終於承認,社會主義國有經濟行不通,五十年的「實驗」,到頭來得個桔。同期間,拉美不少國家,包括墨西哥、秘魯、巴西、烏拉圭等,經濟發展已經大大超前。1959年的古巴革命,推翻了巴提斯達,未嘗不是好事,但後來接着的社會主義革命,卻是一場多餘的革命。今天,古巴終於走上回頭路。

這和越南受的教訓差不多,但越南比古巴不幸。當年北越發動「越南南方民族解放戰爭」,越南軍民死傷慘重;南方最後雖然解放了,但又是因為搞社會主義經濟,耽誤了十多年,直至1986年才改革開放。十年前筆者到過河內,那裏最流通的貨幣是美鈔而不是越南盾;河內希爾頓剛建成不久,金碧輝煌,真是諷刺(越戰期間,越共把美軍俘虜關在集中營的籠子裏,美軍戲稱那些籠子為 Hanoi Hilton)。越南搞過的社會主義化,又是一場多餘的革命。對比韓國,同樣是打過一場戰爭,但南韓今天各方面的成就,遠超南越、北越。

但是,世界史上最多餘的社會主義革命,付出的代價最大、死人最多、到頭來也是得個桔的,首推發生在中國大陸上的那個。解放戰爭加上大躍進和文革,大陸人死了幾乎半個億;反反覆覆最後還是要走回頭路,搞上海自貿區做樣板。殊不知樣板幾十年前已經搞過,十分成功,就在台灣。大家說多餘不多餘。

上網一查,發覺上面說的《古巴新一代革命歌曲集》,今天仍然可以買得到,但賣方卻是美國政府主辦的非牟利博物館機構Smithsonian Institution屬下名為Smithsonian Folkways的一個古老唱片發行部【註3】。此部的運作宗旨是「致力增進美國社會文化的多元因素」,其運作基金和所售賣的舊唱片的版權,是一間早已停止營業的唱片公司Folkways Records的老闆所捐贈。基金支持的具體工作內容是:「無論銷情好壞,保證繼續出版、售賣公司捐贈的兩千多款舊唱片,直到永遠」。

Cuba, Va!

氣短集.之十七
作者為《信報》特約評論員

【註1】美國的《公民權利法》和《投票權利法》分別在甘迺迪身後的1964、1965年通過,但幾乎所有的準備工作,在甘氏任內已經完成。
【註2】見《夏灣拿時報》報道:www.havanatimes.org/?p=91048
【註3】見www.folkways.si.edu/cuba-va-songs-of-the-new-generation-of-revolutionary-cuba/caribbean-historical-song-latin-struggle-protest-world/music/album/smithsonian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