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1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行騙長官把市民的憤怒推向暴力邊緣 (1114)

時近歲晚,若要為2013年的香港選幾個潮語的話,可以毫無困難想到的就是:「一男子」、「三個字」和最新出現的「路姆西」。幾個潮語所代表的,正正是香港政治生活這一年來的重要變遷。
「一男子」的出處,是在獨拒發給「香港電視」免費牌照中,政府說是行會根據「一籃子因素」的決定,但行會成員若不是沒有回應就是含糊其辭,行會召集人林煥光說「行會成員只是顧問身份,最終決策由特首作出」,於是香港人就將「一籃子因素」戲稱為「一男子因素」,認為是特首梁振英個人的政治決定。
「一男子」的出現,意味着行騙長官已從行會的共同決策,變成他這個「一男子」的獨斷獨行。《基本法》關於「行政長官如不採納行政會議多數成員的意見,應將具體理由記錄在案」的規定也被束之高閣。而立法會在審議引用特權法調查發牌事件時,有建制派議員在中聯辦發功之下,竟然自稱違背良知而投反對票。於是行會和立會對特首的制衡也就全面破功。香港剩下可以與「一男子」抗衡的,只有力度也被大幅削弱的司法和媒體了。
「三個字」的出處,是今年10月,盛傳前民主黨中常委馮煒光接任新聞統籌專員。馮回答傳媒查詢時說:「我只能答三個字:不予置評。」訪問播出後,「三個字」成為社會笑柄。議員郭榮鏗在特首答問大會上,指免費電視發牌「三個字:黑箱作業」,立即引起哄堂大笑。其後,許多政圈中人都拿「三個字」取笑,連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市民反發牌遊行後出席電台節目,也說,對政府而言,「我只能講,『三個字』:不能漠視」。
倘說「三個字」只是馮煒光一時失言,或反映他連三與四都會數錯的無能的話,那麼,他在10月的訪問中自詡「白宮發言人」,就不僅是智力失調,而且是識淺言誇、自視超高到駭人聽聞的程度了。任命說出這種話的人,不僅是對新聞統籌專員這個職位的侮辱,也是對任命者自己的侮辱,其實是對香港和香港人的侮辱。對照馮煒光自公投以來一連串自閹言論,於是有人稱之為「自宮發言人」。
在社會一片嘲笑和諷罵聲中,稍顧念一下政府和特首自身的低民望,都不會任命這個「自宮發言人」了。但行騙長官似乎有意挑戰民意,竟我行我素。
「三個字」潮語的出現,意味着行騙長官已視民意民望如無物。董建華時代還想干預一些民調。梁振英已厚顏無恥到民意管他娘了。香港政治墮落到了一個新階段。
於是「路姆西」出現。全港瘋搶「路姆西」,使這個廣東話粗口諧音的「路姆西」成為香港反行騙長官和反政府的標記。有國際媒體說「路姆西」是港人以黑色幽默「苦中作樂」,反映社會對政府施政不滿,以及對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渴望。筆者認為更準確地說,是反映市民的無奈與無望。一般批評特首和政府的中產者,本是反感說髒話的,現在包括中產從政者和藝人都捲入全城瘋搶中,說明市民對香港政局的憤怒已到達「唔講粗口唔得」的地步了。梁振英所作所為激怒越來越多的香港人,丟「路姆西」隱示着社會接近暴力邊緣。
上周末的擲雞蛋風波,「中蛋」的曾俊華幽默輕鬆回應,反而梁振英則厲詞譴責,還說要依法追究。許多評論認為這顯示二人的修養風度。但擲蛋不能傷人,只在於侮辱。因此更重要的含意是,曾俊華知道擲蛋不是針對自己,只是誤中副車,所以輕鬆;梁振英知道是針對自己,所以強烈譴責,而且不要曾俊華回應,要自己回應。其後社民連也為此向曾俊華道歉。梁振英搶回應本身,證明擲蛋要羞辱他的目的已達到。
擲蛋不是暴力,前日黃毓民在立會說等着來的不是擲蛋而是擲汽油彈,也不涉暴力恐嚇,因為說到底這只是言論而不是緊接着有行動。但從「路姆西」、調理農務蘭花系等的出現,隨後的擲蛋,的確顯示行騙長官不斷挑戰市民的忍耐,正努力把市民的憤怒推向暴力邊緣。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杜琪峰&鄭秀文齊齊《亂噏24》同3個大帝吹吹水!
周一至周五《亂噏24》約定你:http://bit.ly/appletalk24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