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8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成龍說得對:中國人是需要管的 (889)

聖誕過去,元旦來臨。接下來就是農曆年。又到幾乎每年都會發生的大陸惡客鬧事的時候了。上周在落馬洲一批撒野兩天不肯下車的惡客,他們的團費是大陸旅行社收的,而他們得不到台灣入境簽證,也跟香港不相干,何以不回內地追討賠償,而要在香港鬧事?答案是,回到內地就不敢鬧了。
筆者問一位新加坡的朋友,這樣的事若在新加坡發生,會怎麼樣?他說,立刻以聚眾鬧事名義抓起來,自有罰款和笞刑伺候。不是說:Singapore is fine country嗎?fine是罰款的意思。所以從來沒有大陸客在新加坡鬧事。
在大陸?遊客在大陸是甚麼待遇?三年多前,香港女導遊阿珍威嚇旅客購物的片段在內地熱播,國家旅遊局發出赴港旅遊服務警示,曾任專責中國旅遊線記者的作者葉子在本報撰文,說這是最可笑和可悲的事,因為在大陸,別說要脅遊客消費,在各大旅遊景點,強制遊客上香奉獻香油錢,若不付就受大漢包圍強索,已是常規。有大陸旅遊經驗的人都知道,付了錢要去的旅遊點,導遊說不去就不去;而沒有列明的另需收費的景點,導遊說要去,即使不願去的人,也只能在車中等候數小時。誰敢不從,吃虧的是自己。
前年舊曆年期間,在大陸任法警的惡客張某在香港掌摑香港導遊阿蓉,反誣被打,結果香港旅行社在旅遊業議會的壓力下向惡客賠償12萬元。有作者在本報撰文介紹大陸資深導遊鄔敬民出書揭露旅業黑幕,書名曰《叫我如何不宰你》,章節標題有:(一)你問我宰你有多深?(二)你知道我在宰你嗎?(三)你知道誰在宰你嗎?揭露旅遊業與黑社會、紅公安勾結:放鴿子、賣豬仔、掌摑、斷食、瞓街……求告無門下遊客都只能夠無奈就範。在大陸,旅行社惡晒,導遊惡晒。
這些在新加坡和大陸都是乖乖牌的大陸客,在香港、台灣就敢鬧事,說明他們很懂得「柿子挑軟的吃」,也就是找好欺負的地方或人去欺負。由此想到成龍兩次三番強調的話:「中國人是需要管的。」這句話雖然受盡批評,其實是說的對極了,只不過他說的是「中國人」而不是「香港人」或「台灣人」,而他批評香港台灣太自由也是莫名其妙。香港台灣是法律保障下人民權利最大化的社會,而不是政府權力最大化的社會。我們習慣於「法的統治」而不是行政權力的統治。
如果中國人是要管的,那麼像新加坡那樣嚴管有甚麼問題?
首先,即使不考慮「大政府」對自由經濟的戕害,行政嚴管的首要條件是行政部門其身要正。新加坡許多民間土地、房產被政府以低價徵用,固然壓抑了自由經濟的發展,但至少徵用土地是為公共建設發展而不會有政府官員中飽私囊。在已形成結構性貪腐的大陸政權,嚴管徒招反感和抗爭。
其次,是新加坡雖行政嚴管,但實行的是保護本國公民的政策,而且這政策還要經受選舉考驗。新加坡住民分居民、永久居民和公民三種等級。公民有85%用特廉價購買並居住政府組屋,解決生活中最大問題。永久居民也要在獲此身份五年後才可以用較市價低的價錢買二手組屋。至於非永久居民就無此權利。新加坡不是實行無等級平均分配的社會主義,而是對社會資源作有等級分配的福利制度。新加坡500多萬人口中有100萬外勞。由於執政黨過去幾年給大量中國移民以永久居民身份,在上次選舉中受到選民懲罰,於是立刻修改政策,又大大收緊給新移民以永久居民身份了。這說明有民主選舉,對一黨獨大的嚴管政府還是有一定制約功能的,即使是有點跛腳的民主。
新加坡式嚴管不能施之於香港,不僅因為我們擋不住大陸客,對於向北膜拜的政權我們連跛腳民主的可憐制衡都缺乏,更重要的是,我們憑甚麼要放棄與世界文明國家一起行之已久的「法的統治」,去接受「中國人是需要管的」這種賤骨頭的人治?元旦遊行的最大意義是我們要向力圖管香港的政權說:香港人只遵從法律,香港人是不需要管的。因為如果香港人會被管,那也只會淪為中國式的貪腐嚴管,而不會是新加坡式的廉政嚴管。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