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8

【獨立媒體】吳志森:路姆西‧一地火水‧汽油彈 (880)

我不知道梁振英身邊的智囊,有沒有好好總結突然出現的路姆西現象?對於這隻一丟成名的路姆西,是否如一些有潔癖的家長一樣,認為粗口諧音不堪入耳而嗤之以鼻,趕忙掩著孩子的耳朵。又或如本地左報破口大罵,把拿著姆西拍照的幾位反對派政治人物抄埋一碟,視之為倒梁大陰謀,上綱上線進行文革大批判。梁振英政府,就像這些對粗口怕得要命的潔癖家長,和動輒高舉紅旗的本地左報一樣,完全忽略了路姆西現象的本質,對香港社會到處都是火藥桶,身陷危機而懵然不知。

年前大陸出現的草泥馬,港人大概都不會陌生。草泥馬是國罵的諧音,與路姆西同質同源。草泥馬在內地網絡爆紅,高據搜尋關鍵詞的榜首,還衍生了啜核到肉的草泥馬之歌,網上熱播,歷久不衰。

草泥馬和路姆西為何相繼在極短時間內掀起旋風,源於市民對政治和社會的絕望。中國大陸一黨專政的獨裁體制,人民對社會不公的怨憤,無法通過有效渠道得以消弭,結社集會抗議示威又遭到無情打壓,只能通過國罵諧音,「臥槽的草泥馬戈壁」,唱首歌來痛罵當權者,這種相對安全的方法來發洩,以平衡壓抑和鬱悶的情緒。

香港的政治社會體制和媒體環境,相對大陸,本來開放自由得多。議會有民意代表,電台又有烽煙可以表達意見,幾乎每項重大政策都會諮詢民意。如果這些政治渠道都暢通無阻,港人就不需要用諧音粗口來發洩情緒。路姆西一丟成名,瞬即竄紅,反映本來行之有效的途徑,已經完全失效或正在失效。

議會問政水平愈來愈垃圾,烽煙主持淪為交通燈,稍有菱角都被河蟹,所謂落區諮詢只是地區社團花錢霸位歌功頌德的自high遊戲。更嚴重的是,梁振英上台以來,視民意如浮雲,示威抗議也好,烽煙節目也好,民意代表反映意見也好,如果不合朕意,都統統視為反對派搞局,阻礙政府施政,甚至是反梁奪權的國際陰謀。把政策失誤的責任拼命往外推,不是政府出了甚麼問題,出現今天寸步難行的局面,是敵人想搞死我。

這種把自己想像受害者的心態,反對聲音全部聽不入耳,更是極度仇視,梁振英變成毛主席的忠實信徒,敵人贊成的我就反對,敵人反對的我就贊成。馮煒光獲聘新聞統籌專員,就是一個人人等著看笑話的典型例子。

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掟汽油彈的言論,受到左派輿論鋪天蓋地狂轟,黃辯稱只是「溫馨提示」,對著林鄭司長青筋暴現,「溫馨」完全談不上了,「提示」的意義卻很清楚,與公民黨梁家傑民怨沸騰「一地火水」較為斯文的說法,異曲同工。無奈特區官員領悟力極低,逆耳忠言,視之為威嚇,已到無可藥救的地步。

港人和強國人民,都要靠粗口諧音來發洩怨憤,顯示香港和內地已經看齊,人心已經回歸,香港已變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

(明報‧20131217)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