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8

【蘋果日報】王迪詩:My Wardrobe:羅茲威爾Look (3374)

■從net-a-porter.com網購的Karl Lagerfeld上衣。該品牌有很多downtown classics,以黑白色為主。

有些男人很虛偽。口口聲聲說無法接受女人整容,但看見整到天花龍鳳的韓妹又會狂𥄫。理直氣壯說不喜歡女生化妝,但看見素顏的女孩又嘲笑人家豬扒。說穿了,他們就是喜歡天生就像仙女模樣的女孩,不用化妝不用整容已貌美如花。鬼唔知阿媽係女人?這些男人自己也不妨照照鏡,仙女會喜歡你嗎?

相對之下,我覺得那些開門見山要找「36、24、36」的傢伙還比較可取,至少他們擺明就是膚淺,好過有些偽君子總是站在道德高地,「我喜歡真性情、不造作、無添加、不修飾的女生」,「如果有自信,為何不敢以真面目素顏示人?」,「吓?整容?身體髮膚受諸父母呀!」然後給你念一篇《論語》。
就是因為有太多男人以取笑女性的外觀為樂,才有這麼多女孩冒生命危險去整容。近年越來越多男士加入化妝美容行業,男售貨員非常搶手。最近跟一位化妝品牌公關聊天,她說男售貨員的業績比女售貨員好,因為女顧客來買化妝品是化給男人看的,男店員只需不斷稱讚她用了這產品很好看,女顧客十之八九都會立即付款。不論化妝還是整容,很多女人都為討好男人。

不美也喜歡自己

問題是,靚就可以找到真愛嗎?被騙財騙色的美女還多着呢!我想說的是,如果你只為滿足別人而去做一件事,你永遠也不會開心。收到太多女讀者的電郵和Facebook messages告訴我有意整容,問我意見。沒時間逐一回覆了,在此作統一回答:這種需要在身上割幾刀的玩意我不能代你決定,我只能說我自己不會整。不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好靚,而是我寧願帶着缺點多多的五官,也不想要「三號眼」和「一號鼻」。我也許不美,但我喜歡自己。
先別考慮男人喜不喜歡,嘗試問問自己:化妝扮靚這件事本身對「我」有甚麼意義?那於我確實是一種精神排毒。集中精神化妝時,我會忘掉所有煩惱,很放鬆的,那種「忘我」的感覺連做瑜伽都未試過。我是全職寫作的,家裏就是我的工作間。有時寫文章累了,我會把新買的化妝品翻出來把玩一下,試試這款粉底、那款眼影……並不為了扮靚去見任何人,只是純粹享受過程,relax一會,然後心情愉快地回去工作。
化妝護膚也是女孩子永恒的共同話題,跟男人之間交換鹹濕笑話來打破隔膜異曲同工。「你用開邊隻護膚品?」此話一出,就算平日同你幾唔妥的女同事都能跟你聊上半天。女孩子們交換資訊、分享心得,這份樂趣也是化妝扮靚帶給我的寶貝禮物。
當然,女人與女人之間似乎永遠暗藏角力。成為全職作家之前我做過八份工,有次我去北京公幹,酒店剛巧只剩一個房間,我惟有跟一個女同事同房。我平日和她關係不差,但她為人相當「豪放」,well……我並不是指害怕被她強暴的那種「豪放」,而是她說話的方式真是不尋常地直接。那天晚上工作完畢,我洗了澡拿毛巾擦頭髮,不知為何她一直盯着我的臉看,看了老半天終於忍不住問:「為何你睡覺仍不除下假眼睫毛?」「我沒有戴假眼睫毛,這睫毛是真的。熄燈睡覺吧。」我說。她不相信,竟然過來扯我的睫毛!「啊,果然扯不掉,是真的啊,原來你天生眼睫毛這麼長,怪不得你這麼懶。」她說罷「啪」一聲的關了燈倒頭大睡,冷漠的語調完全不像開玩笑。

最怕一排魚翅放上眼

我看儍了眼──懶?我自問是一個盡心盡力的員工,從來沒有一位上司在我的appraisal批評我懶。我又沒有得罪她,怎麼無緣無故攻擊我?我惟有把那解釋為「妒忌」。
談起假眼睫毛,最怕有些女孩把一排「魚翅」放在自己的眼皮上,眼睛一眨一眨簡直就像鯊魚在搖頭擺尾。至於大眼仔,please!好端端的女孩是否真的有必要搞到自己成隻「羅茲威爾」?還要不停高角度自拍,把加了「魚翅」和大眼仔的眼睛瞪到人類極限那麼大。Okay,如果她們很享受不停搞自己對眼,自己開心又不妨礙別人也無不可。但在寫字樓上班就不同了,「羅茲威爾」會嚇壞同事和clients,一副「蒲look」去辦公室確實有欠莊重。
最好的化妝是恰如其份。要拍照或出席特別的場合,因應情況貼上假眼睫毛會得到很好的效果。平日去街或約會,若真的很想戴假睫毛最好使用較自然的。化妝的作用是隱惡揚善,而不是把一個地球人變成外星人。

/h2>

人稱「寸嘴女作家」,隱姓埋名寫作時被指由男人假扮。現真身後舉辦「王迪詩寸嘴講」,堅持「我不完美,so what?至少我沒有抑壓自己!」
(http://www.facebook.com/daisywonghk)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