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1

【主場新聞】張銳輝:不是「爭取」公民提名,而是公民必然有權提名! (917)

當許多坐擁特權者還不避嫌地告訴香港市民:「一般」公民無權提名特首之時,大家不妨從另一個很「常識」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

有權投票的,自然有權提名,這是香港回歸以來一直的慣例。

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席候選人,須取得100-200位合資格選民的提名,體現了選民權利是選舉權與提名權並存的。過去的特首選舉,雖然只有選舉委員會內的800或1200人是選民,但提名權也是每一位選民(選委會成員)都同時擁有的,即每一個選委成員的提名權力都是均等的,凡取得任何150位選民提名的人士就可成為特首候選人。

因此,當未來特首普選三百多萬的登記選民都成為特首選舉選民時,按現時香港選舉制度的慣例,每位合資格選民理應同時擁有平等的提名權利。假若有些人擁有比其他人更大更多的提名權力,就是歧視,就是民主倒退!

當然,基本法訂明的提名委員會是行使選民提名權利的機構,但絕不能是禠奪選民提名權利的機構!如果提名委員會是透過全民平等權利參與而產生的,或者毋須重覆地讓公民有直接提名的安排。但是,如果提名委員會不是公民平等參與,例如某些界別可以讓百多人選出幾十個委員,但另外三百萬「普通市民」就只有35個直選立法會議員作為千多人的提委會中的唯一代表,這就是明顯地排斥了社會大部份人士的參與;因此,這樣組成的提名委員會也就失去了行使公民授權的認受性。如果再沒有並行的公民提名制度,即是閹割了所有合資格選民的提名權利,這不是循序漸進的民主化,而是現況的倒退:因為香港現時所有選舉的選民,都擁有提名權!

總結而言,香港人一直都擁有公民提名的權利,提名委員會若要壟斷這個公民權利,除非取得全體公民授權,否則請具體地說服大眾:他們身體上哪個部份比我們「更尊貴」!

「反轉」公民提名(二):不必拗,只管做!

當公民提名「被消失」於政府的政改諮詢文件中,大家試想想,如果五萬香港人具名支持一位候選人參選特首,提名委員會可以置之不理嗎? 如果仍嫌五萬人提名不夠代表性,那麼十萬、五十萬人又如何?

當親北京建制人士,想方設法要把公民提名說成違反基本法因而不能成為提名特首候選人的方法,不過是要麻醉香港人去自願放棄自己的基本權利,從而延續他們的特權。當三百多萬合資格選民都被說服,覺得自己不應該有權提名特首之時,那麼提委會內那千多人(即使包括他們的選民相信也不過二三十萬吧),就可繼續享受特權了。

相反如果我們三百多萬選民,不跌進他們的鳥籠邏輯,只是簡單地告訴自己,我希望某人能參選,而我又能找到許多許多(例如五萬?十萬?五十萬?)香港人同樣有我的想法,假如這個人卻最後竟然不能參選,那麼你認為香港社會將有怎樣的反應?手握提名權的提名委員會將會受到多大的壓力?香港政府將面對怎樣的管治危機?

因此,公民提名是否成為提名機制的一部份,問題根本不在於基本法,因為基本法沒有提及公民提名的機制;公民提名機制如何融合在提名委員會的運作中,有很大的本地立法空間,例如得到若干公民提名的候選人交提委會確認即是方法之一。公民提名制度,其實是保障提名委員會認受性的安全閥。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與其視公民提名制度是挑戰提委會的實質提名權,不如認真思考未來提名委員會的組成,能否有能力有視野去提名認受性高的候選人。如果提委會只懂仰中央鼻息,卻不探香港社會脈搏,最後將會釀成提名幾個「爛蘋果」讓全港市民唾棄的政治災難,到時政府還能有效管治嗎?

當然,不是所有民主政制都有公民提名制度,原因是他們的制度,如政黨提名、或是議員提名等,已能保證民意支持度高的政治人,必定能獲推舉參選,於是那些提名制度就不會被人民質疑。相反,一些民主制度發展歷史較淺的地方,如南韓、台灣等均有公民提名機制,反映人民在把首長選舉提名權交予代議者的信心仍未完全,因而保存直接體現公民提名權利的機制,反過來也以此鞏固人民對政制民主化的信心。

公民提名本來就是每一個公民的政治權利,不必向誰去爭取,只要肯去行使,就是力量;越多人去行使,力量就更大!

我們與其再與建制親北京人士爭拗公民提名的合法非法,不如從今天起就下定決心:2016年,我將會寫下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證號碼,公開推薦我心目中的特首候選人,那管那位候選人是否在提名委員會的名單之中。

到投票時,如果票上沒有心中候選人的名字,就用筆寫上去吧!

 

原題為〈「反轉」公民提名(一):不是「爭取」公民提名,而是公民必然有權提名!〉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