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0

【獨立媒體】刺青雜誌:井裏的人 (929)

原文刊於此

文:林廸生

「希望,幾百年來,每個人都為了這樣東西而腐爛。光線讓這裏的人攀上去來獲取自由。很簡單、很容易。然後,就像遭遇海難的人,在大海上口渴,而無法控制自己不停飲下海水,卻令自己更加口渴。而很多人,也嘗試致死。」

這段說話來自電影Batman: Dark Knight Rise(2012)裏的Bane。他對於光線的理解相當獨到,也對於當代活在這個新世界的人來了一個當頭棒喝。特別在香港,我們每個都像是活在井裏的人,向上望,看到好像是伸手可及的曙光。

而且,今年的曙光特別多。

我認為不需要特別表態支持香港電視,更不好說是要在網絡上表態支持。網絡是一個虛擬的社群。使人摸不著頭腦的,是它對現實生活的影響是如此的密不可分。可是,總有一班人,會誤以為如此密不可分的網絡,能夠推動政府,鞭策政府。或者,可以打倒霸權。

事實是:那些在位者,對於網絡上的Posts,根本不會看上一眼。以英文來說,可以更傳神:"They don’t even give a shit for what you have posted."

即管破口大罵。即使可以統計出有幾千萬次呼喊過「689」,加上了幾千萬個感嘆號,他要不理會,就不用理會。你以為他真的是民選的?

香港電視,我們都想它得到牌照。奈何希望就好像井裏看到的光一樣,以及那可望而不可及的自由。「爬上去就是了!」誰會知道,那個人一邊爬,一邊看衝上雲霄,一邊爬,一邊看黃子華。熄電視?陳百祥他說得對的。他不會怕,也不用怕這群井裏的人。

在這個社會中,要保持醒覺相當的痛苦。特別我們每天都被勞役至筋竭力疲,回到家中,打開電視,已經不想再多想了。有沒有深度,是不是專業的,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看著電視機的光就夠了。還想要保持醒覺的話,就要多一份專心,也要多一份焦慮。所以,我們都選擇繼續沉淪。想要清醒嗎?他們說:不要把這個控制著整個社會意識形態的娛樂產業弄得太過政治。喝著海水,也可止渴。

有許多喝海水解渴的人,他們都在掙扎著要得到勝利。所謂的反抗,只是一句起、兩句止的段落。但當他們可以從一些途徑去抒發自己的感受,發洩內心的忿怒,發洩過後,翌日還是繼續沉睡下去。當七一大遊行成為了嘉年華,當熄電視行動跟熄燈一小時無異,我們都只是從井底看著井口的光──我們都知道希望是甚麼,卻永遠做不到。

到最後,我們就會好像電影裏,那群被Bane囚在地牢的囚犯,因為太多失敗的經歷,使人灰心而不會再嘗試,也勸人不要再嘗試。

曙光很多,我們卻不懂得去捉緊它。

** 其實,我何嘗不是個喝海水止渴的人?寫了這些文字,以為有人會看到,以為會有迴響,卻只是看著井口的曙光發呆。

原文刊於此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