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卓韻芝的棟篤笑,在開場前審視入座的觀眾已是一樂事,他們的年紀當然沒有追韓星 show 那群年輕,打扮也絕對沒那般出位,但仍很清晰看得出其中不少都花了心思去「型」,把自己包裝得看似很有 attitude ,即使樣子未必算得上很美麗,但個個都像性格巨星!真的很羨慕卓韻芝有這樣的 fans ,有時 fans 確是不在乎多少,而是追捧你的究竟是甚麼族群,看著魚貫進場這班型男型女,我除了眼紅之外,亦明白各有前因莫羨人,這樣的 fans base 絕對是她多年耕耘累積的成果。

2013年告終前,卓韻芝趕上她第三個個人棟篤笑創作〈床上哈哈笑〉,完成了三年內三次個人踏上舞台的壯舉,如果把第一次〈死去活來〉重演也算在內,三年內她是第四度現場表演了,一個人獨站台上兩小時多用說話牽動觀眾情緒,令他們笑個不停,談何容易,除了先前準備功夫之外,在現場時對 timing 的掌握,或自己的能量、自信,稍有差池,分分鐘會把整個 show 跨到潰不成軍。好彩今回過山車又有驚無險,安全著陸。

先前兩次的演出,內容較側重自傳成份,講很多卓韻芝自己過去的經歷和經驗,而今次好像以女性做主題,道出活在香港當下達適婚年齡的單身女性種種苦與樂,或者可以說是苦中作樂,又同時是樂中帶苦。很多單元可以看出卓韻芝一方面基於現實,對港女的舉止、行為、心態經過細心的觀察,抽絲剝繭,然後加上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才做到如此令人驚喜的效果,而且更要有膽色;有些位想深一層,可能是強詞奪理,但只要位擺得對,加上講者具說服力,觀眾就不單止受落,更拜服兼笑破肚皮,像卓韻芝講到如何辨識中女,說凡中女在甚麼場合,例必隨身裹住條披肩,又必然要飲暖水時,我真是要寫個服字,如此基本的生活習慣才是最難發掘出來的原材料。另外,她講驗孕棒、男友代買 M 巾、婆婆睇四仔、蒲場百態,幻想對前度的大報復、或用買大細去比喻和初相識上床等等;莫不令人捧腹。

其實我認識卓韻芝不算太久,我錯過了她整個芝 SEE 菇 bi 時代,實屬遺撼。第一次見她印像最深刻的是她在眼眉和眼睛之間點上的那小小一粒黑點,一看就知她是非一般女子,最近發覺她眼眉下那兩點在不知不覺間已消失了,是標誌著一個階段過去?或是她不再堅持這個卓韻芝式的簽名?堅持自己的個人風格絕不容易,但過分竭力去堅持很多時反而又會變得僵化,當要分別的時候懂得去釋放也是成長、成熟的標誌。

真的很高興見到卓韻芝你沒回頭瀟灑地往前行,可以肯定,I’m gonna hear a lot more from you. And very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