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9

盧斯達:鄧紫棋——鳩叫與上位 (3785)

鄧紫棋亮相大陸歌唱節目,一鳴驚人,出口轉內銷,今年她才22歲。年不年輕?很年輕。急不急?絕對不急,成名要趁早。有時我在唱片店聽見她的live,直覺她是天賦太好,太早成了歌匠。聽她翻唱《你把我灌醉》,或者其他經典歌曲,也很沒味道。上那種節目,就是扮演唱歌機器——但這也又如何呢?22歲能有甚麼人生際遇?唱歌講演繹,演繹來自閱歷。你不能期望她是梅艷芳,能唱一闕人歌合一的《孤身走我路》。

沒有味道,才正常。其實她也是一個會恥笑Stephy唱歌走音、和樂壇老人鬥嘴、膚淺無知到會跟梁振英說「加油」的普通年輕人。鄧紫琪不是阿Sa。後者太懂得做人,太過老氣橫秋。現在的鄧紫琪其實也被修飾得很入屋,造型越來越成熟。但是要主流,還是要像個「天后」的模樣。

現在她紅了,我們就會說她不夠「火候」,只會鳩叫;一切來得很急,沒有時間和空間沉澱——這或許都是對的,但是等一切完備了,機會還在嗎?不會的。低調沒希望,甄妮可以唱到八十歲,你乖乖排在她後面吧?人之患在於好為人師。我們一見比自己年輕的人張牙舞爪、來勢洶洶,就會挑骨頭,要證明其實他/她沒甚麼了不起,乳臭還未乾,還要好好歷練歷練。

張國榮出第一張唱片的時候,才21歲。33歲已經紅到發紫,經典無數,無心戀戰,退出樂壇。達明一派出了五張大碟就散Band,成為經典。當時黃耀明才28歲,劉以達比他小一歲,都已經是有其他歌手翻唱致敬的人物。X Japan的團長Yoshik放棄讀大學的機會,組織樂團到東京闖蕩,那一年他19歲,說道:「為了活在此刻可以放棄一切」。諸葛孔明作《隆中對》的時候,也只是27歲,三十未立。

以前的人出身早,上面沒人。現在人人都老氣橫秋,好為人生教練,動不動就狂言要跟年輕人上課。那股酸腐的味道,好臭——世界很衰老,而且拒絕新陳代謝。鄧紫琪上大陸的浮誇歌唱節目、唱普通話的歌、幫「神魔之塔」宣傳,這些都很不有型,很俗氣,但是能令她紅,令她上位。做一個藝人,當然是想紅。紅了,才有資源,才有話語權。就算是一個facebook page都要有人like,才叫存在。凡人歌頌梵高,很清高。但是一個藝術家死了之後才有欣賞,你以為他會喜歡?不,他一定恨死這個世界。

現代醫學太好,發達地區的人均壽命很長。老屎忽身體健康,社會人浮於事。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滯留在月台上的人,沒條件低調。精雕細琢、彬彬有禮,固然很好。不過茫茫人海,如此做的人,就算你識得如來神掌,又有誰看得到?雞排妹不說話的時候秀色可餐,但一說起話來,就很吵耳。不喜歡是不喜歡,但我又最欣賞這種富侵略性的張揚。管它是春回大地還是開到荼蘼,能開的花,就先讓它開個滿地腥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