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7

【輔仁媒體】天嘯:權力使張文光內閣腐化 請你下台吧 (787)

蘋果日報截圖

蘋果日報截圖

 

上年仲夏某個早上,我在美孚地鐵站碰到一個很熟稔的中年臉孔。他身穿卡其色短褲,身前扣着腰包,手持着載有報紙的透明膠袋。如果未有仔細留意,這個人跟一個普通中年男人沒有分別,在身邊擦屑而過。

這個人,就是闊別議會的張文光。

 

在成熟的代議政制的民主體中,議員選擇退休後都與黨務保持距離。有的會到大學拾起教鞭,有的會從事慈善工作,有的會為國際組織擔大使主持談判。他們都會運用自己在政治舞台上建立的強大政經網絡,繼續為社會及人類福祉作出貢獻。

可惜,在香港這個崎型政制內,口說「爭取民主」的人,卻是牢牢擁抱着權力的圖騰,甚至以「團結」、「穩定」之名打壓向前走的人,以求保住自己那一塊芝士。這些謊話,對着年輕的一代已經不管用,但他們卻仍然沈迷在自己製造出來的話語中,然後指摘那些夢醒的人在搞破壞,實在不堪入目。

 

張文光與其監事會候選內閣舉行記者會,批評進步教師聯盟是冒進和偏激。他更指進步教師聯盟「可能滿足到5,000人,但不能代表教協9萬人的主流聲音」云云。這一個指責,如果抹掉了名字,語氣跟林端麟說五區公投不能代表300萬選民,或者周融說公民提名是幾萬人的小圈子選舉的廉價指控同出一轍。可是,這些話卻是由一個曾經高舉「民主」旗幟的人口中說出來,何其諷刺。

張文光又指,「韓連山組織的團隊若大勝,擔心一直擔任支聯會秘書處的教協角色將被改變,又指教協若不能代表教育界主流聲音,不排除出現退會潮。」我膽敢問張文光,你還相信民主,相信人民的選擇嗎?組織會員選擇了進步教師同盟內閣的話,就即是認同他們的政綱和授權他們於監事會監察理事會吧。退會潮之說,猶如恐嚇教協會員,更將他骨子裡「不相信人民選擇」的心態表露無遺。我實在替曾經於各大小選舉中投給張文光的選民難過。因為,他既不相信你的選擇,更覺得你給他一票去鞏固自己的權力是「老馮」的。

 

在香港,口說爭取民主的組織,在選舉或在重大議題上表決時失去君子之風度,可說是常態。由民主黨灌票決議支持政改方案,公民黨動用秘書處搜刮大量授權票確保欽點之人穩坐要職,到剛剛支聯會選舉的彊屍團體選票。正正體現香港的泛民政團以「團結」之名壓倒進步聲音,甚至妖魔化成為破壞基業的滲透勢力。說穿了,他們只想為保住自己的權力,而不顧一切。

現在香港出現信心危機,與飯民跟中共的魔鬼交易,實在密不可分。

「支教民」三位一體,可說是司徒華的「遺訓」。可是,像「民主黨永不在六四晚會籌款」等老教條,卻將這三個組織的各自活力互相扼殺。不是說支聯會已在尖沙咀買下六四紀念館館址嗎?那為何沒有分清角色的空間?而民主黨一眾「幼鴿」面對出賣民主的指摘,就只能捱打;眾二三梯隊上位無望,退休議員卻在拿剩餘政治光環大搞公關社企,亳無建樹。這個體制不瓦解,就只會更快被歷史吞噬;而陪葬的,卻是香港人的命運。

 

最後,那個曾經因辱罵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敗走支聯會,最後「被回歸」的徐漢光更與張文光一同組閣參選。他更說教協不能與中國民主運動切割。再次說穿了,這群人為了大中華理想,不惜將香港教師權益綑綁在一起。難怪教協的「愛國」比賽海報用上了五星紅旗;國民教育要到「中國模式」被傳媒報道才狗急跳牆。教師們,你的待遇欠佳?你的工作繁重?Sorry they don’t give a dime。你們,只是這群人與當權者作交易的注碼而已。

假如今次監事會再次以飯民式組織選舉結果告終的話,就讓教協繼續成為旺角和銅鑼灣的超市,繼續讓理事們討論司徒華的掛畫應在會所內怎樣懸掛吧!朽木不可雕,時間會將舊有的秩序拉倒,讓新的秩序重新出發。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