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4

明報社評:解密文件證明憂疑非虛 撫今追昔使人感慨萬千 (672)

今時今日,港人正在為特首會否由真普選產生而折騰,也在為香港內部事務遭到更深廣干預而無可奈何。從英國解密的「香港未來」文件,披露關於政制民主化、中央不干預內部事務,30年前已經是中英就中國恢復行使香港主權的議題,但是30年之後,香港情勢仍然在民主與干預的圈子打轉,而且客觀事實證明,因為回歸才啟動的香港民主進程,北京是間接燃點者,可惜現實上北京卻不斷給民主之火潑冷水,成為香港民主進程的阻力。

民主議題對英是目的抑手段

解密文件未提供答案

從本報今日報道的英國解密文件,可以確定一點,就是英國在中英談判中,所謂主權有效論、治權換主權等策略都未能收效之後,在與中國談判如何保持香港穩定繁榮的方案時,才觸及權力機構(行政長官、行政與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的議題,只是從已披露文件所見,有關香港政制只見英國開了頭,卻未見如何向中方提出和戮力爭取。

文件亦披露,英國政府曾經意圖在香港搞「民主拒共」。1984年1月5日向行政局提出可全面直選方案,全體立法局非官守議員、港督都由直選產生,行政局非官守議員則由立法局議員選舉產生,民主成分遠高於現行制度。文件披露當年行政局成員鄧蓮如等強烈反對推行普選,認為香港沒有足夠人才,反而其後成為中方紅人的羅德丞,是唯一贊成普選的行政局議員。英國企圖藉着民主選舉,抗衡可能出現的中方政治干預,事實上,這是當時香港的主流民意,只是不見英國大力推行,文件也未交代原因。所以,在當年的談判中,香港民主化議題,對英國來說是目的抑或手段,文件並未提供答案。

再看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文件顯示,英國在談判中曾經爭取「由選舉產生」,但是最終接受了中方由「選舉或協商產生」的立場,當時的英國談判團團長伊文思質疑中方是否不信任香港人,中方談判團團長周南回應說「中方關注客觀環境」。英國在這個議題曾經怎樣向中方爭取,文件未有交代,不過,文件顯示中英就這個議題拍板定案,是1984年9月11日,而15日之後(9月26日)就是聯合聲明草簽之日,在談判尾聲,是否反映英方已經意興闌珊,讓中方予取予攜,值得研究。總之,中國主張的行政長官產生辦法,之後演變為《基本法》的規定,加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和決定,結果是行政長官如何普選產生,就折騰着港人。

所以,若說英國要在香港推動民主,須視乎從什麼角度審視,文件所見,英國於香港民主進程講的多,做的少,而且一些曾經醞釀的方案,仍然以其利益為重點考慮;另外,可以間接證實一點,就是若沒有香港回歸,英國在這片殖民地不會推行民主化,這是可以確定了。當年反對英國在香港實施全面直選的行政局成員,撫今追昔,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心境。

至於擔心中央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當年更是港人普遍的憂疑。中央雖然以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系列特殊方針政策處理香港回歸,但是中央會否信守承諾,老實說,當時大多數港人半信半疑。於是以民主對抗干預等思潮,應運而生。1984年6月,時任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鍾士元與鄧蓮如、利國偉到北京訪問,與鄧小平會面時,就談到設置機制,防止中央干預港政問題。當時鍾士元提出港人3大憂慮,包括擔心治港人士實際被北京操控;負責中央對港政策的中低層幹部可能干預香港內政;以至國家領導人走極左路線,不再信守一國兩制與50年不變的承諾。

鍾士元在鄧小平面前反映港人的憂慮,可惜未能換來逆耳忠言的理想效果,會面之後,鍾士元等3人被打成「孤臣孽子」,他建議設置「堤壩」機制,由中央一個委員會,成員包括有國際地位的華人監察《基本法》的實施,當然就無影無蹤了。當年鍾士元所反映,除了第3點(即:擔心國家領導人走極左路線,不再信守承諾),尚待事實驗證以外(不過,歷來對港政策,現在的可稱最左,已是事實),其他兩種干預實際上已經發生。

民主折翼干預內政

港人需要中央一個說法

從中央的角度,當然不認同已經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因為中央的詞彙對此不叫干預,例如加強對特首控制,叫做「規範化」;中聯辦介入香港內政,叫做「盡職盡責」,免費電視牌發牌一役,中聯辦調動議員支持特區政府之後,這個盡職盡責已經提升到「天經地義」的層面。面對類似詭辯和巧立名目,只能夠嘆一句夫復何言。

當年許多港人、特別是30歲以下年輕一代,看到回歸會給香港變革帶來史無前例的契機,例如1982年9月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訪問北京後到港,就有青年學生拉橫額抗議她的不平等條約有效論,現在示威請願司空見慣,當年這樣衝着英國首相而來,要承受極大政治風險;但是青年學生義不容辭,因為他們憧憬可以民主回歸,港人在港當家作主,這股民主大潮,固然主要是中國承諾對港的特殊方針對策對頭,但是若喚不起萬衆歸心,英國在談判中不會那麼容易潰敗,所以,港人看到香港有民主、帶來變革,才是支持國家恢復行使香港主權的最大動力。但是30年之後,換來的卻是很可能是有篩選機制的普選特首辦法、高度自治被肆意踐踏,一國兩制、50年不變淪為使人失笑的口號。就此,我們認為有一種情境值得思考:就是若30年前中央明確向港人說,特首普選要先經過篩選、規範化盡職盡責不算干預,你說港人會歸心嗎?!香港可以順利平穩過渡回歸嗎?!這兩個問題,港人需要答案,中央有責任交代。

特區政府就政改諮詢已經一個多月,對於內政被干預等事態,主事官員都有一套論述和說法,他們都是自由人,當然不應視作鸚鵡,但是他們自以為道理在手的滔滔不絕,放在30年來香港事態歷程來檢視,往往使人失笑,因為箇中有太多歷史諷刺。這個,大概是這批解密文件折射出來的現實意義。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