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6

【輔仁媒體】潘柱恆:樓友這檔事 (1301)

樓友這檔事 (1)

 

晚上六點十分,你剛離開公司,準備回到離開半年多的大學舍堂,找以前的樓友吃晚飯,因為明天早上他們將會和你拍畢業照。不像女生,男生很少會一大群人靠頭挨臉的一起拍照,而且自從畢業以後你也好久沒有見過這些以前朝夕相對的面孔,所以你滿期待這次的見面。

樓友這個名詞對於大學時期沒有住過舍堂的人可能有點陌生,顧名思義就是和你住在舍堂裡同一個樓層、和你一起吃喝拉撒的一群人。這群人不一定和你唸同一個學系,也不一定和你同一個年級,亦沒有人可以保證你和這群人一定合得來,但你就是平白無故地被安排和他們同住。由於是同住的緣故,你在生活上以至個人的優點和缺點,樓友們都看在眼底,縱然你和他們認識的時間可能不長,但他們對你的了解卻一點不淺。因此,你和他們要麼成為很要好的朋友,要麼變成同住的陌路人。

 

幸好,你和你的樓友們關係很不錯。在大學的三個年頭裡(對,舊制的大學生如非專科,一般都是三年制),和樓友相處的時光是其中一幀美麗的風景。你們從「世紀帝國」過渡到「英雄聯盟」,廝殺到凌晨甚至破曉再一起去西環吃早餐;你們會為了樓友之間的問題而開「樓會」,聊了幾個小時都不願離開;你們試過冒雨去騎單車,全部人都被淋得濕答答但還是感到很熱血;樓友生日時你們互相把對方弄得全身都是剃鬚膏,整個樓層都瀰漫着那清涼的薄荷味道,有點髒,但你覺得開心就好。你們之間雖然沒有太多的寒暄問暖,聊天時說的髒話比實際上要講的內容還要多,但這無損你們之間的感情,因為男生之間的友情不需要太多的場面話來維繫,像莊子所說,你們「相笑而笑,莫逆於心」。

終於,你回到了這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在升降機裡按了「十二樓」的按鈕。說個題外話,舍堂裡的樓層不單是一個數字,亦是一個代名詞,它除了代表着樓友們的共同回憶以外,也代表着別人對住在這樓層的堂友的整體感覺,所以在舍堂裡你不難聽到「佢好十二樓」和「佢唔似十二樓」之類的話。出了升降機後,你再一次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你的心頭泛起一股暖意,因為你想念他們,也很懷念以前在這裡的日子。不過,男生的交談當中如果出現「我好想你」之類的話,整個場面會變得非常尷尬,反而互相挖苦幾句,然後說一下自己的近況,再拍一拍肩膀會來得更自然。

 

「喂,著件畢業袍黎睇下啊。」其中一個樓友指着你的袋子說。聽罷,你就披上了那襲畢業衣袍,稍稍整理一下後問:「型唔型先?」他們異口同聲且帶着嘲調的語氣回說:「好型喎!」你笑了一笑,然後發現他們都一身素服,只有你披着衣袍,這是你第一次看到你和他們之間的距離,你已經畢業了。想到這裡難免有點惆悵,你隨口說道:「等你地都畢埋業之後我呢個老鬼就冇得返黎架啦。」這話不算很感傷,但已經足夠把一個場面搞冷,他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回些甚麼話。這時候,其中一個樓友走到你的身旁,搭着你的肩膀說:「一定要返黎架咩?我地喺邊到,邊到就係十二樓。」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