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9

盧斯達:一個盤據在馬料水上空的幽靈 (623)

是甚麼幽靈盤據在馬料水上空,使得這所大學膠才輩出、離地三萬丈?上帝有三位一體,馬料水的知識份子也有三位一體的膠質構成。包括:民主大中華的民族主義傾向、第三世界主義的「凡是弱勢皆是正確」左傾狂想,以及梁文道式的虛無主義語無倫次。這三種膠質互為影響,好像核子分裂一樣產生巨大膠力,引爆一場大腦瘟疫。馬料水大學是重災區,感染者眾。有些教授本身就是帶菌者,還有中大學生報、中大學生會、左翼廿一、左翼學會‥‥‥

在中共殖民香港的大時代,他們堅決站在同胞、「弱勢」的一邊,加上虛無主義的哲思,造就這所用香港資源建立的大學,不只永遠心懷大中國,更次次成為侵港輿論的先鋒護衛、無意識或者有意圖的spin doctor。

見有位名曰張立邦的中大哲學系學生投稿中大學生報[1],叫《鄰人還是仇敵?》,又是一個馬料水大腦瘟疫的典型病例。除了哲學系那種彷彿永遠寫不好中文才是好的文字氣質。這位張立邦的論點是新移民取消七年居住限制,「有需要的話」,到步即可領取綜援是無傷大雅的。第一:因為一般人是不會領綜援的,所以令綜援的人對我們是沒影響的。第二:張文不知為何批評起獅子山下「自力更新」的精神,想以此為綜援問題的張力解套。接著就是一大堆梁文道式的問句虛語;然後提出稻草人:說甚麼新移民不是造成香港甚麼甚麼問題的元兇,「即使本土優先,甚至將香港人趕出香港,我們的日子亦不會好過多少」。這完全是左膠的被害妄想,將香港環境尚可的人都想成極右排外法西斯,難道尚未淪為「弱勢」,就是原罪,欠了「弱勢」?這當然是出於一種左膠非黑即白的二元世界觀。

第一:取消七年區別,等於混同公民與非公民、常住居民與非常住居民、甚至香港人與大陸人。首先這就不只是一個資源財政問題,而是原則問題。大陸人來到香港馬上就能申請綜援,這對於長期在港貢獻/被剝削的人公平嗎?大陸人的所謂平權,是建立於對香港本身的居民的不公平,這本身就是「不義的平權」。但張文的思路卻是非常「唯物」,他看不見原則,他只看見綜援的數字其實很少,沒甚麼大不了。這不是數字問題﹗這是原則問題﹗越過了就是越過了。

會拿綜援的人和不拿綜援的人無關,就沒問題?那麼大財閥剝削貧民,也不干你大學生的事,你為甚麼要管?最愛講公義、講原則的左翼「知道分子」,卻埋頭維護一個小族群的利益,而將全體香港人拋諸腦後,被剔除於道德律之外。我是用匯豐銀行的,那麼東亞銀行被人打劫的話,是不是也無關?可能是無關的,但不合理的事情就是不合理,管它是掉了五毛錢還是五億,新移民比其他人更公平,全球諸政府國家莫能找到一個同例,這就是事情的本質。

諸公留意張文的思路和用詞,甚麼不要區別、不要分你我,最後推出新移民起碼比梁振英李嘉誠要親。Sorry喎,logic failed。有個大賊打劫銀行,不代表一個小賊打荷包就是對的。權貴殘民以逞,是惡貫滿盈,那就代表大陸人可以特權來去自如,花費香港資源、鳩佔「香港人」的身份?膠了的階級分析,就變了臭蟲論。「誠哥仲仆街啦,我都係攞少少啫,你唔係咁都同我計呀?」

左膠是否一個形容這些論者的好名字?膠則膠矣,但哪裡「左」呢?看一件事,可以那麼非政治化,都是講錢很少呀、嘉誠哥很仆街呀之類,卻絲毫不碰中國的獨家審批權、有系統的人口置換,整個殖民大政的圖畫,都不是他們關心的。誰是強者,誰是弱勢,到今天都分不清楚,可謂徹底的非政治化論述。這種論調和《東張西望》有甚麼分別?

取消區別政策,鼓勵假結婚、加劇香港內部衝突,他們不說,千錯萬錯是香港人的錯,因為他們有資本主義的原罪。即使是新一代的無產青年,也不夠一個在大陸有房產的女人慘,公屋?成家立室?下輩子才想吧。

這種文章,不用零分重作,反正也是左翼社運圈子內部傳閱、互相取暖罷了。一個膠化了的幽靈,在馬料水上空盤據。成立這所大學的最後儒者,想的是中國最後的國家靈命可以在香港靈根自植,怎會想到這所大學之後培養出來的,是自毀的後現代文化左翼,他們已經毀滅自己,現在他們來了,要為香港裝上棺材釘,你還以為他們是濟弱扶傾的熱血青年。

  1. [1] 鄰人還是仇敵?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