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9

【主場新聞】呂秉權:我的《明報》故事 (1293)

「在中國新聞採訪的前線上,《明報》可說是香港報章的死剩種,很多無人之境和人權新聞都是他們和有線在堅持挺進,未知能頂得多久。《明報》更換同空降總編輯,再加上之前連串的傳媒事件,香港報界和廣播界已經不再是溫水煮蛙而是滾水煮蛙,隨時煮剩棚白骨,連渣都無得淨。」

中學時立志做記者,主要受無綫和《明報》的影響。形象上,我被無綫記者的專業和大將之風所打動,但精神上更被《明報》的深入、求真和風骨所折服,很希望有天能達到這個境界。浸會畢業後入行跑新聞,小弟因枝筆麻麻但死淨把口,於是選擇做電視。雖然人在無綫,不過背囊裝着的總是《明報》和《基本法》,因很多時我們所跟進的,都是《明報》和《蘋果》的報道 及人大釋法的新聞。手鬆時兩分都買,但更多時候只能買一分,《明報》做得較深入,所以成了隨身的「囊中物」。有時跑到汗流浹背,分報紙亦跟着一齊濕,與我有體溫交流,肌膚之親,回到家則珍而重之的將這帶汗報紙一分分叠起,早期要剪報剪了一個一個洞亦有點捨不得。

後來跑大陸新聞,遇到很多超勁的《明報》中國版前輩和行家,在人民大會堂採訪政要、軍方將領,能馬住《明報》及其他報章的一些資深勁人,儼如身旁多了一部萬能認人機一樣,令小弟不致走寶被炒魷,同時亦對他們的特異功能嘆為觀止,阿一阿二阿茂阿壽,個個認得,隨口可噏,幫助電視台拿了不少好BITE。而多年來小弟在《明報》前輩特別是中國版的師兄身上,討教了不少實用知識。

汶川大地震與《明報》友人一起跟進豆腐渣工程,當其他報章因種種原因而淡忘冤案時,《明報》死硬派仍是犯賤身陷險境窮追猛打,每個周年定必重點跟進調查,關心家長們的情況。有年母親節,《明報》頭版做了一眾「中國母親」的頭版故事,包括譚作人的妻子王慶華、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劉曉波妻子劉霞等人在鐵窗外如何被折騰,看罷讓人淚眼滿眶。

眾人都不敢碰或不知如何入手的李旺陽跟進報道 (因所有關鍵人物都被失踪),《明報》讓被打壓的李旺玲得以吐出真相,指出自己並無接受官方調查結果,為亡兄呼冤。《明報》兩名記者因此被扣查44小時洗清採訪所得,全靠他們機警才能將重要的資料保存,呈現於港人面前。

在中國新聞採訪的前線上,《明報》可說是香港報章的死剩種,很多無人之境和人權新聞都是他們和有線在堅持挺進,未知能頂得多久。《明報》更換同空降總編輯,再加上之前連串的傳媒事件,香港報界和廣播界已經不再是溫水煮蛙而是滾水煮蛙,隨時煮淨棚白骨,連渣都無得淨。

各位重視真相,重視實話實說,重視中國資訊的朋友,請你在還能出聲的時候出聲和行動,否則一切都會太遲,難保有日會無個新聞網睇得過,無分報紙買得落手,河蟹滿街走。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