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30

【評台】阿離:《筍工》—-敬覆屈穎妍女士

{編按:此文回應屈穎妍2014年1月27日在明報副刊刊登的文章《筍工》}

作為作者,我每每提醒自己,不要經常以似是而非、沒實質根據的事例以支持一己觀點,否則,這對被談論的群體都有所不公。引用真憑實據,是一個作者最基本的責任。

為了讓屈小姐更了解認為「唔使做就係荀工」的新一代,在此我冒昧談談一己經歷。我們這一代,不像8、90年代出道的傳媒前輩,能在業界一片好景下投身職場。沒太多貴人,也沒一年被加薪幾次的福份。作為一級榮譽畢業的新聞系學生,能寫一手文章,但也苦等數月才獲一次面試。還記得,那雜誌社職員隨手翻揭我那寫著4A1B高考成績的履歷,一臉鄙視說:「9千蚊?你唔值呢個價。」後來我接受月薪八千的活,一星期接六份補習幫補家計。我對自己說,我在用錢買理想,理想是寫文章,而我做到了,即便天天疲憊如行屍走肉。

我的故事只是滄海一粟。做過傳媒工作的人,很難說這是荀工,但五勞七傷還留下來的,都有理由,都在為理想堅持。理想,令這份惡啃的工,變「荀」了。這些理想很老土,叫新聞自由、第四權、監察權貴,求真,之類,並非左搖右擺的政治取向。一個為理想工作的人,等不及他人批判,就先往往向自己插刀:「會不會是我做得不夠好?」我相信,每位憤而被調任、停職、辭退、抽稿的傳媒工作者,都願意開誠布公回應讀者市民,解說一己的行事取向,絕不躲在塔尖上發發通告下下指令就自以為是皇恩浩蕩。屈小姐說,當工作獎懲不再跟表現掛鈎,卻以政治取向牽制,就是老闆們的冰河時期,本人擊節稱是;特別在這呼嘯焚身的北風中,文人更要堅守初衷,守護那微弱鱗亮的理想。

惟嘆在此冰河時期,寒鏡照故人,竟已面目全非。

推介讀者親看1995年《中大校友》,由屈小姐自己娓娓道來,到底傳媒是不是一份荀工: http://www.alumni.cuhk.edu.hk/magazine/dec95/p22-23/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左搖右擺的政治取向" 正是屈女士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