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8

沈旭暉:2013世界秩序的結構調整,2014往何處去?(上)

【咫尺地球】2013年沒有發生驚天動地的大事,卻默默對世界秩序作出了微調,並會直接影響2014年的國際形勢,筆者作了十點簡單概論,今天先談其中五點﹕

一、美國總統奧巴馬連任後,處理內政、外交都左支右絀,第二任期根本不存蜜月期。對內,美國政府出現多次財政危機,公營機構一度停運;共和黨希望乘機推翻奧醫保改革未能成功,但醫保運作後問題多多,令不少美國人對這個奧巴馬最自豪的政績感到貨不對辦。奧巴馬駕馭不了黨爭,被迫取消參加APEC峰會處理內患,加上國會始終沒有對「重返亞太」給予太多實質支持,都令美國的亞太盟友失望。華府因斯諾登事件失信於盟友,並同時被左右兩翼夾擊;一度言之鑿鑿出兵敘利亞,又因受俄羅斯挑戰不了了之;面對中國經濟崛起,亦顯得進退失據,軟、硬實力都因而削弱。假如民主黨在2014年中期選舉失利,奧巴馬難免提前「跛腳鴨化」,歷史留名將十分平庸 。

奧巴馬內外皆輸 普京出盡風頭

二、與奧巴馬相比,俄羅斯總統普京去年出盡風頭,足以當選風雲人物。敘利亞爆發兒童被化武殺害的醜聞後,他幾乎以一人之力,軟硬兼施,阻止西方國家出兵,並令反對派同樣犯下的反人權罪行得到注視,俄國外交界士氣大振。他決定收留斯諾登,卻沒有藉此挑釁美國,顯示了政治智慧之餘,也為美俄角力爭取了籌碼。普京也面對內部挑戰,乃至要用打壓同性戀者轉移視線,但基本上管治依然強勢;俄羅斯快將主辦冬季奧運和八國峰會,原來是西方聯合異見人士施壓的時機,但普京及早釋放包括前首富在內的政治犯,已令出現危機的機會減到最低。俄國勢力範圍得到鞏固,烏克蘭爆發要求加入歐盟的大型示威,難免徒勞無功。

中日韓右翼抬頭 朝鮮政局變天

三、在東北亞,中日韓的右翼勢力同時抬頭,中國宣布設立防空識別區,南韓(韓國)也隨之擴大其防空識別區,都為未來和日本的衝突增加了可能性,儘管到目前為止,主要還是滿足內部壓力的動作而已。中日韓冷戰會否升級,關鍵是日本的「安倍經濟學」還能持續多久:安倍晉三民望偏高,主要是因為其量化寬鬆等經濟措施暫時奏效,而不在於其右傾姿態。唯有日本經濟長期復蘇,安倍才可能把民望轉移到修憲,但未來的經濟改革重點「第三支箭」(國家結構改革)將觸及大量既得利益,不會輕易成功。有趣的是,北韓(朝鮮)每次挑釁,反而令中日韓有了「避免北韓崩潰帶來災難」這個共同目標。金正恩處決姑丈張成澤後,能否控制局面,還是如一些外電觀察已成傀儡,將會是今年東北亞最大變數。

默克爾力挽狂瀾 歐元區現曙光

四、另一個年度風雲人物是德國的默克爾,她以高民望連任總理後,已建立了自己的時代;德國主導歐盟和歐元區的實力,也令她成了歐洲最有影響力的人。由於她把政治前途押在歐元身上,堅持在歐債危機眾援助窮國,德國人民對她的支持,也被解讀為對歐元區、歐洲央行的支持。雖然歐元區大量問題未解決,塞浦路斯出現了新一波危機,但起碼整體止住惡化,年前經濟分析員擔心的解體未有出現,歐洲陣營反而得以持續擴張,例如克羅地亞正式加入歐盟,拉脫維亞也正式加入歐元區。如何處理財政整合協調機制等問題,會是默克爾的最後挑戰。去年對歐盟新出現離心的反而是英國,首相卡梅倫表示一旦連任,會就是否留在歐盟舉行公投,年底又說要限制歐盟公民自由入境,內部卻將有蘇格蘭獨立公投舉行,這都反映在歐洲一體化這個大框架下,民族主義反而在一些地方上揚,並在搜尋獨善其身之道。

動盪亂局持續 阿拉伯之春崩潰

五、年前橫掃中東、北非的「阿拉伯之春」,後遺症在2013年全面爆發,幾乎一切推倒重來。革命後民選上台的埃及總統穆爾西被軍方推翻,前總統穆巴拉克被釋放,穆斯林兄弟會在年底被定性為「恐怖組織」,都戲劇性得教支持革命的群眾難以置信。同類動盪在突尼斯、利比亞等國也有出現,劇情大同小異:當保守伊斯蘭勢力通過民主方式取得政權,卻做出有違民主、也有違西方民主國家利益的施政,就容易令國家邁向撕裂,並令政變風險大增。諷刺的是,不少當地民眾開始懷念昔日獨裁時代的日子,認為起碼比現在的亂局更好,恐怕這會成為今年各地打壓民主化的口實。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國際關係研究月刊》總編輯 沈旭暉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