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0

【主場新聞】雷澤緯:給梁同學的信:我們誰沒有Over過? (2531)

梁同學︰

我很難想像你此刻的心情。幾年前,你參加了香港學校朗誦節,勝出了,本來是美事一樁。誰料,幾年後,你的表演片段忽然被瘋傳,更招來冷嘲熱諷。你的表演片段,刺激了不少人討論朗誦的意義、形式與內容,甚至乎是比賽制度背後所代表的精神。

「專業推介」和「我最喜愛」很多時是兩碼子的事。就如樂壇頒獎禮,專業 DJ所推介的歌曲,跟大眾追捧的流行歌,有時都可以很不同。就連是專業DJ本身,十個人推崇的都可能是十種不同的風格。

你的朗誦表演,贏得當年的專業評判讚許,又為你贏得獎項。訓練你的老師如何啟發你,你又如何捉摸演繹方式,相信都是一番掙扎的結果。

你或者估計不到幾年前被讚許的表演,今天會被評為「Over咗」。那你的表演究竟是好還是不好?作為當事人的你,可會感到迷惘?是評審的眼光不對?老師的指導不好?還是網民的意見有所偏頗?

事實上,作為一個大你十多年的成年人,看著你這幾天受到的攻擊,我是很希望跟你說︰「別太介懷!」成長最大的功課,從來都是在各種自我探索的過程中,從一百把聲音所代表的一百種意見之中,尋找合適自己的路。有時,在嘗試的過程中,會「over」,又或者作出了不獲認同的嘗試,甚至連自己都不肯定這當中的準則,應如何掌握。

實情是,我們每一個走過中學路的過來人,有誰沒有「Over」過?「Over」本來就是每個人成長期間,尋找平衡的必經之路。年輕一點,總覺得努力是要很用「力」去表達的,到後來才會慢慢發覺,越有內容的東西,越不需要在形式上下下作「力」的表現,因為內容本身已是一度「力」。如何發力,做到游刃有餘,舉重若輕,是需要很多次的「over」、錯用很多「死力」才能掌握的,而這種挑戰,到今天我仍不時遇上。

有誰敢說,中學時沒有試過過份用力?演講、辯論、打波、做project、搞學會、演舞台劇、甚至是追求心儀對象和簡單如跟朋友相處,我們都試過為了做好一件事,而加多「幾錢肉緊」,然後賽後檢討時,會懷疑自己是否可以調節一下那個表達形式?但沒有那個被人認為too much的第一次,又怎會有更好的第二次?

別氣餒!我們誰沒有懷疑過自己?參加一個比賽,讚賞、批評都是體驗,願你在別人一百把聲音所代表的一百樣意見中,建立不屬於任何老師、評判和觀眾的風格,然後找到一把屬於自己的聲音。

澤緯上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