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4

健吾:在這個悶得發慌的香港…… (440)

1月1日,我在台下。看着好幾位歌手朋友上台領獎。網上有很多不喜歡我這位朋友的人:說她歌唱得不好,戲演得爛,還滿口大道理,真丟人現眼云云。這些人在我面前說這歌手的「評語」時,大抵不知道我是健吾,也不知道我跟這歌手尚算認識。所以,我總是默默的坐着,聽民眾們發表他們偉大的意見。

而當這女歌手上台,領取她人生首個「我最喜愛」的獎項時,她說:「一個歌手,最重要唔係贏幾多人喜愛,而係行咗高高低低之後,可以成為自己最喜愛嘅人,令我可以做番自己,忠於自己……」

忠於自己。

做歌手,做議員,做社工;搞社運、做生意、讀好書,可以說出「忠於自己」四個大字,當然不簡單。身不由己的人太多,在其位謀其政,食君之祿擔君之憂,大家都明白。我知道,廣東流行歌壇好悶。又是那些人,都是那些歌。我知道,香港政壇很悶,又是那些人,都是那些空話。早上遊行的人對香港還有一點希望,但在街站看到那些政客都是高舉一些他們做不到的事情:什麼不要反新移民,要取回移民審批權。他們做得到嗎?說要修改《基本法》,他們做得到嗎?走着走着,看到佔領中環的人,不斷地唱《年少無知》、《光輝歲月》。這是哪門路的氣氛?到了晚上,大家都知道,一定又是陳奕迅,一定又是《任我行》,一定又是歌手們上台多謝一些台下不認識的人,還有一些人,我幾近肯定他們上過台後,來年應不會再見到他們。

很悶,很悶。

但我不知道,這種悶局,還有什麼出路。某些社運人士認為網路的教主、國師只是鍵盤戰士,只會打字不會行動,把本土派的網路意見領袖都打成「民粹」,認為走民粹主義是骯髒的不擇手段,我卻看到我面書中群眾分享我的貼文時,說「不參加遊行」的理由是因為「民間人權陣線」的人都為「新移民」服務,為什麼要加入他們的「陣營」,為他們做勢抬轎。當本土運動的網民走出來,狙擊民主黨的某位大佬,他就說要用文明理性說服他。1月3日,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政治理論碩士何俊霆於報章撰文已說得清楚:「不論新移民還是自由行,港人都沒有審批權。既然港人對於他們的進入沒有決定權,他們的加入就是沒有經過港人的認可。」道理就是這麼簡單,什麼不看判辭、本土法西斯都是扣帽子。蔡耀昌先生,你說得很對,你說整場爭議之中沒有討論,只有謾罵與圍攻。我把道理擺出來了,請問你對這句說話,有什麼回應?憑貴黨之力,你們有什麼方法取回新移民的審批權?

且看2014

晚上,看到台上的歌手、幕後、在本土流行音樂工業工作的從業員,人人都好像不太高興。領獎,對他們來說都好像是一個儀式。我明白的。陳奕迅應該都悶了。樂迷也悶了。就連他失準,大家都悶了。在台下,我看着歌手們的表演,我理解「悶」的理由。歌手的目標都不是廣東歌,大家都希望打國語市場。我們平日看的不會是什麼巨聲什麼星夢,而是好聲音我是歌手。要不看Music Station紅白MBC歌謠祭。我們看多了東西,自會覺得上一個時代系統中製造出來的產物沉悶。

回看自己的肚臍眼,除了脂肪含量,我還可以改變什麼?今年會過得怎樣?我不知道。我也不覺得自己有能力去革什麼的命。時間會繼續流,明年,我們還會覺得世界很悶嗎?而我還有力氣去突破顛覆超越什麼嗎?

且看2014。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