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13

【am730】鄧小樺:730視角 - 春節還是農曆新年? (959)

電影《字裡人間》帶起社會尊重文字的風氣,《鏗鏘集》也做了一集「惜字如金」。文字受重視真好;語言的傳播流轉有其歷史,鑽研學習最重要是有對文字和歷史的尊重之心。
最近在網上看到有關於應用「春節」還是「農曆新年」的爭論,我中文系出身,也說幾句。我個人反對共產中文,喜歡香港語文的簡潔和古味。對於「春節」還是「農曆新年」,我本來無所謂。不過見有人很激動地說「春節」是匪語,香港從來不用,這判斷下得也許有欠考證。其實細考起來,「農曆新年」也有其「極左」色彩:
華東師範大學金祖孟教授在1986年發表的《農曆宜改稱舊曆》一文中指:「在所謂的『批林批孔運動』中,『夏曆』這個名稱被改成『農曆』,因為據說有崇古復舊的色彩。」發表時間為文革結束不久,作者可能有親身經歷,比較可信。原來「農曆」反而是中共在極左的文革期間高舉的詞語。所以說,語言學最重要是廣泛採證和歷史考據,一定要很小心找到出處,否則就落於偏狹錯判。至於春節一詞,起於民國年間。在「香港公共圖書館數碼館藏」做了一番考察,友人李卓賢找到,最早用「春節」一詞是1915年2月22日《華字日報》:「昨日袁總統特在公府內筵讌高級官員席間有梨園子弟歌舞為樂以慶賀春節」,此後陸續也有報章用。至於「農曆」一詞,目前找到最早是1938年華僑日報。總的來說,在「香港公共圖書館數碼館藏」中,稱「春節」的資料筆高於稱「農曆新年」的六倍以上,共5,609筆。(不過相信一般香港人還是像我一樣,簡稱過年,「龍過雞年」嘛。)
中共不尊重文字和歷史,亂扣帽子,亂劃敵我造成群眾內部的分裂。毛澤東說,凡敵人贊成的,我們就反對。我個人比較隨性,但以知識和文學的立場而言希望用先考證後說話、用廣闊開放的心胸對待語言。語言不能割裂,何況文學一直跨越邊界。

鄧小樺-文化評論人。Blog:tswtsw.blogspot.com
電郵:rhetorical_pain@yahoo.com.hk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