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7

練乙錚:王振民推贓.當權派胡說.台灣了不起

信報   2014年1月27日

大陸有名的《基本法》專家王振民近日推出怪論,要讓提名委員會充分體現、利用親商界的「精英主義」篩選機制、確保香港資本主義社會中的資本家利益。此論一出,政界嘩然,以致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不得不馬上出來澄清:「精英主義」不是普選原則。之後,本地《基本法》專家梁愛詩又提出「篩選」即是「精選」,反話正說。明顯,一個「不是」,一個「即是」,目的都是替不諳港情的王專家補鑊。

「精選」即是「精英包辦篩選」

有趣的是,梁愛詩思想上雖然是當權派中的激進派,但在公開場合講話一向穩重沉實,這次卻一反以往風度,變得異常取巧,把王振民提出的「商界精英篩選」簡約為「精選」。如此「隱惡揚善」的遣辭用字功夫,比起常以滑頭說法「唔X唔代表唔Y」去「解釋」政府政策的另一位梁氏,當然高出一線。不過,王振民以「精英主義」推銷提名委員會的篩選機制,乃一大敗筆,要替他止蝕補鑊,又豈是任何人一兩句花言巧語可以補得了?

北京要大做提名委員會的文章,原因只有一個,大家心知肚明,就是怕香港出現民主政治星星之火,衝擊大陸的一黨專政,以致維穩不穩。不過,王振民提出的論調,卻把提名委員會必須冒大不韙搞篩選的原因說成是為了「防止福利主義抬頭、確保香港資本主義社會中的資本家利益」,如此推贓嫁禍,直令香港所有的資本家在市民面前灰頭土臉。因此,除了那些「梁粉」金主好意思赤膊上陣附和王振民的說法之外,公開支持他說法的資本家一個也沒有。市民和香港資本霸權之間的成見本來就很深,王的說法簡直是火上加油。

尤甚者,以本地商界為主體的「精英主義」,在大多數港人心目中都不是個「好東西」。此中原因,主要因為香港傳統的商界精英從來都未跳脫過追尋一己私利、未扮演過為民請命的進步社會精英角色。大家記得,董建華當特首的時候,曾經面對高等教育界提倡過一種「新精英主義」,要旨在於否定以血緣和階級利益維繫的舊精英,保證社會各階層裏的有承擔有才能有上進意願的年輕人都能享受最好的教育機會,通過公平的篩選機制向上爬升,成為社會的「新精英」。儘管董氏此議僅如曇花一現,其良好願望於當其時卻毋庸置疑。相比,今天的北京和特區政府觀點,卻大踏步倒退,公然以維護商界血緣階級舊精英利益為由,推銷其維護一黨專利的假政改。此舉引致整個香港社會強烈不滿,連某些親北京的大報上的評論也非常不以為然,實乃意料中事,反對的豈止是泛民?

有關民粹和民主的胡說八道

西方的確有一些民主國家的中央和地方政府連年入不敷支、借債度日;於是,香港的當權派便跟在王振民之類的人後面胡說八道,拿這個現象做文章,把民主政治等同民粹福利主義。不過,一地政府的財政是否一團糟,卻與該地政制民主與否沒有什麼必然關係。

舉例說,大家最近知道了,原來在一黨專政的中國大陸,很多地方政府的財政也是一塌糊塗,支撐局面多年來靠的是「影子銀行」融資和強拆民居搶地倒賣,但地方財政問題不僅解決不了,而且愈來愈嚴重(據說連北京當局也不一定知道有多嚴重),最近還得靠中央政府批准地方借債還債,多頂一會【註1】。

西方主要是歐洲的民主國家出現民粹福利主義,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原因分遠近,都和民主政制本身無關。先看遠的。

現代資本主義最先在歐洲產生,工人階級與資本家的矛盾白熱化,也最先在那裏出現。為免矛盾過分尖銳,當時的一些歐洲國家開始推行福利主義;然而,最先實施一系列福利國家措施的,卻不是資產階級民主國家,而是當時由俾斯麥領導、保持高度專制的普魯士。西方國家第一次實施公費支付的醫療、勞保、養老和失業保險,都是這位史稱「鐵血宰相」俾斯麥的手筆【註2】。此後,在其他歐洲國家,由於恩格斯晚年已接受了以「議會鬥爭」為主要手段的社會主義運動,不少共產黨(當時一般稱作社會民主黨)進入議會,而且屢次成功取得執政地位,從而推動福利主義,最終成為歐洲民主體制之下的社會體制特徵。因此,我們應該說,福利主義是共產主義運動「植入」民主體制裏的東西,歷史上、本質上都和資本主義民主無關。

至於歐洲近年來有幾個國家多搞了福利,政府出現嚴重財赤,又是什麼原因呢?大家知道,那幾個出問題的國家,主要是希臘、愛爾蘭、西班牙等,都是歐盟裏比較落後的成員國;這幾個國家利用了歐盟體制的弱點,搭了歐盟先進國的便車,大搞本國赤字開支,出了問題都丟給歐盟富國特別是德國去收拾爛攤子。歐盟是個歐洲官僚政客搞出來的人為體制,其設計包含多方面的劣質誘因陷阱,經濟學家早就指出過,2008年金融風暴之後弊端暴露無遺,但其中「搭便車問題」這個死穴,也是和民主體制本身毫無關係的(其實,歷史上的蘇聯、中共等共產國家的消亡,都是其社會主義經濟裏無處不在的「搭便車問題」引起的)。

美國、英國這兩個不是福利主義的國家,其政府為什麼也大搞財赤、債台高築?那主要是金融業界出了大亂子,導致國家經濟一道瀕臨崩潰,政府不得不以非常激烈的財赤手段打救所引致的。美國方面,則還有「911」之後接連打了兩場昂貴之極的戰爭的原因。這些問題出現在民主國家,但也完全不是民主體制引起的。

事實上,民主國家當中也有不少把政府財政處理得很好的,比不民主的中國大陸還優勝。例如,若以赤字╱GDP比例為標尺,則比中國大陸的成績還要好的民主國家,包括奧地利、紐西蘭、芬蘭、挪威、泰國、印尼、土耳其、盧森堡、瑞典、南韓、智利、秘魯,以及很多大陸人從來看不起的菲律賓等等【註3】。

所以,那些愛用「福利主義財赤」替民主抹黑的政、商界人士,說話之前應該先看看資料。

台灣很了不起

台灣很弱、很小,問題很多,在一些親北京傳媒的描寫裏,更簡直是一文不值,而且據說都是民主惹的禍,但事實上並不如此。台灣在很多方面都很出色,而且愈來愈出色。

上周,彭博發表了一個五十個經濟比較上軌道的國家╱地區的排名榜,排的是「總體創新能力」。在這個排名榜裏,台灣排第十。排在前面一至九的,依次是南韓、瑞典、美國、日本、德國、丹麥、新加坡、瑞士、芬蘭;排在台灣後面的十個國家,則依次是加拿大、法國、澳洲、挪威、荷蘭、英國、奧地利、俄國、比利時、紐西蘭;中國大陸排在二十五,與波蘭、匈牙利為鄰;香港則排在二十七,僅勝愛爾蘭。在經濟發展的最前沿,創新能力是基礎、是關鍵。

「總體創新能力」排名榜的後面,是七個有關的分類排名。其中,台灣的「專利成績」排第一,優於南韓、日、美、德、紐、英、俄、法,也優於比她強大得多的中國大陸。其餘的「高科技公司密度」排第二,僅次美國;「大專教育效率」也排第二,輸給加拿大;「研究人員密度」排第五;「研發投資╱GDP」排第七。台灣唯一不入十名的分類,是「工業增值╱GDP」(這個項目,中國大陸排第一)。

由此可見,台灣的人與經濟體制的很多重要方面的質素都很高。那些出於政治需要刻意貶低台灣的言論,很有修正的必要。

我們也可以仔細研究台灣的政府財政表現,看看「民主等於民粹」、「普選等於派錢」的說法有沒有根據。1988年至2012年間,台灣的財政收支赤字╱GDP平均是(負)1.8%;2012年是(負)1.6%,2011年是(負)1.9%。其走勢相當平穩、有理——經濟危機出現的年份(如前幾幾年),政府財赤就高一些,危機一過,就慢慢回落【註4】。同期間,中國大陸的財政收支赤字╱GDP平均則是(負)1.9%【註5】。

由此可見,就以中國的兩個地區( 一個專制、一個民主 )作對比,台灣的政府財政表現並不差,完全得不出「民主等於民粹」、「普選必須篩選」的所謂「結論」。

台灣的民主、管治與經濟發展的經驗,在所有世界各國的民主經驗當中,最值得香港人參考,因為香港在文化、歷史、社會形態、面對的挑戰等方面,都與台灣最接近。

《氣短集》.二十六

《信報》特約評論員

【註1】大陸容許地方政府借上借之事已有廣泛報道,例如www.ft.com/intl/cms/s/0/055e48f8-7371-11e3-a0c0-00144feabdc0.html;其實,大陸地方政府以債還債已是長久以來的不公開秘密,中央政府最近正式批准,不過是追認既成局面而已。

【註2】福利主義源於俾斯麥的普魯士這一歷史事實,可參見歌德學院網站上的這篇文章的第二段:www.goethe.de/ges/soz/ein/en21967.htm或英文維基百科的「福利社會」條:en.wikipedia.org/wiki/Welfare_state

【註3】這方面的網上資料很多,例如countryeconomy.com/deficit,以及美國中情局的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fields/2222.html ;參看前者的話,最好先點擊「%GDP」,頁面就會按赤字╱GDP比例的正負大小順序把所有國家排列。

【註4】見www.tradingeconomics.com/taiwan/government-budget

【註5】見www.tradingeconomics.com/china/government-budget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