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7

【主場新聞】蔡芷筠:寫在蘋果30歲生日:睇住佢大、睇住佢壞 (837)

今日蘋果三十歲,可是今年是我對這間公司怨氣最大的一年。

向來比較慳家,所以自從第一部Powerbook G4之後(那時還是OS9的年代,開機有bitmap笑顏),蘋果電腦的產品成為我唯一會買的貴價貨。在當年未行intel的年代,就算是Photoshop/AI/PREMIERE甚至係做3D的幾個重量軟件同時運作,都接近永不hang機的神級領域,有馳騁沙場的感覺。每當完成一個艱巨工作,我都會真心的感謝我的蘋果拍檔。拿著它,對著一眾PC用家,確係會有幾分沾沾自喜。

我一向極少追棒牌子,那時候的蘋果是例外,甚至覺得:一係唔用,如果蘋果有出的話,就不作它選。所以我從來冇都用過其他mp3機,只有ipod。

我都有用過iphone,但那關係並不長久。富士康事件後我寫過一封長信給Steve Jobs,求他不要讓忠實用家用得太難堪,當然沒有反應。後來,再揭發了iphone會問都唔問就將你所有行踪傳去電腦,我用網上的工具打開那個神祕的行踪地圖,看著我那兩年的足跡化成密密麻麻的紅點,除了感到不寒而慄之外,就是覺得很反胃。從那次之後,我就已經不再是蘋果的粉絲。但因為我不懂用PC,所以電腦還是會幫趁蘋果。

所謂睇住佢大、睇住佢壞。近年蘋果產品太多小聰明,用家雖然是多了,可是系統不穩定也是常態。公司部imac不過是一年貨仔,更新過後最近可以每日hang357次。我以前唔會對住自己部mac講粗口,現在會。

我感覺這間公司會繼續每況越下,可是我也無法抽身,人總在這個情況之下才看到自己的不自由。情況等如我是用九方輸入法,無論九方幾衰幾衰都好,始終要乖乖就命,要我重新學過速成?唔好玩啦,我老了。

我想起中學時和同學學電腦的一次爭辯,她堅持唔肯學打字,理由是她相信科技日新月異,最終都會發明唔需要打字也可以快速地表達自己的方法。到了今日,依然覺得那同學太天真太樂觀,在今時今日的科技世界,我有理由懷疑,企業絕對掌握超乎我們想象的高科技,缺陷之所以存在,目的其實就是要讓人深陷其中。

Steve Jobs當年休學時醉心字型設計的美,而決心要應用在第一台Mac之上,這種將科技揉合美學的志向,在今日漸漸失去美感的世界,已經變得像一個遙遠的神話。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