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7

【am730】李慧玲:我不孤單 (932)


昨日早上出門,先在九龍城一間快餐店和傳媒行家會合,準備稍後赴「城市論壇」。一位斯文有禮的男士走過來,甚麼都沒說,微笑,放下一張紙條:「李慧玲,加油!我們支持您!」他和女伴在鄰吃早餐,那張紙條是快餐店單據背面。
這張紙條,令我很溫暖,也更有力量迎接眼前一場硬仗。
上星期三黃昏正當我在外頭採訪收風之際,突然收到即時解僱的通知,而且手法粗暴,連我想親自返回辦公室收拾私人物品、和同事說再見,都不容許。
商台的冰冷,和市民的熱心,恰好兩個世界。當晚,有約100人收到消息後,在一、兩個小時內,馬上趕赴廣播道商台門口集會,既為我抱不平,也為岌岌可危的新聞自由燃起一點燭光。這樣迅速行動而且響應者眾,簡直匪夷所思。而且,記得當晚有幾低溫嗎?攝氏7度,寒風加上冷雨,有出席者事後告訴我,冷得牙關打震。
剛做過手術、仍在復元階段的馬尼拉人質事件倖存者易小玲,扶著拐杖來。記協主席岑倚蘭說,她當晚握著小玲的手,好冰,身旁的陳家洛馬上除下自己大褸給她。大家很擔心她,但她堅持逗留至集會結束。
曾經絕食的駕駛學院師傅練國,在九龍塘等不到車,擔心趕不及,於是由火車站半跑半走直奔廣播道。《明報》一些員工也大老遠由柴灣來到,還有自鴨洲趕來的學民思潮黃之鋒。還有,留守政總的「十壯士」可兒和蔡錦源、碼頭工人、泛民議員、傳媒行家、教協、音樂人周博賢、朱耀明牧師、資深傳媒人程翔……當晚,靜下來的時候,我流淚了。我的淚,不是為冷酷的人、冷酷的事而流,而是被身邊尚存的一顆顆真心感動。我突然被封咪滅聲,但我不孤單,很多人站在我身邊,而我們手挽著手要喚醒更多的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