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5

【Yahoo】陳雲:本土抗爭 維港分界 (1053)



圖片:晴報

隔開維多利亞海港,就是本土社運的地理。兩年來,從抗議D&G、光復上水、尖沙咀折翼勇士塑像紀念六四、尖沙咀驅蝗行動開始,到上週日(二月二十三日)旺角拖篋行街的快樂抗爭(見圖),本土運動的戰場都在九龍和新界這邊。


民主派主辦的那些維園六四哭喪晚會、七一行禮大遊行、政府總部大唱K,就在港島區舉行。原因很簡單的。自由行、新移民的壓力,中國殖民的壓力,在九龍和新界這邊,首當其衝。其次,是九龍人、新界人、圍村土佬很多仍是低下階層或與低下階層緊密接觸,知道民間疾苦。九龍人、新界人當中,特別是中年一代,耕過田,做過工廠,在街頭討過生活,保有勇武鬥爭的志氣。

至於香港島,目前只是銅鑼灣購物區的某些商場出現自由行,那些昂貴的IFC商場、金鐘太古商場、銅鑼灣利園商場等地,由於消費昂貴,商品奢侈,臨近街道也少藥房及大眾化妝品店,一般自由行水貨客過門不入,只有貴客才會摸上門。至於中上環、南區(如貝沙灣)那些,自成一國,交通不便,也不會吸引大宗自由行掃貨團。平日在這些昂貴地區生活和消費的港島中產,便覺得九龍和新界那邊的人蠻不講理,譴責他們為何抗議自由行,違反香港的開放城市性格,歧視大陸人。

這一方面是典型的離地中產心態,我賺大陸人的錢,你受大陸人的苦,我賺夠錢就移民他去,香港與我何干?另一方面也是缺乏貴族精神。有修養的貴族,見到本地貧下階層訴苦,不待訪尋真相,必先憐憫和信任他們,甚至認為他們受的苦不止那麼多。至於出手幫忙,更是必然的了。貴族不會要求貧下階層有高尚道德,要他們抵受橫逆,包容境外來的遊客,因為貴族認為,貧下階層思想狹隘、不包容,是他們的階級道德,市井小民的道德本來就是如此,不應強求他們與我看齊。貴族要做的,是保護他們,令市井小民免受滋擾。

香港的高級中產和權貴階級,很多要求香港的窮人去包容自由行,講風涼話,其實證明他們根本不是什麼貴族,他們只是一群有錢卻無品的賤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