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7

【輔仁媒體】崩井:我想用粵語教中文 (1550)

我想用粵語教中文

前陣子我進了一間小學代教中文。正式教學的前三天,原任老師 – 陳老師叫我先觀幾天課。第一天觀課,觀的是小三的堂。陳老師一開口,我呆掉,竟然是普通話!再聽下去,確實無誤,他用普通話來教書。我事前竟然沒有收到通知。

課堂上,陳老師叫過一個學生回答問題,那學生用粵語輕聲地回答了,答案正確,但陳老師喝罵他,要他用普通話大聲回答。他頓時啞然。陳老師罰了他站,要他反省為何自己學不好普通話之餘,來個殺雞駭猴。隨後,其他學生要麼噤若寒蟬,要麼只敢用普通話發聲。最後那個學生被罰站了幾乎一整堂,沒有人替他難過,因為大家都似乎覺得他是理應被罰的。

課後陳老師跟我說,有幾個學生像有自閉症一樣,不懂得好好回答問題,但只要大聲喝罵他們便好了。我點頭。我問了一句,我也要用普通話教嗎?「當然。」他想也沒想就答了,反而對我這個問題有點驚訝。對了,他還說,如果那些學生罰站後還在自言自語,我可以罰他們摀口。

根據《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其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錢穆曾說,文化由一個大群體的集體人生組成。而影響生活最深的,除了是一個地區的政策,便是語言。語言可謂是文化的根基。正如葉聖陶曾指出,在培養人的文化修養意識時,要以語言為橋樑。當語言被削弱而取代,那個地域便會被另一種文化入侵而佔據,然後,那兒的人便會被同化。生活很自然地改變。「五十年不變」似乎在暗示著,五十年後,必變。

在香港,雖然網絡興起著許多反對「普教中」的聲音,而且不少學者亦研究出「普教中」並非有利於學習中文,但不知從何時起,許多中小學已經實施了「普教中」,在這些學校的中文課說粵語,是一項罪名。硬要說?你有你自由,但請罰站摀口。

在該校正式教學的第一節課,我用粵語作了自我介紹。小學生們一臉訝異。兩個觀我課的原校老師在後面睥睨著我。迫於無奈,我好似鬼佬講廣東話咁,講普通話。我仲俾幾個學生笑我發音唔準添。

突然覺得,或者有朝一日,係香港教中文嘅,會係一班內地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