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7

【am730】陳雲:理性仍須感性調和 (473)


古希臘的悲劇作家歐理庇得斯(Euripides)說:「 我們所有的知識都開始於感性,然後進入知性,最後以理性告終。沒有比理性更高的東西了。」希臘的文化重視理性,後來基督教入歐洲,帶了感性的世界,上帝與人的感性關係成為終極的依靠,歐洲文明才平和起來。
理性與感性要平衡起來,否則理性過了頭,便陷於虛妄或無力感。感性不是任性,而是真實的人性,你感覺到很多人來到你的生活空間,在街道、在商店、在居所擁擠起來,你不愉快,這是真實感覺。但用心想想,如果他們是逃離政治迫害或戰亂饑荒的難民,就只能忍住,他們也勤奮、謙虛,自力更生,在山邊木屋區安身,自己捱苦,不取福利,香港本土的人,看了就不忍心顯露厭惡之情。這是二十世紀五十、六十年代的香港人可以接納大陸難民的原因。但假如當年的人,理性用得過度,認為支援他們可以反共,促成民主中國,於是傾家蕩產來救濟他們,這就不真實,那些難民也不會接受。
現在香港滿街的自由行購物客、走私客,煩擾本土人。如果過度運用理性,認為他們都是弱勢,要傾力濟助,就不真實,陷入偏執,原諒他們的胡作非為,所謂片面理性。法國有諺語,說全然理解,就全然寬恕(tout comprendre c’est tout pardonner )。
《孟子》說,執一就是執其一端,堅持一種道德原則,卻排斥其他道德原則,知其一而不知其餘,這是妨礙道德的賊道。社福界的關懷大陸新移民和自由行,就是執一。《孟子》說:「楊子取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墨子兼愛,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子莫執中。執中為近之。執中無權,猶執一也。所惡執一者,為其賊道也,舉一而廢百也。」(《盡心•上篇》)
語譯就是:「楊朱主張為自己,即使拔一條毛而有利於天下,他都不願做。墨子主張兼愛,即使是從頭頂到腳跟都擦傷了,只要是對天下有利的,他都願做。子莫主張中道。主張中道本來也近乎道,但如果只知中道而不知道權變,也就與執著於一點無分別。為何我們厭惡執著於一點呢?因為它損害理性,只是堅持一點而廢棄了其餘很多方面的道理。」
執中是行中道,也就是綜合理性,但也需要依照環境境而微細調整,不要總是用理性,要講一下人情世態,這就是權變。儒家的道德理性原則,是行中道,而且要識得權變。權變就是用感性、用良心來覺察真實的情況,然後調整理性。處事待人,儒家思想比起那些虛無的普世價值,更為有用。周一刊登

陳雲-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原文連結